短眠 短眠 7.9分

爽口的嬉笑文字

夏学杰
2018-04-09 13:27:54

买书读书,我常遭遇两种反差。一种是后悔,有的书广告做得震天响,而书写得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即便有的被说成名著的,其实也盛名难副,至少我看不下去。另一种是惊喜,有的书虽没啥名气,却在不经意间给人以惊奇,犹如在海滩乱石中捡到的一块光溜溜且形状可爱的鹅卵石,让人爱不释手。《短眠》给我的感觉就属后一种。

  《短眠》是陕西作家方英文的一本散文新集,恕我孤陋寡闻,这位作家,以前我没听说过,至今也不认识。正如钱钟书所言: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要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鸡蛋好吃就行,管它是谁下的呢?恐怕正是因为我对作者的完全陌生,成就了这份惊喜。当然,对其作品没有期望和准备也只是成就惊喜的一方面而已,并非全部缘由,毕竟我看过的不认识的作家的作品多去了。

  这本散文集写的是什么呢?人之常情。作者嬉皮笑脸地写了一堆亲情、友情、爱情、人情,等等。很多人写文章犯一种毛病,即写出来的东西跟想

...
显示全文

买书读书,我常遭遇两种反差。一种是后悔,有的书广告做得震天响,而书写得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即便有的被说成名著的,其实也盛名难副,至少我看不下去。另一种是惊喜,有的书虽没啥名气,却在不经意间给人以惊奇,犹如在海滩乱石中捡到的一块光溜溜且形状可爱的鹅卵石,让人爱不释手。《短眠》给我的感觉就属后一种。

  《短眠》是陕西作家方英文的一本散文新集,恕我孤陋寡闻,这位作家,以前我没听说过,至今也不认识。正如钱钟书所言: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要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鸡蛋好吃就行,管它是谁下的呢?恐怕正是因为我对作者的完全陌生,成就了这份惊喜。当然,对其作品没有期望和准备也只是成就惊喜的一方面而已,并非全部缘由,毕竟我看过的不认识的作家的作品多去了。

  这本散文集写的是什么呢?人之常情。作者嬉皮笑脸地写了一堆亲情、友情、爱情、人情,等等。很多人写文章犯一种毛病,即写出来的东西跟想的不太一样,平时说话或思考倒也行云流水,但是一旦要提笔就左斟右酌,写得绊绊磕磕,不由自主地就端起一种姿态,写出来的文字跟头脑中的构思相差很大,也与自己的生活有了隔膜。写作,说到底个熟练活,就像卖油翁所言:“唯手熟尔”,熟方能生巧,熟方能游刃有余。方英文的文字,就有这么一点潇洒劲儿,嬉笑调侃,想说啥就写啥。

  他写得诚恳。如“坦白地说,我近来确实在想一个女人,想得很痴,但我不能说出来,尤其不能说给妻子……人在婚姻中摸爬滚打了七八年,就滋生出一种特别的幻想,幻想一束崭新的爱情之光破窗而入”。

  古典文化很深,活学活用,显得文字很有味道。如“或者暗恋一个老师,这老师多半是个年轻的大学生,也处在干燥之年渴望甘霖的爱情旱季,虽阅历浅薄却口若悬河,直听得女学生们一个个双眸凝痴两腮绯红,窃想要是做了这位老师的媳妇也不枉人生一场。”

  说的在理。人情练达即文章。关于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枝这个现象,他是这样分析的:“许多好女人身边,常常陪伴一个很庸常的男人,令人扼腕浩叹!这原因其实全在女人身上,是女人的软弱一手酿成的。女人把爱情看得太重要,难免不脑子发昏——把爱情理解为有一个男人要死不活地爱我,这个男子发誓死三次也在所不辞!却一点也不考虑我自己爱他还是不爱他了。优秀的男人也常常娶不到好老婆,因为优秀的男人总有几分自尊,他不会对他喜欢的男人死缠硬打……于是天下的夫妻多半是好赖搭配苦不堪言。”

  据书中记录,方英文一次进京向汪曾祺约稿,在他自报家门后,汪在电话里说:“我知道你,文章爽口。”不知是恭维,还是出自真心,爽口二字用来形容方英文的文字,我倒是觉得特别贴切。他的文字嘎嘣溜脆,有嚼头,还好笑,“满篇胡说,但是有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短眠的更多书评

推荐短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