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地研究历史

吾心亦方圆
2018-04-08 22:35:57

初读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是在高中前的那个暑假。当时在图书馆中偶遇,一时兴起,又有赖先生用语平直,半下午便囫囵吞枣般翻完。后来屡次在历史材料题中碰到书中的选段,才发觉当时竟只是为了消遣。有感此书对中国传统政治文化初学者的重大意义,我又几番阅读,稍悟旨意,作此简评。

这本书篇幅简练,盖因是钱穆先生同主题讲演的讲稿整编而成,而讲演又有提纲挈领、借政治谈史观的考量吧。先生开宗明义,阐明了政治中制度与人事的复杂关系。他一改前人就制度说制度、机械刻板看待制度的做法,提出历史地研究历史,在那个时代难能可贵,在今天依旧有其价值。

全书就汉、唐、宋、明、清五个朝代来看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制度,包括政府组织、选举考试、经济、兵役等。虽涉及范围不多,却极其注重发展脉路、注意文史结合,整体把握,高屋建瓴。

贯穿全书,钱穆先生的重要观点和价值判断的出发点是:对于任何一项制度,要站在历史立场上看,若单凭时代意见来抹杀以往的历史意见,必然有失公允,得出偏激的结论。钱穆先生并不反对历史为现实服务,但他同时指出“在那制度实施时

...
显示全文

初读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是在高中前的那个暑假。当时在图书馆中偶遇,一时兴起,又有赖先生用语平直,半下午便囫囵吞枣般翻完。后来屡次在历史材料题中碰到书中的选段,才发觉当时竟只是为了消遣。有感此书对中国传统政治文化初学者的重大意义,我又几番阅读,稍悟旨意,作此简评。

这本书篇幅简练,盖因是钱穆先生同主题讲演的讲稿整编而成,而讲演又有提纲挈领、借政治谈史观的考量吧。先生开宗明义,阐明了政治中制度与人事的复杂关系。他一改前人就制度说制度、机械刻板看待制度的做法,提出历史地研究历史,在那个时代难能可贵,在今天依旧有其价值。

全书就汉、唐、宋、明、清五个朝代来看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制度,包括政府组织、选举考试、经济、兵役等。虽涉及范围不多,却极其注重发展脉路、注意文史结合,整体把握,高屋建瓴。

贯穿全书,钱穆先生的重要观点和价值判断的出发点是:对于任何一项制度,要站在历史立场上看,若单凭时代意见来抹杀以往的历史意见,必然有失公允,得出偏激的结论。钱穆先生并不反对历史为现实服务,但他同时指出“在那制度实施时代的人们切身感受而发出的意见,比较真实而客观”,只有这样的意见才对现实有真正的参考价值。

历史作品的诞生离不开特定的时代环境。《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成书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钱穆先生治学的香港还是大英帝国治下的殖民地,彼时中国国力弱小,学术界“历史和民族虚无主义”盛行。钱穆先生针锋相对地批驳了这一“风尚”,强调历史研究的时代性和民族性。例如他将民主政治与专制政治的关系类比成壮年人和婴儿的关系,提出历史地看待一切政治制度的作用。这显然是对五四以来学术界“彻底否定中国文化”极端思潮的冷静反思和深刻批判。

联系现实来看,随着国力的提升,今天的国人对于我们的历史文化更加自信。从早年火爆荧屏的《百家讲坛》,到近些年涌现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诗词大会、国家宝藏等一系列文化节目,不难看出,国人对历史文化的认同感和责任感显著提升。同时,我们又必须注意度的把握,文化自觉不是“唯我独尊”,历史自信不代表“自我膨胀”。虽社会历史在本质上是客观的,但人的主观力量始终不容小觑。

类似的观点在书中也被反复提及。中国古代政治有制度之得,亦有人事之失。不少草创之初看似完美也确实发挥了真实功效的制度都落入沉疴、难得善终。归根结底,制度也在人为,政治得失,亦即人之得失。而钱老先生既为一代大儒,见识并不止于此,他进而提出“我们要分析那时的具体情况,换言之,我们要找出历史材料,来说明当时究竟失败在哪里”。例如在检讨汉朝经济制度时,钱老指出抑制兼并的失败是租税政策失效的根源,又提出“只要社会经济情形不变,土地国有化的政策是不有成效的”。他并没有对两汉以及王莽的经济政策作出是非判断,全然用“历史意见”陈述历史事实,而读者却能从中取舍。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便使历史真正具有了永恒的价值。

同样的,钱老否定了传统史学给封建文化定义的“专制黑暗”,也否定传统史学定义的秦以后“封建社会”的观点,因为这样的定义有以偏概全之嫌,无法完整而真实地反映历史。用钱老的话说,那只是意气,还说不上意见。对比中国传统政治观念与西方民主观念时,他写到“均贤从众,贤属质,众属量,中国传统重质不重量”。关于明朝八股文,他更是“莫大宽容”地认为其本意在于公平地录取人才。

此外在本书中,钱穆先生极其重视历代政治得失对今日政治制度的启示。在谈及魏晋门第社会时,他追溯起因写到“就察举制原始用意言,实在不好算是一种坏制度”,进而提出“我们在政治上要继续努力,永久改进”。在讲到唐代科举制的时候,钱先生写到“士无官,官乏禄,而吏扰人,这是政权开放中的大流弊。此项流弊,直到今日仍然存在”。在论及明代内阁制度时,他从制度和法理层面否定了张居正,阐明制度如何牵制人事,告诫人们制度设计必须严谨周密,否则贻害无穷。

粗读书中关于清朝政制的部分,部族政权的私心、制度与法术等定义使我耳目一新。对钱穆先生做了更深入的了解后,才发现此部分乃继承了钱先生一贯的“大汉族主义”思想。在言语间,钱先生似乎认为满族不属于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并反复通过中西比较强调满洲人的“帝国主义属性”,因而对清朝政制的评价有失公允。对比之下,钱先生将汉族政权的政治制度描述为“公心的、开放的”,也使特定时代的阶级性被模糊,历史真实遭到破坏。

当然,对于钱穆先生的某些不足我们也不该求全责备。若我们读完钱先生这本小册子,还指望在看待历史时完全倚仗某个人的个人意见,那也太枉费他一片心意。换言之,我们不妨也历史地看待这本书。处在新旧思想交织的时代,学术研究总要经历一个渐次完善的阶段,没有哪个学者能一蹴而就。可贵的是,钱穆先生敢于跨出一大步,为那个时代中国历史文化研究提供了全新思路,更唱响了民族自信的时代强音。

最后,我想引用书中的总论作结:讲历史,可叫人不武断。因事情太复杂,利弊得失,历久始见,都摆开在历史上。知道历史,便可知道里面有很多的问题。一切事不是痛痛快快一句话讲得完。历史终是客观事实,历史没有不对的,不对的是我们不注重历史,不把历史作参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