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在大路上 我们走在大路上 评价人数不足

敢问路在何方?

晋东南
2018-04-08 19:29:23

——评厚圃长篇《我们走在大路上》

近年来,屡见厚圃画作面世,画钟馗、牧童、猫狗,寥寥数笔,跃然纸上。相比之下,文学作品的数量却少了,当然也就更加令人期许。丁酉戊戌交替之际,他的最新长篇小说《我们走在大路上》问世,略解读者“相思”之苦。

厚圃出生于潮汕平原的书香之家,长大后负笈北方,深受南北两地文化的浸染,开阔的视野和深厚的艺术功底,加之他那既有南方人的温文尔雅又有北方人的粗犷豪迈的性格,促使他创作出独具魅力的艺术精品。 《我们走在大路上》描述的是改革开放前后潮汕人的生活奋斗历程,作者选取了两个具有代表性的村庄作为小说人物施展的空间,时间跨度不过一二十年,人物层出不穷情节波澜叠起,语言精细妥帖中不乏诙谐幽默,读来叫人欲罢不能又无法忘怀。

小说开篇便是中国特色的婆媳“斗法”,看似稀松平常、鸡零狗碎的日常,实则处处暗藏机锋。在漫不经心却调皮生动的语言里,厚圃不动声色展示了他出色的把控能力,既有“六月鲫鱼,七月和尚”这样乡村俗语,也有“拨乱反正”“破字当头”这样带着时代特色、政治色彩的语言的化用,尤其是拿宣传画里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来比拟男女的床事,简直让人拍案叫绝,加之各种明喻暗喻交织叠加,风趣对话无处不在,不仅生动地再现了文革时期政治对乡村生活的渗透污染,更是有力推动了故事向纵深发展。

一部长篇小说的成败,人物的塑造至关重要,从这个方面来考量,作者显然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厚圃以冷静的眼光,击穿乡村生活的表层假象,将人性置于矛盾冲突之中考量,从而塑造了苏彩娥、江凤凰、龙春等一系列立体多元、个性鲜明、紧接地气的人物形象。 巴尔扎克有言: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要了解改革开放前后的乡村历史,光读当时的报纸并不能得出客观确切的答案,小说似乎更有发言权。本书的主角之一南川大队支书苏世珍,就是作者着力塑造的、特殊历史时期下的产,他有文化有能力善于引领群众安排生产,但又具有某些乡村干部的专横野蛮。在被忠实的追随者老牛搞下台后,墙倒众人推,各种人性随之被放大突显。儿子亲事不保,夫妻父子反目,苏支书最终死在儿子的手上,而儿子也疯掉…… 一个显赫的乡村实权派就这样跌入时代挖掘的坟墓,成为了某种政治的祭品。表面上看,是苏世珍人性扭曲所致,深究起来则是那个时代社会所酿造的悲剧。

一部作品,如果敢于掀开遮掩着混乱无序的时代的帷幕,或者将人性的伤口撕开给人看,可以说已超出文学所要背负的使命。然而作为优秀的小说家,厚圃并不愿意就此鸣金收兵,他还想探究那些伤痕痛累累的人们是如何疗伤?是怎样复苏了他们残破不堪的灵魂?如何找到信任和爱?又如何重新走在大路上? 通过明线和暗线的叙述,厚圃将几个重要的人物带到了改革开放的崭新阶段。明线是,苏彩娥与龙春闹矛盾回娘家,龙春因此与江凤凰暗生情愫发展成情人的关系,于是生出了一条暗线来。从此明暗交织阴阳相生。可以说,龙春是在妻子、情人还有母亲三个女人的影响下逐渐走向成熟也走向成材。苏彩娥助他创业,也使自己走出了父亲垮台的阴影,从而保住了小家并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命运。受尽磨难的江凤凰更是通过学习裁缝技术开店谋生,热心于公益事业无私奉献爱心便是以爱报怨、灵魂升华的有力佐证,洗尽耻辱,扬眉吐气,从而完成自我救赎这样的艰难蜕变。

至此读者方能真正看出厚圃谋篇布局的良苦用心,他就是想通过改革开放前后的人们生活的巨大反差、心灵人性的根本变化,来激浊扬清,讴歌真善美鞭笞假恶丑,来讴歌时代变革对于人心对于生活对于整个国家的重大意义。

行百里者半九十,如何让明线与暗线经过自然生长之后合二为一,对作者依然是个考验。厚圃却能轻松面对,娴熟地运用他善于讲故事的本领,通过一场极具意义的乡村盛宴,让明线与暗线无缝对接。江凤凰对龙春的爱,在经历时间的淬炼提纯之后,成为了她付出的所有的爱中又普通又特殊的那一个部分。

小说收尾处意味深长,苏彩娥找当地最有名的裁缝江凤凰为丈夫做西装。龙春从入秋一直传到春深,要是可以的话,一辈子都不想脱下来。 小说戛然而止,给人留下了经久不散的爱的气息和似有若无的伤感,真真教人怅然若失。

http://barb.sznews.com/PC/content/201804/01/content_334532.html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