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谁寄锦书来

万象
2018-04-08 13:24:23

常常觉得自己对这类能把日常小事讲得温暖动人的文章毫无抵抗力,就像慈祥的亲人拉着我的手讲述一些我已然忘却的往事,回忆起来多的是泪水涟涟。童年时候看过的电视,玩过的游戏,认识的小伙伴,走过的小路,遇到过的大人,每一样都变得亲切可人却又再难相见。

私以为沈书枝的文字属水,这大抵与她的生活环境有关——安徽南陵的乡下,有山,有水,有田畈,有姐妹五人,有相对和美的家庭关系,一切都是软软的。总使我想起有那么一大片绿油油的田地,五个大大小小的女孩子伫立在田间,吹着习习凉风,看着夕阳西下,笑容浅浅地浮现在她们脸上,那样灿烂而又自然。

《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写皖东南一个小村子一家人三十多年来的生活,平淡而又细碎,每个人都是善良的普通人。即使老一辈会因为家里生了五个孩子却无一是男孩而稍有愠色,做父母的却在最后一对双胞胎来临时坦然接受了这一现实,由此也并不偏袒哪个,日子虽略显艰难,却也相互扶持,平淡而美好。

...
显示全文

常常觉得自己对这类能把日常小事讲得温暖动人的文章毫无抵抗力,就像慈祥的亲人拉着我的手讲述一些我已然忘却的往事,回忆起来多的是泪水涟涟。童年时候看过的电视,玩过的游戏,认识的小伙伴,走过的小路,遇到过的大人,每一样都变得亲切可人却又再难相见。

私以为沈书枝的文字属水,这大抵与她的生活环境有关——安徽南陵的乡下,有山,有水,有田畈,有姐妹五人,有相对和美的家庭关系,一切都是软软的。总使我想起有那么一大片绿油油的田地,五个大大小小的女孩子伫立在田间,吹着习习凉风,看着夕阳西下,笑容浅浅地浮现在她们脸上,那样灿烂而又自然。

《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写皖东南一个小村子一家人三十多年来的生活,平淡而又细碎,每个人都是善良的普通人。即使老一辈会因为家里生了五个孩子却无一是男孩而稍有愠色,做父母的却在最后一对双胞胎来临时坦然接受了这一现实,由此也并不偏袒哪个,日子虽略显艰难,却也相互扶持,平淡而美好。

本书以沈家五姐妹的生活、成长为主,以《姐姐》写三位姐姐的故事,以《双子》写双胞胎姐妹的故事,以《童年随之而去》写童年时候的趣事。虽然与前面三位姐姐因为年龄造成的无法逾越的鸿沟使得她们并不怎么亲近,但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姐姐们总是惦念家中年幼的妹妹,所以,逢年过节,也总能得到来自姐姐们的“补给”,一些小小的零食也成了童年记忆里为数不多的甜。人说,双胞胎总比其他兄弟姐妹间要亲近很多,在这个家中,这对姐妹的亲近大概也是自然而然的吧,于是,原本属于一个人的童年,也因为对方的存在变得热闹起来,一起做坏事,一起学习,一起决定人生大事,这种感情延伸至今,由相得益彰的文字和配图便可看出。童年时代总是我们最为纯真,最无忧无虑的时候了,即使“计划生育”来临,也并不能使我们觉得苦痛,反而在东躲西藏中多了些乐趣,只是成年后我们才晓得,原来那时候看来这个世界多么得有趣,现在看起来却多了几分苦涩。

“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作者以以前的日记为蓝本,写就了童年时代至长大成人之间的生活经历,无处不体现着对家乡的热爱。这种热爱其实是在“逃离”之后的顿悟,年少时总想着离开故土,飞向远方,看看不一样的世界,然后在某天回首相望,原来,自己对于家乡竟有这般的热忱。

回首过往,是需要莫大勇气的,既要把过往说与旁人听,又不好顾影自怜,自我感动。曾记否,某年自习室里,因为忆起童年过往,顿时掩面痛哭,不是因为童年太苦,抑或太幸福,只是因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也许是再不能去偷广场上的花盆,也许是没机会和父母姐姐躺在院子里看漫天繁星或云层舒卷,甚至再无法陪他们度过漫长岁月。燕子终要南飞,谁也无法让它们停下脚步。

龙应台在目送里写道:“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想,故乡与旅人大抵也是如此。

只是,惟念那颗属于故乡的心能被人带在身上,常常拿出来翻看,才不负故乡多年养育情。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多年后,看着一本《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蓦然想起年少时的憧憬与梦想,只觉黄粱一梦。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的更多书评

推荐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