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纽 枢纽 7.5分

网红历史学家是个有抱负的律师

一知半解
2018-04-08 23:55:50

我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人,已经上了罗辑思维好几次的当,但万维刚是我喜欢的专栏作家,他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施展,在这篇文章中施展既能从中原文明也能从草原文明的视角考虑问题,我以为又发现了一本好书,迫不及待的买来一读,结果边读边tu......

“现代世界秩序有三大构成性要素,分别是海洋秩序、大陆秩序,以及海陆中介/枢纽秩序。作为体系的中国,内在地包含着海洋和大陆等多种要素,它们通过历史的演化与现代的整合,而凝为一个共同体;中国因此得以同时嵌入在现代世界的海洋秩序与大陆秩序之中,作为海陆中介/枢纽,因其超大规模而获得动能,将人类秩序联为一体。这是中国作为世界秩序自变量的真实体现,是中国作为世界历史民族的责任担当。”

这是全书导言中的一段话,如果想了解本书的风格,这段话大约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当然不能全部代表,另外比如“对普遍均质人民的打造,成为这个普遍帝国面临的全新历史使命”、“海洋国家的世界主义转型,是物质引导精神”、“陆地国家的世界主义转型,很可能是精神引导物质”......如果各位看官能看的下去,不妨亲自去读读,也许真的会像某些评论说的找到“ 如何给自己定位,我们

...
显示全文

我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人,已经上了罗辑思维好几次的当,但万维刚是我喜欢的专栏作家,他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施展,在这篇文章中施展既能从中原文明也能从草原文明的视角考虑问题,我以为又发现了一本好书,迫不及待的买来一读,结果边读边tu......

“现代世界秩序有三大构成性要素,分别是海洋秩序、大陆秩序,以及海陆中介/枢纽秩序。作为体系的中国,内在地包含着海洋和大陆等多种要素,它们通过历史的演化与现代的整合,而凝为一个共同体;中国因此得以同时嵌入在现代世界的海洋秩序与大陆秩序之中,作为海陆中介/枢纽,因其超大规模而获得动能,将人类秩序联为一体。这是中国作为世界秩序自变量的真实体现,是中国作为世界历史民族的责任担当。”

这是全书导言中的一段话,如果想了解本书的风格,这段话大约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当然不能全部代表,另外比如“对普遍均质人民的打造,成为这个普遍帝国面临的全新历史使命”、“海洋国家的世界主义转型,是物质引导精神”、“陆地国家的世界主义转型,很可能是精神引导物质”......如果各位看官能看的下去,不妨亲自去读读,也许真的会像某些评论说的找到“ 如何给自己定位,我们将走向何处 ”的答案。

言归正传,我先说第一个问题:作者到底想说什么?

原谅我真的水平十分有效,如果不是借助得到APP上的那张脑图,并且听了那篇施展先生半个小时的音频讲解,要是直接看原书的话我压根就搞不清到底在说什么,一会儿“轴心文明”(抱歉我只听说过“轴心时代”和“轴心国”),一会儿“普遍帝国”,一会儿春秋,一会儿黑格尔,这让我想起了费曼自传中的一个故事:

费曼有一次参加“教育平等之道德问题”的小组讨论,会中有关社会学家写了一篇他们都要读的论文,费曼说他根本看不懂,怀疑自己“不够格”,比如“社会区域的个体分子常常透过形象化的、符号化的渠道获得信息”,费曼跟自己说,“停下来,慢慢把一句话读完,好好弄清楚它到底说的是什么鬼东西”。费曼把这句话翻译过来——“有些人阅读,有些人听收音机”,文章只不过是用了很华丽的包装而已;把它翻译出来之后,发现文章根本什么也没说。

有个速记员在会后问费曼:“你的职业是什么?一定不是个教授吧?”费曼说:“我就是一个教授。”

“哪一方面的教授?”“物理——科学方面。”

“噢,这就是原因了。”“什么的原因?”

“你看,我是速记员,要把大家说的每一句话记录下来,但他们说的我全都听不懂,而你每次问问题或者说些什么,我却全都听的懂,因此我猜你不是个教授。”

第二个问题,所谓“枢纽”,可能是个“辛普森悖论”。(不是打橄榄球的那个辛普森)

请原谅我也沾染了我自己都鄙视的毛病,说了一个生僻的概念,不过我暂时想不到用其他更好的表达方式,请大家耐着性子看完,后面我会尽量解释清楚,先简单概括一下:辛普森悖论是英国统计学家E.H.辛普森(E.H.Simpson)于1951年提出的悖论,即在某个条件下的两组数据,分别讨论时都会满足某种性质,可是一旦合并考虑,却可能导致相反的结论。

作者用自定义的标准,设定了“海洋秩序、大陆秩序,以及海陆中介/枢纽秩序”,与学界通行的“贸易枢纽和吸引力中心”理论严重冲突(在现代革命前,中国和南亚是吸引力中心,东地中海和西亚是贸易枢纽,近代以后贸易枢纽转移到西欧),中国何时成了“枢纽”?这不禁让人怀疑,作者的这个设定只是为了论证方便人为定了一个标准。


关于辛普森悖论,举两个例子:

问题一:男生是否受到歧视

某大学出现很多男生抗议,他们说今年研究所女生录取率42%是男生21%的两倍,认为学校遴选学生有性别歧视。

数据显示,法学院录取率是男性75%,女性只有49%;而商学院录取率是男性10%,女性为5%。但整体录取率确实是女生比男性高一倍。

问:男生在该校是否受到歧视?

辛普森悖论——问题一

问题二:谁是更好的击球手?

棒球选手击出安打的效率是衡量球员水平的最主要因素。

吉米在单日和双日的比赛中安打的成功率均高于科里(20.3%vs20%,31%vs30%),根据下表的统计数据,你认为谁是更好的击球手?

辛普森悖论——问题二

在问题一中,商学院和法学院是一个重要的混杂因素,在各个学院中男生的录取率均高于女生,女生的整体录取率高可能是因为女生更喜欢申请录取率高的商学院引起的,男生的整体录取率低并不能说明男生受到歧视。

在问题二则恰恰相反,单日和双日并非一个事实上有效的混杂因素,虽然第二位球手吉米在单日和双日的成功率都高,但我们仍然应该认为第一位球手科里才是更好的击球手。


第三,所谓“超大规模性”,可能不过是有选择性的论据选取,并且演变成“地理决定论”的不完全变种,无法自圆其说。

中国历史上人口一直很多这件事,大部分人都知道;但印度次大陆也是如此这件事就未必知道的人那么多了——自从公元前400年开始,印度次大陆的人口一直与中国不相上下,甚至有时超过中国,现在也是如此,现代革命以前的印度还不是“阿三”,想想哥伦布为何一直坚称他到达的是印度就能想明白了。

注:巴基斯坦、孟加拉都是人口大国,数据参见《时间地图》P402,作者引自《世界人口的进化史》,哈蒙斯沃思。

戴蒙德的《枪炮、病菌和钢铁》一般被斥为“地理决定论”,虽然这并非作者的真实意思表达,施展先生估计耻于于戴蒙德扯上干系,其“中国因其超大规模性而长期保持了大一统局面”的提法,虽然明显抄袭了戴蒙德的作品,但在其附录中提到的200多本译注参考书中,却找不到这本《枪炮、病菌和钢铁》。

虽然我是个伪理工男,但也知道论证最好用数据说话,但翻遍全书却找不到几个数据,更别提图表了,反倒是满纸名人名言、帝王轶事。

我们不能要求人人都像戴蒙德那样扎根新几内亚做实地考察,但有选择性的使用论据、刻意忽略对自己不利的论据,却非一个严肃作者所应有的治学态度。

人们在论证的时候常常会犯逻辑错误,除了前面说的有选择性的使用论据之外,而这本书还犯了大多数历史著作常常会犯的毛病——小数定律:当数据足够少,规律会自己跳出来。原谅我又说了个生僻的概念,容我稍微解释一下,很容易理解。

小数定律最有名的例子跟足球有关, 比如:

巴西队的礼物——只要巴西夺冠,下一届的冠军就将是主办大赛的东道主,除非巴西队自己将礼物收回。

1982轴心定律——世界杯夺冠球队以1982年世界杯为中心呈对称分布。

这两个定律在2006年世界杯时被破解。 历史著作犯这个错误是比较普遍的,已经成为笑话的比如“胡人不过百年之运”,依然被很多人奉为圭臬的如中等收入陷阱、摩尔定律。《枢纽》一书中的小数定律比如“历史学就是未来学”,其他的有兴趣可以自己找找。

第四,“近代中国为什么落后了”可能是个wei命题

据说有一位部长去埃及访问,看到金字塔之后随口问了一句历史,得知金字塔有5000年历史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这个可以理解,因为《枢纽》的副标题都是“3000年的中国”。

我们一直以“四大发明”为傲,但平心而论,对于地理大发现来说,是指南针重要还是知道地球是圆的重要?我们对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明了解的略微多些,但是否忽略了阿拉伯帝国在人类文明史上的地位?我们当然不用妄自菲薄,但也不用总是夜郎自大,波斯、拜占庭、奥斯曼、莫卧儿 ......这些帝国基本上都与我们出于相同的数量级上。

与其讨论近代中国为什么落后了,不如研究一下西欧为什么从旧大陆的一个偏僻的角落突然崛起了,因为印度和阿拉伯世界可能会与我们有同样的疑问。

总结我的看法

1、大家“网红历史学家”的评价我觉得十分精彩,点10个赞。

2、水平不够,拿字来凑。洋洋洒洒700页50万字,旁征博引,管它有没有用,先把你搞晕再说。

3、作者与其说是个学者,不如说是个律师(并且是个有抱负的律师),他和律师一样都是先有观点再找证据。


说明:

1、欢迎不同观点的碰撞交流,但没有依据就叫人“喷子”的人除外。

2、如果是讨论客观问题,我愿意洗耳恭听,毕竟我读书少,知道的也少,但作为客观问题有事实作为讨论的基础。

3、如果是主观问题就没啥好讨论的了,每个人都有的价值判断,谁也说服不了谁。

7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枢纽的更多书评

推荐枢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