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这是一个英雄的时代,又不是

万象
2018-04-08 13:09:09

“九州”,曾是很多人的梦想之地,是很多人的青春。词典里这样解释“九州”:九州是遥控、潘海天、今何在、水泡、江南、斩鞍、多事七个奇幻作家共同创造的拥有详细设定的架空世界,是所有有关九州的奇幻小说所共享的基础世界。这么说可能不为老书粉们所接受,因为“九州”由一群人共同创造的世界,而不是某个人。追溯起来,最初的“九州”大概始于2001年,至今也得有近二十年的光景了,其间也曾繁华,也曾几近没落,只是近来IP炒得大火,“九州”们又被拉出来投入大家的视野中。所谓成也九州,败也九州,抛去接连扑街以及蹭热度的作家们,而今成功的不过寥寥。

唐缺可算是一个。

于是在看过他的《九州·轮回之悸》之后屁颠屁颠跑来看《九州·龙渊》,看完之后却是一种被老司机骗了感觉!之前宏大的世界架构没了,反手被他一巴掌拍成细碎的独栋小楼。就像看一个沙画肆意地操作中观众的表情,可谓精彩之至。

说到唐缺其人,“唐缺”本是古龙小说里的人物,生得肥胖、高大,看似奇蠢无比,实际却是诸葛在世,大智若愚。读唐缺的小说,便看得出,此唐缺,与彼“唐缺”竟是如此相似,他笔下的人物和故事往往在走向套路的时候悬崖勒马然后转身走向反套路让人猝不及防。唐缺于2006年开始奇幻创作,后以九州世界作品为主,目前已创作九州作品近两百万字(并宣称“争取尽量再多写几本九州。”“短期内大概还有一点儿底气可以不计价利益地去替九州再添几块砖。”)。在写作风格上也与其他“九州”作者打又不同,自成一家,无意间为九州的多样性作出些微贡献。

《九州·龙渊》是《九州·英雄》的同系列中篇集,本书共收录了《夜宴》《召亡游戏》《鸦巢夜谈》《龙渊》《昔时因》《绿原雪》等六篇,打散了原本的世界架构,转而投向以人物我中心的中篇,这样虽不及前者热血,却多了分细腻和真性情,让原本看起来玄幻不真实的世界有血有肉有人气儿。读罢,才发觉,这虽然是一个臆想的世界,反映的却是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的,其媒介便是这个执笔者唐缺。就是这点人气儿才让人觉得这个故事更为可读。

唐缺作品以“反英雄主义”精神游走于严谨与虚幻之间,以幽默调侃的文字与诡诈多变的悬疑布局圈粉。在其他作品中早已见识了唐缺对于大格局下故事的写作功力,在此只说他对小故事的把握。他以云湛为线,带领读者进去到这个世界的市井生活中,去看身边的种种,所到之处,不乏诸多为争权夺利产生的曲折离奇的命案,而这些故事的中央站着的不是云湛,而是像安学武一样的什么人,他们在这本书里反客为主,并毫不客气地在云湛脸上踩了一脚:老子才是主角!!于是这些线索整合起来又是连成了一张网。这张网构成的不是一个了不起的奇幻世界,也不是一段严肃到死的帝王将相史,就像作者所说,只不过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信手拿了一个画板,就此开心地涂抹出一个个不同的故事来。

他笔下的人物大概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些懒洋洋带点无厘头的人物,无论是绝对的男主角云湛还是大智若愚的安学武,还是好基友姬承抑或某个打酱油掉米缸躲过死劫的厨子,他们在这个世界带着点唐缺的气质活色生香地存在着。

这本书以其中一篇《龙渊》为名。遍读本书,不禁感到疑惑,对比这篇,不论《迷局》还是《昔时因》都要好看很多,为什么偏偏以《龙渊》为名。后来才了解到,对于唐缺来说,《龙渊》在所有九州小说中是那么的不“九州”,却代表了他心中的九州世界。它混淆了真实世界和九州世界的界线,呈现了一个理想与现实交织的充满歧义的怪异世界,一个可以容纳一切小说元素的宽宏世界,一个光怪陆离多姿多彩的美丽世界。私以为,那个失业再就业的小青年,穿过时空探寻龙渊阁历史的迷茫之旅,宛如他本人,只因喜欢便误打误撞入了九州的坑,从此还被冠上了九州作家的称号,说不定会被载入史册。

人说,唐缺笔下的九州是在前人基础上的查漏补缺,我想这话也许是没错的,至少,从他这里,我看到了不同的九州,世间万物在此纠葛不清,嬉笑怒骂,哪管谁是英雄,迟早在你被自己的自命不凡蒙蔽双眼的时候,总有个让你看不起的二傻子分分钟给你打成草莽,朝着远方大喊:你错了,老子才是赢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九州·龙渊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龙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