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扶桑 8.1分

旧不掉的新娘

轶壹
2018-04-09 09:40:00

我自诩识花多数,却在百度前从未知扶桑竟是这般模样。 是的,非常常见! 常见到,似乎你在每一个公园花坛都可以看见它。 红红火火,热烈艳俗。 艳俗到甚至让人觉得,真是好俗气的大红花啊。确实,她和那些粉红旖旎的少女心事不一样,至少我们想的,她得是精致的。 但是,她偏不,她不按你的心事来长。 就像拐卖船上的那个女人,叫做扶桑的女人。 她太不一样了,一不上吊二不拒食。 出生在茶山半腰,不贫不富,饭够吃,父亲在送茶去长沙的路上生出了第四个女儿,茶庄的老夫子起了个名,叫扶桑。 在摇篮里就和一个广东的八岁少爷定了亲,少爷第二年就和叔叔伯伯出了洋淘金子,十四岁她到了广东,等着在旧金山淘金的未婚夫。 扶桑慢性子,口慢脑筋慢,即使娶过去当头牲口,她也不大会吭气。少爷没回来,她和公鸡拜堂成的亲。第二天醒过来公鸡断了气,卧在她枕边。 以前看过《京城81号》,林心如演的那个女一,嫁给二少爷的时候,就是行的公鸡礼。其实这个在民间很常见。男方重病或者是早逝,就拿一只雄赳赳的公鸡行礼。我总是在想,唉,什么时候我们派一只母鸡去行礼就好了? 扶桑没等到少爷回来,却被人坑蒙拐骗上了去旧金山的洋船。去干嘛,当然不是旅游

...
显示全文

我自诩识花多数,却在百度前从未知扶桑竟是这般模样。 是的,非常常见! 常见到,似乎你在每一个公园花坛都可以看见它。 红红火火,热烈艳俗。 艳俗到甚至让人觉得,真是好俗气的大红花啊。确实,她和那些粉红旖旎的少女心事不一样,至少我们想的,她得是精致的。 但是,她偏不,她不按你的心事来长。 就像拐卖船上的那个女人,叫做扶桑的女人。 她太不一样了,一不上吊二不拒食。 出生在茶山半腰,不贫不富,饭够吃,父亲在送茶去长沙的路上生出了第四个女儿,茶庄的老夫子起了个名,叫扶桑。 在摇篮里就和一个广东的八岁少爷定了亲,少爷第二年就和叔叔伯伯出了洋淘金子,十四岁她到了广东,等着在旧金山淘金的未婚夫。 扶桑慢性子,口慢脑筋慢,即使娶过去当头牲口,她也不大会吭气。少爷没回来,她和公鸡拜堂成的亲。第二天醒过来公鸡断了气,卧在她枕边。 以前看过《京城81号》,林心如演的那个女一,嫁给二少爷的时候,就是行的公鸡礼。其实这个在民间很常见。男方重病或者是早逝,就拿一只雄赳赳的公鸡行礼。我总是在想,唉,什么时候我们派一只母鸡去行礼就好了? 扶桑没等到少爷回来,却被人坑蒙拐骗上了去旧金山的洋船。去干嘛,当然不是旅游观光,而是作为中国妓女,作为对于白鬼来说,遥远又神秘的东方古国,拥有这可怕三寸金莲的中国妓女。 扶桑不哭不闹,该吃吃该喝喝,倒也不是什么自救的个人英雄主义故事,她只是,很慢,很迟钝。她不会用绝食这种偏激的手段去浪费自己的生命。 拐来的女子中,唯有扶桑一人是不闹绝食的。 他径直走向你,脚步带些梦。 那个唐人街,白鬼,黑鬼,印第安红鬼,都来来往往。可是你两年了,你连一个客人的名字也记不住,也还是一个客人都没有,二十了,也学不会十五岁小姑娘就会的花式招徕。阿妈说你是个黄花大闺女,他们都不信。 阿妈说,当初买你的时候一点也看不出你呆。 她寻思着,你这端美外表是如何把那心智低下合在了一体。 那是克里斯第一次见你。他只是个十二岁的小白鬼。最近看了《call me by your name》,总是不自觉地带入甜茶的脸,原谅我。 他和那个时代两千个的美国男童一样,攒了零花钱没花,来这里涉猎价格低廉的中国窑姐。 你没想到第一个客人的他是个孩子。 你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你越来越高大。 克里斯迷失了。 他没碰你,却每天都跑来看你,看你吹箫,看你绣鞋面,看你嗑瓜子吃鱼头。你听不懂他讲什么,你也只会发几个简单的单词,像初学发音的孩子。 每次离开的时候他蹙着眉头说,等着我。 但是你又被阿妈卖掉了。 这座城,有着编着长辫子的男子和缠小脚的女人。可是你们都不受待见,唯有阿丁是例外,他有一条麻溜的长辫子,极粗,他是这地方冒犯不得的人,不仅仅在唐人区有名,洋人对他也是敬而远之。放高利贷,开春药厂,倒卖窑姐,无所不为。 你卖给了他,但是在成交的时候却不巧撞见了白人警察,慌乱之中,四处而逃。他跳进海水里,在两年后出来改名成了大勇,你被卖到其他妓馆,继续不记得所有客人的脸。但是身价却不一样,你是出了名的中国妓女。 看你的人,从楼上排到楼下,一人一钱两分钟,有些胆大的,还去偷偷谐两把油。你还是一样,亘古不变的微笑,就像大地的母亲,看着她的孩子。扶桑是不会生气的。 她跪着,就这样原谅了世界 克里斯这两年一直在找你。 克里斯去了很多家妓馆。身体在这种渴望中快速地成长起来。 两年前他开始迷恋你,这迷恋如同符咒,致命而过分。 他想象自己是个多情而骁勇的骑士,持一把长剑。昏暗牢笼中困住的是一位奇异的东方女子,女子以花汁染红指甲,以绫罗作为衣裳,将血浸的西瓜子一粒粒的填进嘴里,用残缺的足尖走出婀娜又疼痛的步子…… 她在等你去营救。 书里有一段写的特别好,特于此抄录: 他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中国女子如扶桑那样嗑瓜子:那样绷紧嘴唇,在瓜子崩裂时眉心轻轻一抖,仿佛碎裂了一个微小的痛楚;再那样漫不经心又心事满腹地挪动舌头,让鲜红的瓜子壳被嘴唇分娩出来,又在唇边迟疑一会,落进小盘。那样清脆细碎的唇齿动作使她的缄默变成极微妙的一种表达。   他整整找了她两年。他的寻找是他一夜间发育的身体,是他不合情理的寡欢眼神,是他骑马无缘无故的狂奔,是他偶尔听见一句中国话的战栗,是他对父亲东方古玩盗窃的冲动。他仍想象自己是神话中的骑侠,有个遥远国度的美丽女奴需要他去管教。他得以剑斩断囿她于其中的罪恶。 她是所有人的新娘 他看着心目中这个女人,明白了他投入这女人的原因。竟是: 母性。 极端的异国情调诱使少年的他往深层斟探她,结果他在多年后发现这竟是母性。 那种古老的母性,早一期文明中所含有的母性。 他心目中的母性包含受难、宽恕,和对于自身毁灭的情愿。 母性是最高层的雌性,她敞开自己,让你掠夺和侵害;她没有排斥,不加取舍的胸怀是淫荡最优美的体现。 被撕碎被揉得如同垃圾的她在这一瞬的涅槃;当她床上浑身汗水,下体浴血站起时,她披着几乎褴褛的红绸衫站起时,她是一只扶摇而升的凤凰。 这是个最自由的身体,因为灵魂没有统治它。 灵魂和肉体的平等使许多概念,比如羞辱和受难,失去了亘古的定义。 她缓步走出那床的罪恶氛围,黑发、红衣、眼神犹如长辞般宽恕和满足,遍体鳞伤和疼痛无不写在她的动作和体态上。她嘴角上翘,天生的两撇微笑,一切都使那巨大的苦难变成对于她的成全。受难不该是羞辱的,受难有它的高贵和圣洁。 东方游侠与西方骑士 以前看惯了红颜祸水的套路故事,总以为扶桑也该妩媚妖娆,可是她不是,她更像是长在大地上的一支扶桑。隐忍的,安慰的,爱着所有人。 曾在知乎看到有人讲,扶桑一辈子有两个男人,大勇和克里斯, 大勇是东方游侠,克里斯是西方骑士。 她把大部分的爱给了克里斯,少年之爱。 他想将她救赎出来,严歌苓说:你们的爱情,就是东西方两种文化的冲突与冲撞,西方的男子对东方女性怀有神秘感,抱有一种梦幻式的痴迷,但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克里斯就是这样一个西方少年,而扶桑具有一种东方母性的情怀,或者说一种天生的雌性,这与西方女性不一样,对克里斯有很大的诱惑力。但放在美国那种大环境中,他们不能相爱下去,西方男子的那种痴迷、梦幻一旦消散,爱情就不能长久。 少年懂得,救不了你。 五十年后相遇,她却给了你一个后脑勺;你给她一个年迈的蹒跚背影。 扶桑一身重彩奔向刑场上的死囚大勇,去完成了他们未完成过的婚礼。 扶桑说:我来送你回家。 大勇道:请把我一半洒在海里,一半撒进母亲的墓地。 她,最是自由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扶桑的更多书评

推荐扶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