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店的真实性存在于面包里,并不存在于面粉里”

手拿破仑
2018-04-09 10:53:40

“既没有夸张以求有趣之处,又不曾添枝加叶”的现实主义短篇集。村上春树先生说,就是白描般把现实听到、遇到,总之就是真实存在过的事实呈现出来,既不是小说但又像小说的故事集。“面包店的真实性存在于面包里,并不存在于面粉里”。可在我看来,如果是虚构的稍显平淡,但要是事实的话又有点离奇。

或许村上春树就是喜欢这种调调吧,要是太平淡的事实也着实没有写出来的必要。如果让我们去寻访亲友,问道“你们此生碰到过最有趣的事是什么?”,恐怕收集来的故事也不会比这个差多少,只是现实里的我们未必都是合格的倾听者,也未必有这么多人愿意吐露心声。读小说就有这个好处,别人的经历就能变成我们的见闻。

听别人的事情听得多,而且透过这些事情,窥视人们的生活越多,我们越会被一种无力感所捕捉,所谓沉淀就是有关那种无力感。“我们哪儿也去不了”则是这无力感的本质。我们虽然拥有能够容纳我们自身的所谓我们的人生这种运行系统,然而这系统同时也规定了我们自己。这就很像旋转木马。它只在固定的场所,以固定的速度循环转动而已。什么地方也去不了,既下不来,也不能转车。既不能超越别人,也不会被别人超越,不过如此而已,我们依然在这样的旋转木马上,看起来仿佛朝着假象的敌人,拼命往终端展开猛烈的冲刺似的。

在这里我又再次的想起了加缪:生活的本身,不就是一场鼠疫吗?生活的荒诞要求我们,不要掩盖、逃避、要不计后果、奋不顾身地去抗争,因为除此之外,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可以在日常的生活里行使丧的权利,但是我们还是得每天去面对生活,毕竟活着就是这么回事儿。

下面是八篇小故事的概要,荒诞不荒诞,无力不无力由我们自己说了算。

雷德厚森(背带短裤)

雷德厚森是一种德国背带短裤的音译名。一位五十几岁的女士,去德国旅行为了给自己的丈夫带一份礼物,就是这种短裤,在买短裤的过程中,忽然萌生了对婚姻的厌恶感,旅行结束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计程车上的男人

计程车上的男人是一幅画的名字,是一位开画廊的女士讲述自己早年怀揣梦想在纽约打拼,本想成为一位画家,却成了一个倒卖画作的生意人。这一幅并不算是名家名作的画深深地打动了她,原因是画中乘计程车的男人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境遇。几年后,在她焚毁画作之后,在希腊旅行时居然与画中的男人相遇。

游泳池畔

一位家世好,工作好,帅气,多金、有妻子,有情人的男子,却因为中年发福、身材走样,恐惧衰老,陷入不快乐的无力挣脱的状态。人生太顺利,又不知道感恩,果然会陷入无聊境地。无论怎样的人生,终究是无意义的。

为了现在已经死去的公主

从小就被宠溺坏了的“公主”,除了伤害别人,让别人失望之外,没被伤害过,不知道伤心的滋味。婚后五个月大的女儿意外离世,对“公主”造成了摧毁人生的致命打击。其中有一段与年轻“公主”拥抱着睡觉的详细描写,男生本人真的是二十几岁的村上先生吗?

呕吐1979

从1979年的某月某天开始,一个喜欢睡朋友的妻子、女友的男人,每天都能接到一个未知的人打来的电话,每天都会呕吐,就这样过了半年,症状消失。

避雨

村上在酒吧避雨,遇到了一位几年前认识的女编辑,女编辑讲述了一个自己的故事。在辞职等待就业的一个月假期内,失眠、失去生活的意志,她开始尝试在各种酒吧里钓男人,男人需要付钱来和她睡觉。赚了几笔钱之后,状态恢复,可以正常工作和恋爱了。靠睡觉赚的钱,存了定期,正好用于结婚的费用。

棒球场

男孩因为暗恋女孩,住到了她租住的房子对面。起初只是抱有一点好奇心,他开始用高倍望远镜观察女孩的日常生活,可是随着观察的深入,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严重影响了生活和学习。暑假来临,女孩离开,男孩才从心魔里解放出来,调整了一段时间后恢复正常。

猎刀

村上和妻子在一个风景宜人的海滨旅馆度假,认识了一对安静到奇怪的母子,儿子坐着轮椅,母亲常常陪伴在身边。“我”在离开旅馆的前一晚,在海边偶遇那个轮椅中的男子,男子独自一人在看海,我们聊了聊天,男子拿出一把收藏的猎刀,是把上等好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迴轉木馬的終端的更多书评

推荐迴轉木馬的終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