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热爱土地和自由

狗花儿妹妹
2018-04-09 10:48:13

几年以前,有幸读过一本小书,便无法将她遗忘。总想着,如果有一天,她再次出版新书的话,一定要买。那本书的名字叫做《夜航西飞》,而作者,便是被外界誉为“非洲自由传奇”的先锋女性——柏瑞尔·马卡姆。

外国作者的名字从来是不擅长记的,所以能够这么深刻记下她的名字,也全因为太过感触。

柏瑞尔的一生是传奇和伟大的,拥有一半美国血统的她在四岁那年随父亲来到了肯尼亚。

肯尼亚的风光和自由使她沉沦其中,柏瑞尔可以跟随自己在非洲相识的朋友一起去捕猎狮子和野猪,她可以自由自在的骑马,也可以充满怜惜的喂养动物。

她从小与一些纳迪猎手出没在丛林里,令人惊讶的是,在那些险象环生的聪敏冒险中,即便是受了伤的时候,柏瑞尔都是冷静与客观的。她从不惧怕受伤,我想如果能够有任何可以尝试某一种她热爱的事情的机会,柏瑞尔一定会勇敢尝试。

而在那之后,她渐渐爱上了赛马。

先是因为家庭

...
显示全文

几年以前,有幸读过一本小书,便无法将她遗忘。总想着,如果有一天,她再次出版新书的话,一定要买。那本书的名字叫做《夜航西飞》,而作者,便是被外界誉为“非洲自由传奇”的先锋女性——柏瑞尔·马卡姆。

外国作者的名字从来是不擅长记的,所以能够这么深刻记下她的名字,也全因为太过感触。

柏瑞尔的一生是传奇和伟大的,拥有一半美国血统的她在四岁那年随父亲来到了肯尼亚。

肯尼亚的风光和自由使她沉沦其中,柏瑞尔可以跟随自己在非洲相识的朋友一起去捕猎狮子和野猪,她可以自由自在的骑马,也可以充满怜惜的喂养动物。

她从小与一些纳迪猎手出没在丛林里,令人惊讶的是,在那些险象环生的聪敏冒险中,即便是受了伤的时候,柏瑞尔都是冷静与客观的。她从不惧怕受伤,我想如果能够有任何可以尝试某一种她热爱的事情的机会,柏瑞尔一定会勇敢尝试。

而在那之后,她渐渐爱上了赛马。

先是因为家庭原因开始跟随父亲训练赛马,十八岁之后便凭借着出色的赛马能力成为了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资格的女性。非洲大地滋润着她的身体和心灵,同时也让她开始追求更加自由的释放方式。

1931开始,柏瑞尔·马卡姆尝试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

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飞行,最后在加拿大迫降,费时21个多小时,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在这期间,她甚至与传奇飞行员汤姆·布莱克一起共事,客户包括当时名震全球的英国首相丘吉尔。

1942年,《夜航西飞》首次出版。1950年,她回到肯尼亚,重操赛马训练师的职业,直到1986年8月3日,她在内罗毕自己的家里突然辞世。

这是怎样的女性啊,用《纽约前锋日报》的评价来形容她我觉得最为恰当:“这里有一位诗人对他的土地的热爱,以及一位冒险家对生命的热情。”

上帝是偏爱这位姑娘的,现在看来柏瑞尔·马卡姆确实得到了上帝的豁免——如果时运不济,柏瑞尔这样的姑娘应该在青少年时期就死于虎口,坠落沼泽。然而她活到了84岁,留给世人希望与传奇的征服故事。

几年之后再次读到柏瑞尔的作品,却不免唏嘘。

柏瑞尔短暂的一生独独钟爱两件事情,一个是飞行,另一件就是赛马。在《夜航西飞》中,她着重描写了关于飞行的故事,而在最新出版的《迷人的流浪》文学短篇故事集中,柏瑞尔以20世纪20-30年代的肯尼亚为背景,真实再现了自己在非洲的生活。

《迷人的流浪》短篇集分为四个部分,分别为肯尼亚农场两匹赛马之间为了尊严激烈冲突的故事;情敌大战狮子群的故事;女飞行员和王牌飞行员穿越生死的故事;以及陷入经济危机的夫妇俩因为一匹赛马而获得救赎的故事。

每一篇故事都可以看做是柏瑞尔的自传,又完全可以拥有跳脱于真实生活的视角,作为她的创作小说来看。相比较而言,我最喜欢那篇只有一颗肺的赛马冠军的故事。

马厩空了。深眼窝的骏马死了——它是诚实的马。他转过身,却停了下来。空马厩里传来一阵深切的、不顾一切的哭声,那是女人的哭声。他凑过去,又停下,没法离开。这声音他听得清楚,他知道这人是谁。他还听到了另外的声音,是肯特。他没办法控制自己,偷偷从门缝间观察着。

月光洒在草垛上,好像珠宝。金色头发的女孩屈膝跪在上面,抽泣着。肯特在她的身边,安慰着她,声音很轻,每个男人面对哭泣的女人都会这样。

“它已经尽全力想要赢得比赛了,”他说,“我告诉你要押它赢——它也全力去拼了。”

“我知道,肯特。”她仰起脸,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悲伤抹掉了她所有的戾气,眼泪让她变得柔和。

“我押上了全部,”她说,“全押给你和坦普勒,不这么做我自己也受不了。现在我知道了。我输了一切,但我得到了自由。我可以自由地去工作——做什么都行。肯特,千万别让我变成逃兵。”

他微笑着,轻抚着她的长发,就像她小时候那样——被深爱的骏马吓哭了的小姑娘。

“你看到它永远在向前跑,”他说,“你也看到了它的垮掉。坦普勒的身体里只有半匹马,但它仍然一直跑着。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成为逃兵?”

是否,真的有这样一匹马的存在——“坦普勒这一辈子——包括它跑赢的每一场比赛,还有每一场它拼尽全力的比赛——呼吸只靠着一个肺。别的马有两个肺,但它只有一个。”

但它只能选择奔跑,也唯有努力向前的奔跑,别的马用两个肺去支撑的信念,它哪怕只有一颗依然坚守了下来。

在整个英国赛马的历史上,也曾留下过赛马暴毙的记录。可是它仍然在比赛,在拼搏,每一次呼吸都那么困难,每一次跨步都带着疼。这样的马没有勇气吗?没有心吗?

和这样高贵的灵魂相比,我们生为人类,是否又为自己的人生拼尽了全力呢?

所有的讲述都是客观冷峻的,然而视角又格外温暖和激荡。在这些故事中,马的灵魂是否代表着柏瑞尔的灵魂,是否就是非洲大陆的灵魂?我不得而知,又被一次次的击中内心。

另一位我非常崇拜的巨匠海明威曾经这样评价过柏瑞尔:“无论哪位读者,只要翻开马卡姆的书,就会发现她是比我还要优秀的作家。”

读过两部作品之后,深觉如此。她配得上这样的赞誉。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迷人的流浪的更多书评

推荐迷人的流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