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子 草房子 9.0分

关于曹文轩文学理念的几点看法

吴安泥
2018-04-08 20:35:05

写在前面:2016年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将当年的国际安徒生奖颁发给中国作家曹文轩。时隔两年本不该旧事重提,但在颁奖词里有写到:曹文轩的作品非常美丽,书写了关于悲伤和痛苦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苦生活的挑战的榜样,能够赢得广泛的儿童读者的喜爱。根据经验颁奖词多是对作者创作风格、文学理念、文学意义、贡献等等突出特点的浓缩精炼,从上面这段话可以看出,组委会对曹文轩文学理念的肯定。而关于其文学理念,曹文轩自己曾说过:文学的意义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这篇文章的目的便是结合具体作品,两相比照,探究其理念在实践中的应用和体现。并且结合各方观点和自身阅读体验,加以分析,得出较为客观结论,力求发现新的对当代儿童文学创作有普遍意义的东西。 正文: 2017年中国作家销量排行榜,出现了近年愈来担心的问题。从榜单上可以看出,去年国内销量较好的书主要以翻译、儿童以及轻小说和网络文学为主,另外还有传统的经典如四大名著、骆驼祥子、边城等,而一批此前榜单中的常客、已经获得极高声誉的传统作家中,仅余华二十余年前的旧作《活着》勉强上榜。这似乎反映中国纯文学市场的进一步萎缩。同时,也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大量儿童文学作家的上榜,数量几乎占据榜单半壁江山,不禁让人怀疑,现在的大人们都没时间看书,书都让小孩子给看了。实则,小孩未必都爱看书,而是反映出这些年人们对下一代教育的普遍重视。而儿童文学作文幼年时期的启蒙读物,对塑造儿童道德、三观等等有重要意义,这使得儿童文学作家在进行写作的同时也要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孩子才是世界的未来,做好正确示范教育是儿童文学作家的责任,因此某种程度上说肩负在儿童作家肩上的使命并不比那些整日研究世界、谈论着人性善恶的作家们更轻。 曹文轩便以其鲜明的创作理念,成为其中代表。在谈论文学创作时,曹文轩提出:文学的意义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这里的人性基础具体包括三点:道义感、审美意义、悲悯情怀。根据曹文轩自述,应分别解释为: 道义感:文学之所以被人类选择,作为一种精神形式,当初就是因为人们发现它能有利于人性的改造和净化......不讲道义的文学是不道德的。不讲道义的儿童文学更是不道德的。 审美意义:认为美感的力量、美的力量绝不亚于思想的力量。再深刻的思想,都可能变为常识,但有一个东西是不会衰老的,那就是美。 悲悯情怀:认定,文学正是因为它具有悲悯精神并把这一精神作为它的基本属性之一,它才被称为文学,也才能够成为一种必要的、人类几乎离不开的意识形态的。 曹文轩也提出:应让幻想回到文学。在普遍批评现在的孩子缺乏想象力、现在的教育方式抹杀儿童想象的今天,来的很及时了。 曹文轩在文学创作中实践着他的这些理念。首先,是道义感,按照我的理解,应指的是最基本的道德规范和伦常准则。作家在此的目的是保护这些脆弱的最基本的东西,因为它们都很容易在接触世俗后被迅速遮蔽抹盖掉。作家的使命便是耐心的守在旁边,一次又一次,拂去蒙在其上面的灰尘。在曹文轩的作品里,到处都可以看到这种坚守,比如他里面的人物,基本上都是那种纯粹的拥有基本道德的人物,即使存在某种缺点,但也会在经历某种事件之后,得到纠正,幡然顿悟。桥段与中国传统戏曲中的“浪子回头”有异曲同工之妙。这里的桑桑是、秃鹤是、杜小康是、根鸟是、明子等等都是。在人物关系构造上,同样构建在传统的朴素道德伦理之上,人们依照长幼尊卑、亲疏远近,定位自己的身份,比如对老师必然是要尊重,对父母长辈必然要孝敬、对兄弟手足要相亲相爱、对朋友同学要有情有义、对弱小者要施以同情爱护等等,这些都在人物出场亮明身份以后被固化下来,中间虽因种种矛盾发生偏差,但终究会在结尾消弭矛盾,重归正常。当然,这样的一套规范,在很多作家的作品之中都能看到,惟其如此,才能体现出其普遍性和普世价值。 其次,审美意义。曹文轩作品被读者冠以“唯美主义”、“纯美小说”、“古典主义”的雅号,在这三个标签里,唯有最后一个得到其本人的大方承认,在小说《红瓦》后记里直接以“永远的古典主义”为题,大谈其古典主义理念。其解释,“现代形态的小说逐渐放弃了小说的审美价值,而一味委身于认识价值”写出来的东西丧失美感,而且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并非无意为之而是对审美的赤裸裸拒绝和放弃。现代主义小说更加注重的是自我意识的表达,审美多选择反传统的“以丑为美”,越丑越好,越畸形,越病态,越怪诞,越显“深刻”。这种意识作家一开始,也是拒绝的。因此,在审美趣味上,趋向于像鲁迅、托尔斯泰、雨果、沈从文这些古典主义文学作家和古典主义审美(比如,《草房子》里纸月的身世总是让人联想到沈从文《边城》里的翠翠,也不知作家是否刻意以用这种方式向前辈致敬)。力求以美的东西打动人、教育人。在他的小说了到处都充满了这种古典审美,想到他的小说首先想到的便是油麻地那些朴素的乡村图景和那些已经远去的旧时人物打扮的人影。其对这种审美的追求,甚至已经到了“餐餐必有”的程度。如,那部少有的被称作色情的《天瓢》,书中大量的性爱描写均用花草、动物,进行象征,把一般作家可能会写的十分香艳场面,处理的干净唯美。关于文学审美正如曹文轩的自况:在理性上是个现代主义者,而在情感与美学趣味上却是个古典主义者。此外,大胆猜测,选用这种古典主义审美,也和其儿童文学创作性质有关。毕竟让孩子一开始就接触阴暗、污秽,家长们肯定第一个不同意。 接着是悲悯情怀,曹文轩在小说,《红瓦》后记“永远的古典主义”,提到过“古典形态的小说,企图成为人类黑夜中的温暖光亮”而现代形态小说却放弃了这一层次上的关怀。也许对这种关怀缺失的不满,促成了作家古典主义写作的选择。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有一颗慈悲的心和一双悯人的眼。这两样曹文轩无疑都具备的。于是,我们在曹文轩的小说里看到了无数这样“悲天悯人”的场面,《草房子》里的几个主要人物桑桑、杜小康、纸月、秃鹤,《青铜葵花》里的葵花,《山羊不吃天堂草》里的明子,《第十一根红布条》里的老人等等,这些人和其周围的人,我们在阅读他们的故事的时候,总是时时能感觉到和作家悲悯的目光相遇。作家的笔下的更多的着眼的都是那些身处乡间的平凡小人物,甚至是比小人物身世更加凄苦的边缘人。作家笔下的他们似乎总是要经受比一般人多得多的苦难、意外、病痛、生离死别,而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悲悯,进而又经过小说里人物的口和他们的故事传达给每一位读者。悲悯一词总让人想起佛教,佛高坐庙台之上,眼中却不离天下芸芸众生,如此说来,曹文轩的作品也因为他的悲悯情怀而有了一定的“佛性”。 最后,说说让幻想回到文学。曹文轩的多数作品给人的印象都是以写实为主。在这类风格的作品中,曹文轩始终秉承的一种理念:记忆比想象更重要。这在总是批评孩子却发想象力、教育抹杀孩子想象力当下,多少有些违反常规。但不可否认的是,曹文轩在这些理念下创作出的文学,以其浓郁的乡土气息、静谧的乡村生活和鲜活的乡村人物,给人留下极生动、深刻的印象,引起记忆和思想深处的共鸣,依然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其最富盛名的,《草房子》便是代表。如果说曹文轩是一位脚踏实地的儿童文学作家一点也不为过。但这样的形容,又会给人感觉太过敦厚,失之浪漫。因为儿童文学,总是容易让人和童话、魔法联系起来,如果一味写实会让人印象单调,说到底还是想象力的问题。直到,读了《根鸟》发现,这原来根本就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根鸟》这部小说里讲述了一个叫根鸟的少年和一个意外出现自其梦里的少女,一起经历种种奇幻旅行,逐渐成长、成熟的故事。在这部小说里,曹文轩让我们见识了他瑰丽的想象力和纯洁率真的浪漫情怀。以及后来的,《大王书》亦是如此。一直都以为,曹文轩是位温情脉脉的作家,想不到一旦挥洒起来也是那么的动人心魄。 以上,是比较重要的几个理念点。接着还需要补充几个小点。 曹文轩儿童小说理念里关于成长的主题。这不仅是,曹文轩作品里的母题,也是几乎所有儿童文学、影视作品共同的母题。曹文轩作品里关于成长的过程,遵循了这类作品的一贯思路,都是开始的逆反、不成熟,导致酿成错误,在之后经过一系列变故,就像电影剧本里所讲究的激励性事件,让主人公在一系列矛盾的碰撞之下,逐渐成长、认清自我。这里面其实也包含了一个对人物性格、道德塑造的过程。而根据曹文轩的自述,在提出卷首的文学理念之前,最早曾认为:儿童文学作家未来民族性格的塑造者。这一理念提出的时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思想大解放,当时文坛上刮起了一股“寻根风潮”,作家的这一理念或许正是受此影响。但在我看来,这种转变是一脉相成的,只是将民族性延伸到了普遍意义的人性,估计就和爱因斯坦将狭义相对论发展为广义相对论一个样。所以,我认为曹文轩小说,成长的背后都附带了主人公对人类善美本性的接受,而表现出来,就成了成熟。但有时也怀疑,这到底是真的成熟了,还是青春留下的伤痕。 关于苦难与温情。像很多老一代的作家一样,曹文轩也喜欢孜孜不倦的描写苦难。在他的笔下苦难既是表达其悲悯情怀的方式,也是塑造人物,鞭策成长的工具,最典型的就是《草房子》里杜小康因家庭变故一夜间从富家子弟,变成一贫如洗,以致不得不被迫辍学。之后在野外经过一系列历练,逐渐走向成熟。但这也是曹文轩和许多老一辈作家备受舆论诟病的地方。一部分人觉得,作家笔下的那些苦难,离现在太遥远,与当下社会现状脱节。那么是否应该听从建议不写。我认为,这就和当初应不应该更换国歌的争论一样,结果当然是不换。因为危难只会过去,却不会结束。对苦难记忆的表达,具有居安思危的意义,对生活在和平年代,生活优渥的新一代人来说也是帮助他们了结学习苦难的一条路径。但同时,曹文轩的文字有时又太过于温情,给人的感觉似乎“狠不下心来”,有人用’“哀而不伤”形容这种感觉,但在我看来这并不能算一个很高的境界。对比,安徒生会发现,安徒生笔下的故事,带带给小孩子的是纯粹的喜悦或者悲伤,到了大人的眼里却可以看出社会、人心很多阴暗的侧面,曹文轩的作品却很少给人这种感觉,由此,可以说曹文轩的作品有时还是太过“单纯”而缺乏批判的力量。怎样保持作品的儿童性,又提升文学严肃性,是其应该思考的问题。 总结:曹文轩是中国儿童文学的代表作家,其作品充满人性色彩,突出强调作品的道义感、古典审美和悲悯情怀,在思想意识高度繁荣,但也高度混乱的的当下能始终坚持的高度责任感。其作品既有很纯美的写实,又有天马行空的奇幻想象、塑造的人物既单纯善良又因存在缺陷而具有立体感、故事既天真美丽,又温情哀伤,始终坚持表现主人公在苦难中的成长,籍此荡涤人性中的污点,达到净化心灵的目的。虽然也因为过度的描写苦难而受到争议,但不能掩盖获安徒生文学奖第一人作品中的深邃思想和人性光辉。纵观曹文轩的创作理念,发展过程经历了由塑造民族性格到为人性提供基础的上升,也是其文学视角由国家到国际视角的转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草房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草房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