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主论 君主论 8.7分

马基雅维利的“时运”

马璃
2018-04-08 看过

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的开篇写道:“这样获得的领土,或者原来习惯在一个君主统治下生活,或者向来是自由的国家;而其获得,或者是依靠他人的武力或君主自己的武力,否则就是由于时运或者由于能力。”(3)“时运”(Fortune)和“能力”/“德性”(Virtus)构成了《君主论》的关键范畴,其关系体现在君主统治、御敌之术中,构成了马基雅维利政治学的理论基础。

时运(Fortune)在古罗马被视为一位女神,古罗马的道德论者将她视作一位善神和潜在的盟友,她的青睐值得争取。作为女人的Fortune容易被vir(男人)吸引,她最仰慕的特质是“德性”(virtus),即真正阳刚男人的属性。李维即多次引用“时运偏爱勇者”的格言。

在基督教文化中,时运阐释发生了转换。时运不再是可以通过德性说服其青睐于自己的潜在的盟友,而是“一种盲目的势力”;作为“上帝的婢女”,它的作用就在于提醒我们对世俗名誉和荣耀的欲望之虚幻,指引我们将目光投向彼岸世界(天国)。

随着文艺复兴的深入,在自由意志的宣扬下,人们回归古典价值,重新区分了时运(Fortune)和命运(Fate):前者强调的是未来的偶然和不可控制,后者强调的是未来的必然和不可避免。人们倾向于否认时运仅仅是神意的工具,如米兰多对占星术的批判。莎士比亚的历史剧《凯撒》则表现了一种更积极的时运观:卡修斯对布鲁图斯说,如果我们没能建立期待的功业,过错一定“不在我们的星座,而在我们自己”。埃涅阿斯《时运女神之梦》中,时运女神说“缺乏勇气的人最让我憎恶”。

在这个问题上,马基雅维里是人文主义立场的典型代表。“上帝不包办一切,这样就不致于把我们的自由意志和应该属于我们的一部分光荣夺去。”(124)一方面,时运是我们行动的半个主宰,“当我们的力量没有作好准备抵抗时运的时候,时运就显出它的威力”(118);另一方面,君主可以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抵挡时运的进攻:“如果一个人能够随着时间和事态的发展而改变自己的性格,那么命运是决不会改变的。”(120)

君主与时偕行的努力可表现在军事攻防和内政两个方面。军事是马基雅维利强调的核心:“君主除了战争、军事制度和训练之外,不应该有其他的目标、其他的思想”(69)而为了防患于未然,君主“应该在和平时期比在战争时期更加注意这个问题。”(70)“应该努力地利用这些时间,以便在命运逆转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72)在军队建制上,马基雅维利吸收历史教训,痛感雇佣军和外国军队的不可靠,竭力主张建立自己的国民军。在内政的方面,为保证自己的权力和地位,君主必须善于利用德性:在必要时不惜采用恶德,但却无时无刻不装作具有美德。混乱的时事让马基雅维利相信这套权术是有效的:“因为群氓总是被外表和事物的结果所吸引,而这个世界里尽是群氓。”(86)

在《君主论》中,一方面,“时运”恢复了其在古罗马道德论者那里可控制、可掌握的含义;另一方面,以“能力”与“时运”博弈的唯一目的即是保障君主的世俗权力,这里体现的功利原则又与古罗马道德论者处处相对。“时运”概念在马基雅维利体系中的这一转变,深刻体现了人文主义思潮的力量。

参考文献:

尼科洛·马基雅维里 著,潘汉典 译.君主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

昆廷·斯金纳 著,李永毅 译.马基雅维里[M].南京:译林出版社,2014.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君主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君主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