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天 第七天 6.8分

死后,有一个清凉世界

Winnetou
2018-04-08 23:07:24

与《兄弟》相比,我更喜欢《第七天》,原因在于,作者能在一个荒诞的现实中楔入了奇绝的想象,展开了一个与之相平行的死后世界,他对这个世界的描述,让我感到灵魂深处的宁静与平和,也更对现实世界的浮躁、荒诞与怪谬的乱象予以抚慰与治疗。

如果说,《兄弟》主调是将国人所遭遇现实世界以现实主义的手法描述得张狂而令人血脉喷张的话,浓缩着国人在时代跃进过程中的庞杂经验,其对人性变异的煎熬考验、其对怀乡记忆和温情留恋的撇开和抛弃,都进入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夸张程度,其冷峻的真实显得惊心动魄,那么,作者在《第七天》中的笔调却是冷静而沉缓的,它像是《兄弟》倒影,恰恰对人性深处的温暖记忆予以抚慰,即便这些当事人无不受到现实势力世界的挤压、嘲弄和欺骗,无奈地进入到死后世界里,可无论是意外死亡还是自杀,死亡都褪去了人们活着的沉重,让人感到,比起现实世界的不堪,死亡是宽肴和解之地,是现世世界真相的还原之地,也是灵魂可以安居之地,尤其在死无葬身之地,更显出作者平民化立场中的对曾经挣扎着众生的悲悯,让那里和平得就像天堂一样。

作品开头就从死后的状态写起,直到结束,都是在展示一个亡魂的漫游历程,借着第一人称 名叫“

...
显示全文

与《兄弟》相比,我更喜欢《第七天》,原因在于,作者能在一个荒诞的现实中楔入了奇绝的想象,展开了一个与之相平行的死后世界,他对这个世界的描述,让我感到灵魂深处的宁静与平和,也更对现实世界的浮躁、荒诞与怪谬的乱象予以抚慰与治疗。

如果说,《兄弟》主调是将国人所遭遇现实世界以现实主义的手法描述得张狂而令人血脉喷张的话,浓缩着国人在时代跃进过程中的庞杂经验,其对人性变异的煎熬考验、其对怀乡记忆和温情留恋的撇开和抛弃,都进入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夸张程度,其冷峻的真实显得惊心动魄,那么,作者在《第七天》中的笔调却是冷静而沉缓的,它像是《兄弟》倒影,恰恰对人性深处的温暖记忆予以抚慰,即便这些当事人无不受到现实势力世界的挤压、嘲弄和欺骗,无奈地进入到死后世界里,可无论是意外死亡还是自杀,死亡都褪去了人们活着的沉重,让人感到,比起现实世界的不堪,死亡是宽肴和解之地,是现世世界真相的还原之地,也是灵魂可以安居之地,尤其在死无葬身之地,更显出作者平民化立场中的对曾经挣扎着众生的悲悯,让那里和平得就像天堂一样。

作品开头就从死后的状态写起,直到结束,都是在展示一个亡魂的漫游历程,借着第一人称 名叫“杨飞”的“我”之亡魂的游历,来呈现与“我”之生活的有缘际遇,穿插着“我”记忆中闪回流连的生活场景。用“第七天”作为书名,如题记所言,是借用了圣经中神六日创世而最后一日安息的典故,中国古人有“七日来复”之说,表明逢七的变化,而死后中阴说,也让民间在人去世后有“做七”的习俗,作者在死后七日里展开的想象,都让人感到未定游魂的漂泊无依,直到死无葬身之地,那里富有人情味的可爱,才让他从连续六日的游荡中沉定下来,有了安息的归宿。

且不论死后的世界是否如作者所描述的那样,单就活着的沉重可以因此而得到缓释、人性通过回顾而在此升华这点而言,死亡便不是一道过不去的坎了。虽然死后的世界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延续着人活着的时的身份处境,如殡仪馆待烧处的贵宾区与平民区的划分,亡灵对墓地的向往以及对墓地的攀比,与其说是写死后世界依然存在着不平等,倒不如说这是现实的映像,是借死后的世界来揶揄和揭露现实人生。死亡,本该是褪去了人的身份的,正如赤条条来去一样,而赋予亡灵的身份显微,还不是活人执着名利的阴魂在作祟?

死后的世界是阴郁而灰暗的,毕竟那是阴间,但与之相比,现实人生中除了那些闪耀人性光辉的生活场景外,主调更显得沉郁。书中所着墨的来到死亡世界的人,莫不是非正常死亡的人,除了市长是乐极生悲的纵欲而死,与“我”相关的平民,或是死于爆炸、火灾、车祸、袭警,或死于无能治愈的病症,或死于强制拆迁或烂尾工程所造成的坍塌,还有死于卖肾、医疗事故等,这些意外死亡,与不堪受辱和寻短见的自杀,共同映射出现实世界更为阴郁的调子。虽然作者并未将死后的世界处理成如常人所理解的那样有着公义的审判,却有神的悲悯渗透在其间,具有引而不发的神鉴力,这是出自天性的良知力,如果说“引”是在呈现和揭露现实世界的话,“发“就是审判了,作者在隐含的悲悯中节制地叙述(这得益于他驾驭小说的技巧),而将审判的权利留给了读者,验证了“公道在人心”这一古话。

我特别喜欢书中“第六天”写的鼠妹净身即将前往安息之地的那部分:在死无葬身之地,夜莺般的歌声环绕着美丽的她,她赤身躺在青草和野花上,如睡梦般安详,青草和野花为她弯腰遮蔽,好像在她身上生长开放一样,每一个亡灵,无论是待久了只剩下骨骼,还是刚来还保留着皮肉,都像亲人一样,用手拢这树叶做成的碗,排着长长的队列,从河边舀水来到鼠妹身边洒向鼠妹身上的花草,花草抖动着身体上的水浇灌给鼠妹,人们无私地带着祝福送她去安息之地,在那里,她生前的美丽无从剥夺。正是受到这个场景的感动,“我”会滞留在这里,即使脸面丢失,皮肉褪去,只剩骨架,死亡在这里没有恐惧,只有人人平等的温馨。由此,我想起德尔沃的画,月光下的裸女所焕发出的清纯光辉,好像和月光一样,成为暗夜里的光源,一边的骷髅衬托着白净的裸女,却有一种生命灵性的律动,二者相应使得这一超现实的镜像,具有了将受难者的冤魂升华到美的象征这一神迹上。

死后,有一个清凉世界。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七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七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