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6分

童年樱桃树

往事随风
2018-04-09 08:44:11

从来没有想到呼兰河传里的呼兰河,真的就是家乡东北呼兰县的呼兰河;也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萧红在死去的时候不过才30岁,不过是1942年。然而从萧红的童年所看到的20世纪20年代的东北,竟也和我在20世纪90年代的东北是如此的相似。古人语:父母在、不远游。其实是基于在落后的生产能力下,人们远离家乡之后很久甚至终生都不具备回家的条件。在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离开家乡已经不是一件值得抉择或纪念的事情了。

然而在非家乡位置的团聚,总是感到有一丝不适,这可能就是乡愁。

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少年的我甚至也一度是这种谬论的赞同者。然而当我看到了在大数据技术下的中国春节人群迁徙图之后,过年回家就是我认定的一种中国人的信仰。这种信仰,无关金钱、无关享受、无关功利、也无关前世今生,就是最简单最纯粹的与家人在一起的念想,以及最轻易最真诚的在家乡的乡情。央视有个广告叫“60年之后的团聚”,两位1949年分隔两岸的老人,终于在60年之后在祖国大陆团聚,在最值得回味的红烧肉和亲人欢聚之后,那句对着母亲遗像的“妈、我回来了”,更加深刻印证了中国人民埋藏在骨子里面的乡愁。

很多人觉着当今科技快速发展的时代已逐渐没有

...
显示全文

从来没有想到呼兰河传里的呼兰河,真的就是家乡东北呼兰县的呼兰河;也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萧红在死去的时候不过才30岁,不过是1942年。然而从萧红的童年所看到的20世纪20年代的东北,竟也和我在20世纪90年代的东北是如此的相似。古人语:父母在、不远游。其实是基于在落后的生产能力下,人们远离家乡之后很久甚至终生都不具备回家的条件。在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离开家乡已经不是一件值得抉择或纪念的事情了。

然而在非家乡位置的团聚,总是感到有一丝不适,这可能就是乡愁。

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少年的我甚至也一度是这种谬论的赞同者。然而当我看到了在大数据技术下的中国春节人群迁徙图之后,过年回家就是我认定的一种中国人的信仰。这种信仰,无关金钱、无关享受、无关功利、也无关前世今生,就是最简单最纯粹的与家人在一起的念想,以及最轻易最真诚的在家乡的乡情。央视有个广告叫“60年之后的团聚”,两位1949年分隔两岸的老人,终于在60年之后在祖国大陆团聚,在最值得回味的红烧肉和亲人欢聚之后,那句对着母亲遗像的“妈、我回来了”,更加深刻印证了中国人民埋藏在骨子里面的乡愁。

很多人觉着当今科技快速发展的时代已逐渐没有了乡愁的概念,青年的我甚至也一度认为只要有爸妈在的地方就是家。从2006年开始算至今的10余年时间里,求学、支教、工作,早已经习惯了适应非家乡的各种样式的生活,算不上奔波,但在家里的时间统共也不过几个月。特别是在高铁、飞机等交通工具的支持下,与父母甚至可以隔夜就相聚在任何的地方——北京、秦皇岛、沈阳、新疆等等的地方。而爸妈在知天命之年,也不只一次的表示想在退休之后离开家乡来到我所在的城市——但终究没有。无论他们来北京还是其他任何地方,估计没有人会明白从萧红童年就有的“大倭瓜”是什么意思,也没有人会清楚“柳蒿芽”这种野菜是在什么地方找得到,更不会有人和他们一样说着诸如“嘎哈、咋的、五脊六兽、破马张飞”这些具有地方性的词语。有家人的地方是家,承载的是一家人团圆的情感;然而只有生我养我的地方才是乡,承载的是触目伤怀的回忆和落叶归根的追寻。

终究,我想人们还是很容易离开自己的家乡的,而我的爸爸妈妈最终也会包容我而来到我所在的城市,与我在一起享受美好的生活。多年以后,当我们在北京感叹这座城市的发展时,当我们享受奋斗的成果和美好生活时,定会有那么一瞬间像萧红在香港回忆呼兰河一样,回忆起庆安的家乡,回忆起爸妈奋斗一生的地方,回忆起曾经在庆安的“小黄瓜、大倭瓜”,回忆起我童年时期的樱桃树——这些东西,也许年年都还有人种着,也许已经没有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