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见 偏见 8.0分

偏见:在被标签定义的时代

横塘
2018-04-08 15:06:34

1 “小说一开始也是很肤浅的,在十九世纪初的时候,慢慢才变得复杂起来。二次元我觉得也是这样。”在读完《偏见》后,我又看了一遍十三邀的视频,许知远焦虑的声音在陈述此段话时变得温和起来。他不只是在回答未末,更像是把心中的期许说给整个属于二次元的人们。 确切地说,我不太喜欢“二次元”这个词,它常常会和“宅”“控”“基腐”联系在一起。它们就像标签一样圈定着人们。我们要么在圈外,要么在圈内,好像这界线两边必定水火不容。所谓偏见,不正是站在线的一边以此处的视角去评判另一边的事物吗?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处处被定义的时代,固定的词汇使我们对事物的认识变得狭隘了。就如同一提及《金瓶梅》必定有“淫秽”,一说起“同性恋”就是异类。人们究竟对他们所评价的事物有多少了解呢?布罗茨基说:“每逢你要使用某个贬义词,不妨设法把它应用到自己身上,以便充分体味那个词的分量。”我想,除了对词汇有充分的体会,我们还需对评判对象本身有清醒的认知。不然,一味追求个性化的“偏见”则很可能暴露自我的无知。 2 我的母亲总爱说“伟大的希特勒”。事实上,她并不知道希特勒是谁、做了什么。她只是常常听人说起“希特勒”这个名字,知道他是一个名人,既

...
显示全文

1 “小说一开始也是很肤浅的,在十九世纪初的时候,慢慢才变得复杂起来。二次元我觉得也是这样。”在读完《偏见》后,我又看了一遍十三邀的视频,许知远焦虑的声音在陈述此段话时变得温和起来。他不只是在回答未末,更像是把心中的期许说给整个属于二次元的人们。 确切地说,我不太喜欢“二次元”这个词,它常常会和“宅”“控”“基腐”联系在一起。它们就像标签一样圈定着人们。我们要么在圈外,要么在圈内,好像这界线两边必定水火不容。所谓偏见,不正是站在线的一边以此处的视角去评判另一边的事物吗?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处处被定义的时代,固定的词汇使我们对事物的认识变得狭隘了。就如同一提及《金瓶梅》必定有“淫秽”,一说起“同性恋”就是异类。人们究竟对他们所评价的事物有多少了解呢?布罗茨基说:“每逢你要使用某个贬义词,不妨设法把它应用到自己身上,以便充分体味那个词的分量。”我想,除了对词汇有充分的体会,我们还需对评判对象本身有清醒的认知。不然,一味追求个性化的“偏见”则很可能暴露自我的无知。 2 我的母亲总爱说“伟大的希特勒”。事实上,她并不知道希特勒是谁、做了什么。她只是常常听人说起“希特勒”这个名字,知道他是一个名人,既是名人那就肯定“伟大”。在她的观念里,打游戏就等于网瘾,看动漫就是幼稚不成熟,购买日货就是卖国贼。当我向她提起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写了日本战后的压抑——“他们活该!”她立刻打断我。我说:“小说表达了——”“他们活该!”她说话时很有一种爱国青年义愤填膺的胸襟。我知道话题无法进行下去了,“日本人活该”早已根深蒂固地生长在我母亲的脑海里,无论我说什么都不会有用。 我的母亲对日本文化一点也不了解,她所生活的语境使她说出了这样的言论。我常想,人们的观点究竟有多少是自己的呢?记得一位哲学家说:“自我是他者之自我。”(原书不在手边,大意是如此。)这使我陷入了悲伤,也使我觉得可怕。因为,现在的我说着这些平庸的话,对他人做出不痛不痒的评价,又有多少观点真的是出于我自己呢?我们讲述重复的故事,书写老套的词汇,不厌其烦地表达爱与憎恶;我们追求同一种正确的逻辑,向着同一个目的同一个远方前进。可一旦从这种“整齐和谐”的状态下脱身而出,孤独和痛苦就会袭来。那绝不是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清高,而是陷入怀疑和虚无主义中并无法自拔。人类是群居的动物,一面想着保留自我的独特性,一面又不愿被孤立,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中挣扎着,撕咬着脆弱的灵魂。 3 十三邀视频结尾的单向历上,许知远说:“每个人都是带着成见来看待世界的,如果你不带着成见,那你对世界根本就没有看待方式。”我在承认这句话的同时,也陷入了思考:这是否是在为自我的固执寻找托辞呢?偏见的两方,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彼此?标签把人固定起来,“等于号”是最肤浅最有震慑力的东西。一旦你被“等同于”某种成见,就难以从中脱身。 4 我对这个时代充满偏见。 我不喜欢“二次元”这个词,我只是一个喜欢动漫的人而已;我不喜欢“90后”“00后”,我只是刚好出生在某个年代;我不喜欢“女权主义”,它已经被滥用到失去了本身的意义;我不喜欢“土豪”“屌丝”,事实上,我从来都不知道这类词语的明确指向,即使它们消亡了,我也毫不惋惜。当然,我更不喜欢用“同性恋”和“gay”这样的标签来框定一类人。我记得网上有一句话写得很好:曾经由男人来决定女人能否受教育,白人决定黑人能否活下去。后来我们都认为这是荒诞的。但现在却由异性恋来决定同性恋能否相爱。 我想,偏见就在于此:以此岸的价值观讨论彼岸的事物。 5 记得一个炎热的夏天,比较文学课的老师问我们:“对世界文学的比较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去证明鲁迅和妥斯妥耶夫斯基谁写得更好,谁更伟大吗?” “是为了求得理解与和平。” 我觉得《偏见》也是如此。我看见书的封腰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判断可能偏见、浅薄和武断,但背后是我们对他人与时代真诚的理解欲望。我心里感到温暖,因为在这样一个被标签定义的时代,终于有一群人愿意撕去彼此陈旧的面罩了。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偏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偏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