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一种逃避 端木向宇 /文

端木向宇
2018-04-08 16:11:42

有时很想行走远方,却因不能洒脱的与现实绝别,从而留给自己更多的渴望。安静的阅读一本书,一个故事,一个由别人营造的虚无缥缈的世界里,假借着作者的脚力,获取着别人行走的经历,实在是有些强迫。读许知远第一本书是那本名为《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他是少数几位我愿意去读的国人著作,最初只是因为他的调子与常人不同,他眼睛里的世界和书的封面一样的灰调。这是我喜爱的黑白调子,这种调子里似乎超越现实,可以令作者有别于这个缤纷世界,用更冷峻的思想去思考现实。 有时觉的自己天生应该是个“悲观”主义者,在生活中的自己看过太多“现实”,所以也有些刻意脱离“现实”。由于不擅于“应酬”,对那些陌生的脸,除了给予微笑外,也只有微笑。因为面对毫无同样话题的人,嘴巴就只能做沉默这一件事。喜欢找一处无人的地方,面向一片开阔的水面,静静地聆听这个世界,在宁静的心里思考。独处的时候多了,会爱上这种孤单的生活。人身体只要一所房子便可以安放,哪身体里的那颗心呢?应该安放在哪里? 《一个游荡者的世界》许知远的世界也是我所向往的世界状态。“忘记自己是怎样逐渐爱上了旅行。在行程中,我能控制自己的烦躁不安,试着观察陌生人的表情,和他们交谈,

...
显示全文

有时很想行走远方,却因不能洒脱的与现实绝别,从而留给自己更多的渴望。安静的阅读一本书,一个故事,一个由别人营造的虚无缥缈的世界里,假借着作者的脚力,获取着别人行走的经历,实在是有些强迫。读许知远第一本书是那本名为《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他是少数几位我愿意去读的国人著作,最初只是因为他的调子与常人不同,他眼睛里的世界和书的封面一样的灰调。这是我喜爱的黑白调子,这种调子里似乎超越现实,可以令作者有别于这个缤纷世界,用更冷峻的思想去思考现实。 有时觉的自己天生应该是个“悲观”主义者,在生活中的自己看过太多“现实”,所以也有些刻意脱离“现实”。由于不擅于“应酬”,对那些陌生的脸,除了给予微笑外,也只有微笑。因为面对毫无同样话题的人,嘴巴就只能做沉默这一件事。喜欢找一处无人的地方,面向一片开阔的水面,静静地聆听这个世界,在宁静的心里思考。独处的时候多了,会爱上这种孤单的生活。人身体只要一所房子便可以安放,哪身体里的那颗心呢?应该安放在哪里? 《一个游荡者的世界》许知远的世界也是我所向往的世界状态。“忘记自己是怎样逐渐爱上了旅行。在行程中,我能控制自己的烦躁不安,试着观察陌生人的表情,和他们交谈,品尝他们的食物,进入他们的客厅,倾听他们的往事 2011年1月,我坐上“突突”作响的三轮摩托车穿越班加罗尔的小巷时,意识到自己真的爱上了旅行。我期待自己像是浮萍一样,从这条河流漂到那条河流。”这也是我的期待,像浮萍一样,但我不愿只是浮萍。 用“文学”者的思想去行走世界,“悠游他国,从亚洲喜马拉雅山山麓的文明古国印度到非洲尼罗河河畔的文明古国埃及,从冲突不断战火连绵的巴以地区到雄踞北漠大国依旧的俄罗斯,从共产主义、柏林墙、海德堡岁月的欧洲到传统、教养、自然、安静的剑桥……”“旅行更深的意义是什么?是加缪说的吧,旅行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是恐惧。旅行者远离了家乡,一种模糊的恐惧随之而来,他本能地渴望旧环境。正是在恐惧中,你变得敏感,外界的轻微变动都令你颤抖不已,你的内心再度充满疑问,要探询自身存在的意义。人类的所有知识、情感、精神世界,不都因这追问而起?” 在某年的一个盛夏,一位朋友这般对说我,“你所读的书太多了,现在应该去‘行万里路’”。这些年的所谓的“读书”中,却从未觉出自己读的太多。在这本一个游荡者的世界》许知远的自序里我找到了自己对阅读的解释。“阅读是一种逃避”,“书籍是一种逃避,它让你回避现实的失控,旅行也是。它经常是智力与情感上懒惰的标志,因为无力洞悉熟识生活的真相与动人之美,人们沉浸于浮光掠影的新鲜感,以为看到了一个新世界,不过是在重复着旧习惯。异质的声音、颜色与思想,没能进入他们的头脑与内心,不过是庸常生活的小点缀。” 跳出现实看现实,却永远都被现实所迷惑,也因为太多的放不下,心里总是不能得到平静。而得不到真实的一颗心又只能浮躁不安。“有所思,而不能达。”又令自己凭空生出许多空悲伤,如果真的做不了“一走了之”般洒脱的人,那只能依旧在我的河边,听着河流的声音,继续着向东奔流的愿望,继续的阅读着别人的故事,继续做着一名逃避着现实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游荡者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游荡者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