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熹纪事 庆熹纪事 8.9分

没有尽头——不是书评,假装番外

悠哉乐哉
2018-04-08 23:16:57

庆熹十六年的春天来的格外的晚些,已经三月了,风还有些凉,湖边的垂杨都被吹得瑟瑟发抖。大抵是因为冰雪还未来得及消融的缘故吧。 少湖边连片高低错落了些房屋,住着的都是些渔民织户。其中一间两进的院子里忽然透出了一声欢畅的呼喝声。原来是风吹进来了,吹醒了沉睡了几个月、几近消融的冰雪。 辟邪躺在榻上,看着小顺子喜极而泣拉着呆愣愣地李师又蹦又跳。明珠坐在旁边微笑地望着他,眼一眨不眨,似乎感受不到眼底滑下来已经模糊了视线的泪水,只是生怕眼前的人消失不见了。辟邪艰难地环顾四周,抬起手轻轻握了握明珠:“明珠,许久不见。” 庆熹十五年九月二十六日,久违的阳光从层云中透出来,照得天地如碧洗。 辟邪被皇帝抢回安置于清象宫正殿,陈襄赶到时,辟邪已了无生机,回禀只能听天由命活过一日是一日了。期间太后丧仪,举国同哀。丧仪毕,陈襄回皇帝,辟邪亡,皇帝悲痛莫名,下旨以亲王礼安葬,并陪葬靖仁剑。重铸辟邪剑悬挂于清和宫御案旁,日日警醒自己。 “师傅,您老人家是不知道,当初为了将您偷出来,可是想了无数的法子。陈先生说了,好不容易配出来的药丸不能没有人试不是?”小顺子在旁边絮絮叨叨。 已近五月,天气格外和暖,这个春天是被省掉了吧。辟邪坐在廊下望着外面碧蓝安静的天,这安逸静谧的日子曾已经这辈子也没机会享受了。这个偷出来的一个春天让多少人担着干系他已经是不想再去想了。 陈襄因着宫里头两位的先后离去却无能为力的缘故,心灰意冷下告老还乡,皇帝竟准了。而现下却在少湖边的小院子里搭着面前这个混小子的脉。 他叹了叹气:“大约也就是这样了,如果你惜福知保养还能挣回几年光阴也未可知,如果还像以前那样犯浑,就神仙难救啰。” 辟邪赔笑道:“现今天下大定,哪里还需要我去犯浑,而且,这世间又哪里还有我呢?” 陈襄眯着眼睛望了望他:“知道就好。”顿了顿又道:“今日我便回乡了,小顺子你自己留着,自己的徒弟自己看着,别尽丢给别人料理,也不知当初捣坏了我多少好药材。” 小顺子只站在旁边一味地“嘿嘿”傻笑。 李师抱剑依在门边:“你真是祸害活千年,这样都让你给逃了,阎王爷还指不定怎么惩治黑白无常。” 辟邪点点头,深以为然:“那还真是辛苦他们了。” “我今日也要走了,先护送了陈先生回乡,再转去白羊,毕竟离开得久了,家里也不能丢给李怒一人照应。” 辟邪说:“正当如此。” “你……自己多保重吧。” 这日,天气格外舒爽,辟邪着了件月白色的袍子,长身玉立,如冰似雪,望着一旁握着绣件的明珠。

“明珠,同我去湖边走走吧。” 明珠怔怔地望着他,眼里噙着泪,重重地点了点头。 湖边吹着和煦的风,将白天剩余的些许燥热吹得烟消云散。 辟邪抬眼望着星空,道:“明珠,你我又老去一岁了,这可有个尽头吗?” 半晌都没有听到回声,辟邪微微转过头,看着明珠,明珠一错不错地望着他,轻轻抬起手捧着辟邪的脸颊回道:“我不要尽头。” 二人静静对望良久,辟邪轻轻启唇:“好。” 瞬间明珠眼中光芒万丈,似天上的万千珠翠都镶在了里面,熠熠生辉。 没有尽头。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7)

查看更多回应(7)

庆熹纪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庆熹纪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