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群岛

端木向宇
2018-04-08 16:10:40

端木向宇 /文 直立的站着,面对一面斑驳的墙,注视着它从早晨的那缕微光中,穿上色彩的外衣。升起的日光一点点晒干它的露珠,舔着它墙体上的风蚀。光的影子把墙精心雕刻,刻成一座迷宫。我的头很痛,爬出千万条线,乱做一团的麻。这乱麻顺着墙上的迷宫,沿着,一段又一段的记忆围墙滋生着。在这千疮百孔的记忆里,泛起层层水来。快速地淹没了开始出发的路,不能停下来。奔跑,那些村庄与房屋,街道上已满是盖过来的水,被围困的记忆在水中生出一座座岛屿。这是我在安静地独处时,试着用保罗·安德鲁的语言去理解他的《记忆的群岛》。 这位1938年生于法国的安德鲁在29岁时设计了法国戴高乐国际机场而一举成名,他在中国设计了具有“白莲花般美感”的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有“巨蛋”之称的国家大剧院,“海鸥”般展翅欲飞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我所读的这本《记忆的群岛》是他在设计、建造国家大剧院期间创作的一部充满诗意、冥想的中篇小说,配以亲自授权的素描插图,可以使读者深入一位世界著名建筑大师的内心世界,感悟现代艺术的相通之处。 他的思想不是混乱的,我觉得那是孤独、焦虑、恐惧,是从思考中找到方法,来坚定自己的信念。书中一段“当森林变得明亮,开始弯下腰

...
显示全文

端木向宇 /文 直立的站着,面对一面斑驳的墙,注视着它从早晨的那缕微光中,穿上色彩的外衣。升起的日光一点点晒干它的露珠,舔着它墙体上的风蚀。光的影子把墙精心雕刻,刻成一座迷宫。我的头很痛,爬出千万条线,乱做一团的麻。这乱麻顺着墙上的迷宫,沿着,一段又一段的记忆围墙滋生着。在这千疮百孔的记忆里,泛起层层水来。快速地淹没了开始出发的路,不能停下来。奔跑,那些村庄与房屋,街道上已满是盖过来的水,被围困的记忆在水中生出一座座岛屿。这是我在安静地独处时,试着用保罗·安德鲁的语言去理解他的《记忆的群岛》。 这位1938年生于法国的安德鲁在29岁时设计了法国戴高乐国际机场而一举成名,他在中国设计了具有“白莲花般美感”的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有“巨蛋”之称的国家大剧院,“海鸥”般展翅欲飞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我所读的这本《记忆的群岛》是他在设计、建造国家大剧院期间创作的一部充满诗意、冥想的中篇小说,配以亲自授权的素描插图,可以使读者深入一位世界著名建筑大师的内心世界,感悟现代艺术的相通之处。 他的思想不是混乱的,我觉得那是孤独、焦虑、恐惧,是从思考中找到方法,来坚定自己的信念。书中一段“当森林变得明亮,开始弯下腰,撕裂为一组一组的变形树木,到最后,消失,绿色很快就与干旱的黄色和石头的灰色形成新的组合,上到阴影之上,到达风与太阳光之中,接受考验。”文字间流露出对生命的神奇解释,出于自然又受到自然的约束,渴望成长又要找到合适的环境,矛盾总与之相伴。“没有仪器与工具,一个孤独的人也可以计量他心的跳动,在宁静中,它们变得很容易被觉察到,不是作为声音,而是作为内在的震荡。” 我试着用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感受到心脉的跳动。用意识去想心里的事,便能听到自己思想的声音。生活中似乎对心声忽略太多,而对欲望的需要却不少。心跳的声音只有强与弱的反复,而这强弱以外的嘈杂,让这个世界不堪入耳,难道“简单”这一回归成了不可能。安德鲁说:“也许外面的寂静在我身上唤起了一种震颤,一种在其他时间里无法感知到的东西。我睁开眼睛,静止的帘幕上有一种奇特的白色。” 要想在心里建起一座大厦或是一座花园,最基本的就是线条,然后是重复这些线条,令它们看起来像是个整体。看过安德鲁设计的国家大剧院就完全能领会他对线条的意义,他的宏伟建筑物让我想到了蜂巢,先建好每一个基础单元,再把这些基础单元复制、叠加,让它从小到大,并可以无限扩张,这些如蜂巢的框架结构的最初来原就是线条。人的内心意识是会随着时间不同,而感觉非同。时间,是安德鲁让自已建筑大放光彩的魔法工具,它也是光与影的制造者,那便是一切思想的最忠实的表现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记忆的群岛的更多书评

推荐记忆的群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