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6 2666 8.6分

人间琐事

薇好
2018-04-08 16:52:18

据说《2666》超越《百年孤独》,但我认为说任何作品“超越”哪部作品,都是对作品和作家的不尊重。两本书明明是两个不同的故事,所追寻的东西也不相同。谁去超越谁?是否有可比性都还得另说。

仅就这本中译的《2666》来说,不管在语言还是故事联想上,都没有呈现出《百年孤独》那种深邃绝望的美感。只有冷漠。波拉尼奥用一种冷漠得近乎刻薄的语气在写这个故事,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连读者或许都要厌烦他这种平铺直叙得近乎苍白的语气,但是作者本人却是不厌其烦的。他的不厌其烦集中体现在整部小说的第四部分,各种女尸,有的甚至连死法都像是复试黏贴的,但是每一例作者都用差不多的篇幅像尸体报告一样叙述。译者在文后有两篇文章,大概意思是认为作者这样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写法,认为作者对罪恶的无动于衷是因为他对人性灰暗一面的司空见惯。但读书的时候,我不禁怀疑,作者本人是否是这个灰暗的一部分?他对女性的惨死平铺直叙地描述,不带任何愤怒,不带任何感情,只是描述,而关于这些命案唯一鲜活的描写竟是一群流氓样的警察用女性开下贱的玩笑。这反而给我一种感觉,就是作者的描写中没有批判,他仿佛认同这种罪恶。就像到了最后一两百起命案

...
显示全文

据说《2666》超越《百年孤独》,但我认为说任何作品“超越”哪部作品,都是对作品和作家的不尊重。两本书明明是两个不同的故事,所追寻的东西也不相同。谁去超越谁?是否有可比性都还得另说。

仅就这本中译的《2666》来说,不管在语言还是故事联想上,都没有呈现出《百年孤独》那种深邃绝望的美感。只有冷漠。波拉尼奥用一种冷漠得近乎刻薄的语气在写这个故事,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连读者或许都要厌烦他这种平铺直叙得近乎苍白的语气,但是作者本人却是不厌其烦的。他的不厌其烦集中体现在整部小说的第四部分,各种女尸,有的甚至连死法都像是复试黏贴的,但是每一例作者都用差不多的篇幅像尸体报告一样叙述。译者在文后有两篇文章,大概意思是认为作者这样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写法,认为作者对罪恶的无动于衷是因为他对人性灰暗一面的司空见惯。但读书的时候,我不禁怀疑,作者本人是否是这个灰暗的一部分?他对女性的惨死平铺直叙地描述,不带任何愤怒,不带任何感情,只是描述,而关于这些命案唯一鲜活的描写竟是一群流氓样的警察用女性开下贱的玩笑。这反而给我一种感觉,就是作者的描写中没有批判,他仿佛认同这种罪恶。就像到了最后一两百起命案也没有证据确凿的凶手,反而似乎是抓了些替罪羊抵罪。总之如果作者不是“哀莫大于心死”地批判,那他对于罪恶就是认同。总之作者真实的想法无从知晓。

整本小说分为独立的五部分,第二部分一个男人在罪恶的阴影中逐渐发疯,第五部分描述阿琴波尔迪的生平,最终指向没有结局的未知。后现代文学思潮消解一切的意义,这部小说中任何人的出现和事迹基本上也是无意义的。这种无意义构成了作品的全部,体现着作者的幻灭。其中还有他的一些文学观,或许因为翻译、文化认同、个人品味、学识种种原因,我并不能理解该作品的全部,但是或许不能理解也是这次阅读过程的一部分。他说:“历史就是一个婊子,从来就没有什么决定性的时刻,有的只是一分一秒的时间流逝。"或许就是这本书的意义,它本来就没有任何意义,有的只是人来人往的人间琐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2666的更多书评

推荐2666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