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补《煮酒探西游》——最接近完形填空的名著阅读

拜伊良
2018-04-09 10:29:44

一、

四大名著中,《西游记》算是最适合儿童的故事汇编。这不代表全书的写作水平只符合儿童阅读和认知的层次,只是书中容易摘取出简单情节要素,为儿童提供正能量的趣味性引导。对于八零九零一代人,在阅读原著之前难免都被86年上映的电视剧植入了太多的先入之见。我们最初从电视剧了解西游故事时,年龄多还处于认知发展的具体运算阶段,所以容易形成刻板印象,例如悟空顽皮勇敢,唐僧愚昧善良,八戒懒惰油滑,至于妖精们全都是该被一棒打死的恶势力。抱持这些成见,如果没有再细读原著,恐怕毕生都不会知道自己其实损失了多少。

互联网普及之后,不少大神把西游记中诸多故事做了串联对比,或通俗地套用官场厚黑学、或细致地对照行为心理学、或严肃地搬出文献考古学,种种结论全垒在一起,就算是老司机的顽固三观也会被碾为齑粉。读者如果有心再反刍一下原著,恐怕这些万金油试的套路解读还很让人意犹未尽。许多人在面上反对将名著过分解读的同时,心里也充斥着对书中明显逻辑矛盾的失望之情。

二、

玉帝和太上老君是不是真的战五渣?神仙到底是怎么个长生不老法?到底谁是唐僧的亲爹,谁又是喜当爹?孙悟空到底被压了多少年,战斗力具体该排第几?真经为什么非要徒步去取,取回来又能有什么卵用?死认准电视剧的话,这些问题其实也有现成的答案。此刻需要领悟昆德拉说过的,“好的小说应该悬置道德判断。”惟其如此,我们必须原谅并忘却那部曾经带来无限欢乐的电视剧,它已圆满完成了教育孩子们要为善去恶的任务。

有人指出中国的影视行业出不了好莱坞那种能够决定影片质量的高水平编剧,除了制度不够重视、待遇不高外,其根子的原因是中文作为表意文字,在词句的组合形式上太复杂而近乎做作,以至于国人在编撰故事的时候只重视辞藻的雕琢而把握不好故事结构的整体设计。从文学作品上去求证,自中国文学的发轫就不曾像其他文明那样出产过长篇叙事史诗,通俗演义小说出现后,虽然篇幅够长,但只有《红楼梦》、《金瓶梅》和《水浒传》算鸿篇巨制,三国和西游的叙事结构太零散,只能是差强人意。仔细比来,西游的结构确实粘合度低,九九八十一难和大闹天宫等故事,作为话本都可以被独立讲述,对小说的直接叙事效果没有实现整体大于局部的总和,联系薄弱的章回之间还很容易暴露出浅显的逻辑错误,似乎辜负了名著的称号。

当然,以上说法只能是一家之言,从解构主义的视角来剖析名著难免会陷入机械化思维的泥淖。要知道,对水平合格的读者,一个具备想象力的大脑是阅读的标配。假设桌上有一堆拼图,即便各部分还没有契合在一起,只消中等偏上的脑补能力,加之碎片摆放的相对位置基本没错,都不难辨出拼图将要呈现的画面。此书评注《西游记》的出发点即是炉火纯青的“脑补”,首先,各章节的独立故事就是隐藏着关联性的拼图,不能因拼图还是松散的就否定其整体的价值;其次,主动爱思考的人看见碎落的拼图会忍不住将其组装完整,此书的作者吴闲云先生便是玩拼图的高手;最后,完成拼图是一个勇于发现且敢于接受任何结果的过程,不要因为之前的“先见之明”拖累了发现真实故事的趣味。因此,阅读《西游记》时,不妨站到解构主义的对立面,依照格式塔心理学来创造一场可类比于完形填空的阅读体验。一堆拼图的总和并不仅仅是一大堆拼图,而是一系列有逻辑粘性的故事。

三、

待拼图大体完成之后,此书会给读者献上一个宏大的故事闭环,曾让人感到扎眼又闹心的逻辑裂缝可能恰恰就是作者买下的伏笔。这正是《西游记》作为名著的最大个性——其埋设伏笔的方式不在某些欲盖弥彰的着墨,而是直接把简单又突兀的逻辑缺陷横亘在读者的思路前,刻意制造阅读的不适感,逼着我们去解开高大上的遮羞布,发现赤裸的真相。要明确的是,脑补对阅读而言既是神器也是桎梏,有人第一遍阅读原著时,为了追求进度,用了简单忽视型的脑补,直接把牵出更多内幕的线索跨过去了。没办法,普通人在阅读时难免犯懒,何况对自己的考究能力没充分自信也不敢轻易去扒这些坑,所以急需高人创作出这一本《脑补大全》。

回到原著中的诸多疑问,想解密就得放空原本的认知,尤其是对各人物行为动机的发微上,必须要在谙熟现实生活的各种世故人情的同时,抱有能高效情感共鸣的赤子之心。于是,作者悉心营造代入感地重构原著中的场景,让读者明白了全书的故事背景是道佛两家的利益摩擦,其背后全是传统世俗社会的权术逻辑。没错,唐僧其实有点贪色怕死;身高约为根号2的孙悟空的本事完全名不副实;猪八戒是在道佛两头下注的骑墙猪所以滑稽感十足;老君和如来专注于东土信徒市场的长期博弈;观音相当于佛教东传的执行董事,同时也趁机做大自己;此外,各路神妖法力高过孙悟空的不胜枚举,都是派系争斗中的棋子,倒霉愚笨的傻傻当了炮灰,聪明强壮的也要抱准大腿……

结语:

如果说对原著中情节人物缜密又厚黑的解读是出于作者情感丰富的“小人之心”,那么对所有西游故事排列规律的概括则需要精于机械美学的“穿凿附会”。在大架构上,每个故事其实都是功能对称、自带榫卯结构的零件,在作者整合后的再次解构下,原本逻辑上关联不大的故事排列,其实是在固定位置上遥相呼应,协同嵌入一个更大维度的叙事工程。应该说,此书所用的脑补功夫只是一个生发思维的杠杆,我们重新认识每一片树叶之后,再看同一片森林将是更深邃、亲切的体验。

附言:罗兰巴特所说的“作者已死”强调写作的中后段过程和之后读者的反馈会逐渐脱离作者的主观控制,但对我国历史上的话本演义小说而言,其实作者也未必完全出生过,不是较真吴承恩其人史料不足,而是要明确,全本《西游记》里的各个故事其实都是坊间代代留传并层层加工、不断互动而来的,除了作者本人的汇编之外,也是普通人的情感与智慧通过历史完成的众筹。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煮酒探西游的更多书评

推荐煮酒探西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