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寻仙》,字里寻趣,人间找乐

中原一点红
2018-04-08 19:26:21

《论语》里曰过:(孔)子不语怪力乱神。何谓“怪力乱神”?意思是指关于怪异、勇力、叛乱、鬼神这一类的事儿。

孔子是是圣人,关心的是大道苍生,当然不屑于谈论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可我辈凡夫俗子,芸芸众生,总是脱离不了一些低级趣味,总是喜欢谈神论鬼,讲些树精狐媚之类的故事。

这也是中国文学之一脉。从《离骚》《庄子》开始,到《淮南子》《搜神记》《酉阳杂俎》,一直到《聊斋志异》《子不语》《阅微草堂笔记》,这类涉及到神仙怪道,志奇志异的书,汗牛充栋,蔚为大观。

袁枚这个人,有才华,好享受,为人也很促狭。他故意跟孔子较劲,给自己的书起名《子不语》,里面全是怪力乱神。我不禁想到,手上的这本锦翼兄的《纸上寻仙记》,庶几也可算是当代的《子不语》,当代的《聊斋志异》了。

读锦翼兄的这一套两本上下册的大作,最大的感受就是,长知识,太特么的长知识了。就拿本书的上册第一章《一饮琼浆百感生》来说,民以食为天,那神仙们喜欢吃什么呢?

据锦翼兄考证,首先神仙们是不喜欢吃凡间的食物的,所谓“不食人间烟火”也。

比如《集仙录》里记载一位女神仙,叫谢自然,生来天赋异禀,不吃荦腥之物,只吃素食。十四岁那年,家里给她做了新稻米蒸的白米饭,她看了一眼就说,“这都是些蛆虫。”从此以后,她就戒掉了所有人间的粮食,只吃柏树叶,喝清水,走上了成仙求道的第一步。

再比如《聊斋志异》里有个故事叫《疲龙》,说有人在大海里遇见了龙,他们将白米撒下去,龙就吓跑了。具体的原理是,因为白米长得像蛆,龙害怕蛆,所以就不敢兴风作浪了。

锦翼兄分析道:“我倒以为龙不一定是害怕,很可能是恶心。神仙也好,龙也好,它们就好比是一群高高在上的特权阶级,看到人类吃白米饭,或许就如同庄子所说,就像鹓鶵看到鸱鸮吃腐鼠一样,只有恶心了。”

原来神仙“不食人间烟火”是这么回事儿,是不是听起来很有道理,逻辑很自洽?而且胖人读了这两个故事,特别有助于减肥。反正我以后是只要端着碗白米饭,很难不朝那个方向想了。

那么神仙平日里,都吃些什么?锦翼兄总结道,主要是石头,偶尔也开发点儿农作物新品种。

书中提到,《仙传拾遗》中记载,周穆王去见西王母,西王母盛情款待他。宾主双方先是喝了蜂山上的石髓,又一起吃了玉树上的果实。然后又饮了“琬琰之膏”,尝了“甜雪之味”,最后还吃了点儿“素莲黑枣”和“碧藕白橘”。

锦翼兄分析,“素莲黑枣”“碧藕白橘”似乎是饭后甜点,点缀用的。主食“蜂山石髓”与石头有关,“玉树上的果实”当然也是玉质的。“琬琰之膏”,“琬”“琰”为斜玉旁,都是玉石,“甜雪”应该也是用像雪一样的玉粉玉屑作的,带甜味的类似现在冰淇淋一样的东西。

那头盘上的“石髓”到底是什么玩意呢?《神仙拾遗》里讲过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嵩山有个老头,掉进一个山洞,遇到两个神仙。神仙们请他喝了杯饮料后,让他从一口井里返回人间。这口井里有好多青泥,尝起来味道鲜美,不知道是什么。这老头回来后就去问张华。张华说,你喝的是玉液,那青泥就是“石髓”。

光吃石头制品也不行,神仙们还因地制宜,开发出有自家特色的鲜活农产品。锦翼兄总结这些农产品的特色有三:

一是成熟周期长。比如《西游记》里镇元大仙的人参果,就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吃一回就得等九千年。二是个头超大。《神仙传》里有个安期生,他吃的枣子比西瓜都大。三是质量高,能量密度大,一顿顶好几顿。《剧谈录》里有个人叫严士则,在山中遇仙,神仙给他拿了一颗小豆一样的东西让他煮了吃,他吃了半粒就饱了……

说来惭愧,我也算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科班出身,家里也颇藏有几本《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之类的书。可平时生性疏懒,很少翻看。而锦翼兄仅仅是谈神仙的吃喝,所引的古书就计有:

《西游记》《后西游记》《集仙录》《吕祖志》《玉堂闲话》《本草纲目》《述异记》《剧谈录》《拾遗记》《宣室志》《稽神录》《抱朴子》《子不语》《太平广记》《神仙传》《续神仙传》《仙传拾遗》《神仙拾遗》《广列仙传》《神仙感遇传》《春秋繁露义证》《广异记》《玄谈录》《汉武内传》《酉阳杂俎》《北梦琐言》《甘石星经》《五杂俎》……

引证之骇博,叹为观止。锦翼兄之不避烦难,这番爬剔梳理,穿凿附会的功夫,着实让人佩服。锦翼兄在序言中自道,十岁即翻弄古籍,当所言不虚。这种文章,没有点儿童子功,是很难写出来的。在此书中,锦翼兄不仅要谈神鬼的吃喝,还要谈他们的衣、住、行、甚至上厕所,堪称一个了解神鬼生活的小百科全书。

更难得的是,锦翼兄行文,没有半点文艺青年的矫情絮叨,文笔干净利落。叙述故事简洁生动,如行云流水,句句有来历,又不掉书袋。再加上他特有的那种饱经世事之后的,不动声色的,夹杂现代词汇的,以今视昔的调侃和幽默,让我在会心之处,忍不住要捧腹大笑了。

这套书上下两册,三十二开,厚薄适宜。外封绘画妖气冲天,内封是牛皮纸,手感极佳。内文用纸较一般书厚而韧,是下了本钱的。插图精美,文字排版疏朗。

读锦翼兄此书,不会教你升官发财,帮你加薪,不会让你长谋生的技能。却能让你在奔波劳苦之余,酒足饭饱之后,随意翻翻看看,为生活找个出口,透透气。实乃居家旅行,如厕躺平,消愁解闷之必备佳品。

锦翼兄谋生的饭碗是银行会计,能写成这样的两册大书,可见热爱是最强的动力。读此书时,不难感受到他对这些神鬼之事的痴情。然则锦翼兄可称当代之蒲松龄乎?

锦翼兄写作中,像不像蒲松龄?

不过,书中最触动我的一个故事,却与鬼神无关。

袁枚在《子不语》里记载:在湖广郧阳房县(靠近神农架),有很多遍身长毛的野人,鸟铳都伤不了他们。但要吓走他们也简单,只要拍着手叫:“筑长城!筑长城!”这些野人就仓皇逃走了。而且据当地人说,野人们有时碰见人会问一句:“长城修完了吗?”于是人们就猜测,野人们是当年为了躲避修长城才逃到这儿来的。

锦翼兄感叹道:“这些人都活了快两千年,可以说是长生不老了。但活了两千年还是那么胆小,一句修长城就能吓跑,可见压根没有成仙——人活到这份上,活上一万年又有啥意思?”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9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8)

查看更多回应(8)

纸上寻仙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纸上寻仙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