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宪章 自由宪章 9.0分

后资本主义时代——论福利国家的自由

J D I
2018-04-09 09:49:21

后资本主义时代——论福利国家的自由 一、前言 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中这样评价福利国家:在这群人的头上,高耸着一个强大的监护性权力,它只负责保证使他们满足,照看他们的一生。它是绝对的,无所不至的,有规则的,有预见的,而且是和善的。如果说它像父权那样,以教人如何长大成人为目的,那它就是像父权一样的权力。但与此相反,它的目的是使他们处于永恒的孩童状态,只要他们只去享乐,不想别的。它喜欢公民们享乐,而且认为他们只要设法享乐就可以了。它愿意为公民们造福,但它要充当公民们幸福的惟一监护人和仲裁人。它可以维护公民们的安全,测度和保障公民们的需要,为公民们的娱乐提供方便,掌管公民们的主要商业活动,领导公民们的工业,规定公民们的遗产继承,分配公民们的遗产。难道它不能干脆也完全免除公民开动脑筋和操劳生计的劳顿吗?哈耶克引用这句话似乎在证明着当我们在一步步追求自由平等的道路之上,总是在摆脱强制避免差异,似乎我们越走越远,但实际上我们似乎陷入了一个麦田怪圈,落入了一个更大的陷阱之中,而我们却茫然不知。 现在我希望通过结合本书和一些相关知识系统阐释一下福利国家这个概念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影响。 二、概念:

...
显示全文

后资本主义时代——论福利国家的自由 一、前言 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中这样评价福利国家:在这群人的头上,高耸着一个强大的监护性权力,它只负责保证使他们满足,照看他们的一生。它是绝对的,无所不至的,有规则的,有预见的,而且是和善的。如果说它像父权那样,以教人如何长大成人为目的,那它就是像父权一样的权力。但与此相反,它的目的是使他们处于永恒的孩童状态,只要他们只去享乐,不想别的。它喜欢公民们享乐,而且认为他们只要设法享乐就可以了。它愿意为公民们造福,但它要充当公民们幸福的惟一监护人和仲裁人。它可以维护公民们的安全,测度和保障公民们的需要,为公民们的娱乐提供方便,掌管公民们的主要商业活动,领导公民们的工业,规定公民们的遗产继承,分配公民们的遗产。难道它不能干脆也完全免除公民开动脑筋和操劳生计的劳顿吗?哈耶克引用这句话似乎在证明着当我们在一步步追求自由平等的道路之上,总是在摆脱强制避免差异,似乎我们越走越远,但实际上我们似乎陷入了一个麦田怪圈,落入了一个更大的陷阱之中,而我们却茫然不知。 现在我希望通过结合本书和一些相关知识系统阐释一下福利国家这个概念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影响。 二、概念: 福利国家是国家通过创办并资助社会公共事业,实行和完善一套社会福利政策和制度,对社会经济生活进行干预,保证社会秩序和经济生活正常运行的一种方法。福利国家这种国家形态突出地强化了现代国家的社会功能,所以它是一个政治学的概念,而社会福利则是社会学概念。福利本身更是经济学的概念。经济环境是国家决策的条件和基础,而社会福利则是国家决策的结果。 现代福利制度起源于英国的《贝弗里奇报告》。《贝弗里奇报告》对战后英国福利社会的建设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个报告主张的社会福利可以被概括为“3U”思想:普享性原则(Universality),即所有公民不论其职业为何,都应被覆盖以预防社会风险;统一性原则(Unity),即建立大一统的福利行政管理机构;均一性原则(Uniformity),即每一个受益人根据其需要,而不是收入状况,获得资助。 三、建立依据: 原因:在新的社会经济政治条件下,政府所推行各种社会福利措施,并最终演变成为福利国家政策。 前提:在生产力提高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比较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 资金来源:由个人缴纳,企业缴纳和国家补贴三部分组成 变化:从单纯的救济发展成为公民的社会权利,得到立法和制度上的保证 种类:包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养老保险 特点:覆盖面广,低收入阶层受惠多。 实质:是由国家进行国民收入再分配的一种形式,反映了分配领域社会化的趋势。 功能:缩小贫富差距,缓和阶级矛盾,促进社会和谐;促进社会公平;稳定社会秩序 四、发展历史: 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危机孕育了世界大战,但也催生了英国的“人民预算”和美国的“罗斯福新政”。在战争废墟上建立起的是新的福利制度,后被泛称为福利国家。 20世纪下半叶福利国家成了西欧社会的时代精神和基本制度。 1948年英国率先建成福利国家,之后西欧各国纷纷效仿,再之后西欧国家的福利制度又受到欧洲其他国家的推崇。其中,最典型的是北欧国家,它们后来甚至成了西方福利国家的“橱窗”。而作为福利国家策源地的英国。 20世纪70年代英国遇到财政困难后,开始改革并逐渐削减福利的规模,引入市场因素。英国削减福利制度的改革,是由其财政压力带来的,此后,削减福利的改革浪潮逐步席卷到几乎所有西方发达国家,包括美国。 1990年苏东剧变以后,北欧国家却“逆向而行”,实行了扩大福利制度的改革。国外有学者认为,英国作为昔日福利制度的发源地,它的福利制度已不是贝弗里奇模式了;相反,北欧国家却继承了英国模式的“衣钵”,成为贝弗里奇模式的典范。 五、社会主义的失利与现代福利国家的发展: 哈耶克将福利国家的出现视为社会主义在资本主义的变相生长,福利国家的出现与社会主义的相关理论绝对脱不开联系。如果我们仔细翻阅过马克思等社会主义思想家的著作就会发现福利国家发展的目的与社会主义思想家抨击资本主义漏洞几乎吻合。福利国家的出现不仅是资本主义吸收了社会主义国家组建的相关经验。哈耶克出生在社会主义思潮兴起之时,亲身见证了早期福利国家的产生于发展,相比对于福利国家的思考也必有其独到之处。 现代福利国家的产生的历史依据,我觉得有这几种,直接原因就是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西方资本主义深陷危机泥潭,在当时面临着两条道路,一个是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的极端资本主义变种发展(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相混合式的极权国家的建立),另一条路就是苏联式的社会主义道路(在资本主义世界危机之时,苏联完成了一五计划,其发展进步之快远远超过资本主义国家的预期),而整个资本主义国家在抉择之间,罗斯福新政与凯恩斯主义,哈耶克主义(暂时将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前后一系列的思想概括为哈耶克主义)。哈耶克主义只是在理论上阻止了西方国家变革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倾向,但却没有为后资本主义时代(二战之后)社会秩序的建构提供一个切实可行的蓝图,也就是缺乏实用性。但并未限制哈耶克对于凯恩斯主义的批判。二战后,资本主义各国吸收社会主义国家经验对经济发展、公共福利、基础设施的建设加以干涉。在这基础之上,逐渐形成了现代福利国家这一概念。(德国的社会福利历史比较特殊,对西方国家有一定借鉴作用,但影响甚小,暂不说明) 哈耶克在1960年出版该书时,他之前已经发现了社会主义建构不科学之处,通过自身自发秩序系统阐释了社会主义对人民自由的控制,极权式的社会主义必然衰亡。但社会主义的理想和理论的确挽救了资本主义的国家秩序,推动了资本主义一系列的社会变革。资本主义社会化难以避免,但是哈耶克也并没有放松对自由主义的捍卫,他就像猎豹一样随时紧盯着这个社会的一举一动,捍卫人类最伟大的权利——自由。 福利国家在社会主义思潮兴起之时产生,但却没有随着社会主义的衰败消失。促使人们继续发展社会主义的恰好与社会主义的衰亡密不可分。社会主义的目的本身是为了达到社会公正,人民自由,消除剥削和压迫,实现人民平等。而苏联式的斯大林模式让西方国家彻底失望了,他不仅失去了知识上的吸引力,而且也被民众所抛弃。不论是马克思主义还是费边主义都不在人们的考虑之下,此时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党转而寻找可以支持的新纲领,福利国家就是其中之一,就像英国的工党,他们认为社会主义的衰亡只是遇到了一种暂时的挫折,是一种政治失利。但是有三个主要因素助长了这种失望情绪:首先,人们日益认识到,与私人企业制度相比,社会主义的生产组织方式不是具有更多的、而是具有更少的生产性;其次,人们还更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组织方式似乎并未带来一种人们所设想的更大的公正,而是意味着一种新的、专断的、比以往更不易摆脱的等级制度;再次,人们认识到,这一组织方式似平意味着一种新的专制主义的出现,而不是所承诺的更大自由的实现。社会主义对他们来说很可能就是个人自由的毁灭。社会主义者暂时放弃了进入社会主义的决策,而直接越过了马克思主义和费边主义,直接追寻社会主义的终极目标——社会公正。在避免走集体主义和极权主义之后。他们的手段就是即“意欲利用政府权力,保障一个更为公平或公正的物品分配,只要这意味着必须动用政府的强制权力以保障特定的部分人得到特定的东西,它就要求歧视性地和不公平地区别不同的人,而这是与自由社会水火不容的。这就是那种追求会公正”并“首先是一个收入再分配者”的福利国家,其根然在于社会主义及其强制性的、实质上是专断的方法。”福利国家与自由似乎起了冲突。让我们通过几大问题来认识一下福利国家对于自由的威胁 六、现代福利国家与自由的冲突 (一)工会与就业(垄断) 以前读《法律的程序》这本书时就对工会的权力之大感到诧异。工会首要的问题就是行业垄断,劳动力垄断。工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只是诉诸自由原则,但在歧视消除和获得豁免权之后他们开始实行强制的手段、胁迫不情愿的工人入会并把非会员排除在就业岗位之外后,才变为合法。不加入工会就没法获得工作。这不仅妨碍了人们的结社自由和导致劳动力垄断。1906年英国《劳资纠纷法》赋予工会豁免权。1914年美国通过了《克莱顿法案》豁免了对《谢尔顿法案》中反垄断规定对工会的约束,1932年《诺里斯—拉瓜迪亚法案》确立了对劳工组织侵权行为的完全豁免。人们将工会看成必须出于公众利益而得到支持的团体,但是工会所攫取的权力却严重威胁着人们。他的主要弊端有一下几点: 最直接表现就是强制工人会员。工人只有通过限制劳动力供给,即保留一部分劳动力,才能把劳动力提高到一个高于自由市场的水平。 挟制雇主的雇佣自由和工资奖惩自由。在行业兴盛的领域,他们会派出代表与雇主们谈判一提高工资,如果遭到拒绝就将雇主排除在就业市场之外,限制劳动力为其工作,甚至罢工游行。此时雇主的雇佣自由受到了挑战,必需接受工会的工资要求。 导致行业工资不平等。未加入工会的成员被排斥在外,只能停留在工资较低的领域。工会的存在虽然会拉平同一领域的工资差别,但会导致不同领域的工资不平等。 降低劳动生产率。拉低整体的实际工资水平。因为他限制报酬较高的领域的劳动力流入,工资较低领域的人数又大量涌入,导致整体工人收入减少,同时限制了社会生产率,高报酬领域缺乏足够人员创造更多价值,低报酬领域又僧多粥少。 工人工资提升导致通货膨胀。工人加入公会通过谈判就可以获得一个比较满意的职位,而实际创造的价值与实际生产率完全相左,所以如果既要维持充分就业又要维持高工资就必然导致货币扩张,货币扩张会带来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反而有刺激工人要求工资上涨,从而陷入一个死循环当中。而如果一旦停止货币扩张,就会产生大量工人失业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甚至是经济危机。 工会发展损害法治。工会的种种特权使其更具专断强制色彩,对于法治建设有严重影响。 工会最初建立的目标是追求社会公正,平等。但却在他的发展道路上越走越远,特权与专断即是这是镇痛剂式的手段也难以避免累积效果在战略上的毁灭性——侵犯个人自由,导致贫富差距,妨碍竞争,拉低国家发展速度。 社会保障 很久以来,西方国家就把救济由于自己无法控制的因素而导致严重的贫困或饥饿威胁的人看做社会责任。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标准比较高,他们对社会保障的定义就是不仅可以保障受救济者的生存,而且能够让他体面的生存。同时社会保障金额由国家和个人共同承担,个人被强制纳入国家的社保体系。每个人都缴纳了社会保险,但社会保险是按照按需分配的原则,从而达到一个统一的社会水平。这就表明社会保险会从一个事先指定的群体向另一个群体的有意识的收入转移支付。 社会保障不仅是一张安全网,同时也会导致为人诟病的懒汉和寄生虫。《经济学家》杂志称:建立旨在救助那些贫困倒者的社会安全网的信条,被那种我们当中那些有相当自立能力的人为也应公平分享的信条搞得毫无意义。本来供养一定的贫困者已经消耗了大部分的社会保障资金,现在由于人们的惰性导致更多有能力的人等待救济。按照哈耶克之前所述社会保障其实限制了社会竞争拖累了国家。哈耶克称这种行为是“实际上只是一种追求旧的社会主义的新方法”。 在一种状态里,社会承认有义务消除绝对贫困和保障一个最低福利水平;在另一种状态里,社会自以为有权定所有人的“公正”地位,并向每一个人分配它认为他们各自应得的东西,如果授予政府提供某些特定服务的排他性权力,即中为了达到目的而必须用来处置和强制个人的权力,自由就会严重的威胁。西方就是后者。以养老金为例,在正常条件下,年轻人的工资应该高于老年人,因为年轻人为社会发展提供更多的动力,但事实却与此相反。 同时政府的社会保障资金的的流向透明度不足。比如政府经常会设立储备基金但却将他投入政府证券之中,并以此牟利。这导致政府对产业控制愈加严重。 虽然我们已经略微加快了克服贫困、疾病、无知、肮脏和懒惰的步伐,但在将来,我们在这场斗争中甚至可能搞得更糟糕,如果主要的威胁来自于通货膨胀,使得经济瘫痪的税收,掌握强制权力的工会,来自政府对教育事业日益增加的控制,来自带有广泛的专断任意权力的社会服务官僚机构一个人是无法通过自己的努力逃脱这些危险的而规模过份庞大的国家机器的惯性可能加大而不是减少这些危险。 税收与再分配 人们普遍认为通过累进税实现在分配是公平的,累进税制被看做税收与再分配的方法。哈耶克认为这其实是不符合边际效用递减的原则的,边际效用递减就是说随着某人收入的增长,若要诱使他付出同样的付出同样的边际努力,以附加收入衡量的激励也必须增分加。累进税的拥护者强调的不是实现收入的再分配而是要实现同等的牺牲。哈耶克认为这很可能是中产阶级的阴谋,累进税制不符合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原则,同时这是一种向社会强加一种由多数表决通过的分配模式的尝试。通过累进税率的调整,最终受益的人是多数的中产阶级,相反富人和穷人却受到了多数的压迫。累进税制最终的结果不是最贫困的人受益最多,而是选举力量最强的阶层受益最多——即中产阶级。 见图1 1943年希拉斯和罗斯塔斯《英国的税负》中的插图,

我们发现税负在250-350之间的阶层可以理解为中产阶级的受益最多税负占比仅为11%-14%左右,穷人和富人反而承担更多的税收负担。累进税实在是多数人的民主,就和工会组织的直接受益者一样。哈耶克更赞同的是一种比例税制,比例税制提供的是一种规则,一种公平平等。 累进税还有一个影响,它更为自相矛盾,有着严重的社会后果,这就是:“它虽然试图减少不平等,实际上助长了现有不平等的永久化,而且排除了最重要的在自由企业制度社会里必然存在的对不平等的补偿。富人不是一个封闭的群体,成功者可以在相当短暂的时间内获取大量资源,这曾经是这种制度的调和特征。但在今天,在一些国家里,升入这一阶层的机会可能已经变少,比如在英国,这种机会比从现代纪元开始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来得少。它的一个突出影响是,越来越大的一部分世界资本的管理权被掌握在这样一些人的手中:他们虽然拥有很高的收入,享受由此得以保障的舒适生活,但是从来不以自掏腰包和自负风险的形式支配巨额财产价值。至于这是否构成一种收益,尚待我们仔细研究。 如果一个人获取新的财富的可能性越来越少,现有的财富就必定越来越多地表现为一种特权,而且不存在任何理由可以用来为这种特权辩护,这确实如此。其实这就是阶层固化的具体表现形式之一 通货膨胀与货币政策 通货膨胀造成个人越来越依赖政府,从而也导致人们要求加强政府的活动,也许社会主义者会把这当作有利于他们的论据。但是,那些希望维护自由的人应当认识到,通货膨胀很可能是那种惟一最重要的因素,它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即政府行动使得政府控制变得越来越必不可少出于这一原因,所有愿意阻止政府控制日增势头的人,应当把努力集中在货币政策方面。仍然有这么多才智横溢和消息灵通的人士,他们在其他多数方面捍卫自由,但是被扩张主义政策的直接利益所诱惑,支持某种长远看必然破坏自由社会的基础的东西。也许没有比这更为令人沮丧的了。 总结 我只谈了以上的四个方面,其实在西方进入到后资本主义时代(1945年之后)或者说资本主义的社会改革时代,福利国家时代。其实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福利国家。福利国家是把双刃剑。他更加注重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但却也产生了很多问题,比如工会特权的出现,多数人的专制,对个人自由的限制福利国家最终将导致国家迈向危机,不得不说哈耶克是一个天才,十几年后即1974年资本主义国家陷入滞胀而导致了资本主义国家发生经济危机。各国纷纷削减福利国家开支,但福利国家政策由来已久,他仍在越走越远。

图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自由宪章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由宪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