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和一座城,帕慕克和他的伊斯坦布尔

Anny Tong
2018-04-08 13:02:25

一座城,伊斯坦布尔,地理上位于欧亚两大洲的交汇点。历史上,她是东罗马,拜占庭,奥斯曼三大帝国的都城。重要的地理位置,厚重的历史沉淀,是这座城市的骄傲。在现代的世界上,伊斯坦布尔成为土耳其共和国一座城市,在朝霞斜阳中,聆听博斯普鲁斯的阵阵涛声。

一个人,奥尔罕帕慕克,1952年出生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西化的家庭,这个家庭曾经是奥斯曼帝国的贵族后裔。1977年帕慕克毕业于伊斯坦布尔大学新闻系,并开始了文学创作之路。2006年10月12日,帕慕克被授予了诺贝尔文学奖。

帕慕克认为:“一个作家,他的内心世界还隐藏着另外一个“我”,他的工作就是经年累月地,充满信心地去慢慢发现塑造了另外一个“我”的世界”。

帕慕克的寻找与发现开始于伊斯坦布尔,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城市。1924年,现代土耳其之父凯末尔领导并建立了共和国,从此这块位于欧亚大陆的咽喉之地,开始走上了向西方学习的现代化之路。向优秀文明学习的倡议值得肯定,这是谋求进步的一种方式。但伊斯坦布尔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她拥有着耀眼的荣光,足以让她的居民傲视群雄,虽然历史在逐渐地远去,但记忆会永远留在时光的深处。

...
显示全文

一座城,伊斯坦布尔,地理上位于欧亚两大洲的交汇点。历史上,她是东罗马,拜占庭,奥斯曼三大帝国的都城。重要的地理位置,厚重的历史沉淀,是这座城市的骄傲。在现代的世界上,伊斯坦布尔成为土耳其共和国一座城市,在朝霞斜阳中,聆听博斯普鲁斯的阵阵涛声。

一个人,奥尔罕帕慕克,1952年出生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西化的家庭,这个家庭曾经是奥斯曼帝国的贵族后裔。1977年帕慕克毕业于伊斯坦布尔大学新闻系,并开始了文学创作之路。2006年10月12日,帕慕克被授予了诺贝尔文学奖。

帕慕克认为:“一个作家,他的内心世界还隐藏着另外一个“我”,他的工作就是经年累月地,充满信心地去慢慢发现塑造了另外一个“我”的世界”。

帕慕克的寻找与发现开始于伊斯坦布尔,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城市。1924年,现代土耳其之父凯末尔领导并建立了共和国,从此这块位于欧亚大陆的咽喉之地,开始走上了向西方学习的现代化之路。向优秀文明学习的倡议值得肯定,这是谋求进步的一种方式。但伊斯坦布尔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她拥有着耀眼的荣光,足以让她的居民傲视群雄,虽然历史在逐渐地远去,但记忆会永远留在时光的深处。

在帕慕克《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中,从头到尾自始至终弥漫着“呼愁”。“呼愁”在土耳其语是“忧伤”的意思,伊斯坦布尔的“呼愁”,不仅是一种精神境界,也是一种思想状态,最后既肯定亦否定人生。

1924年,土耳其共和国成立,1952年帕慕克出生。奥斯曼帝国毁灭之后,新思想成熟之前,帕慕克和伊斯坦布尔的这段城市历史一起成长。在伊斯坦布尔这座城市里,“呼愁”不是一个人的忧伤,是这个城市里数百万人的阴暗情绪。

历史记录一个城市的大致轮廓,文学作家敏锐的目光则触及城市的具体所向。更何况伊斯坦布尔辉煌的历史和文明遗迹,在城市中处处可见。无论维护得多么糟糕,无论多么地备受忽视或遭丑陋的水泥建筑包围,清真寺与城内古迹以及帝国残留在街头巷尾的破砖碎瓦—小拱门,喷泉以及街坊的小清真寺—都使住在其中的人为之心痛。

1453年,君士坦丁堡沦陷后,改名为伊斯坦布尔,是东方对西方的征服。1924年,奥斯曼帝国的继承者土耳其共和国,又开始了向西方学习的进程。历史的中心在左右徘徊,处于交汇点的居民在东西方的文化中纠结与迷茫。向左向右还是向前走,伊斯坦布尔被裹挟着奔跑,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

博斯普鲁斯海峡上的点点帆影,曾经带给这个城市贸易的繁华,冒着黑烟穿越而过的军舰,也给这个城市带来战争的恐惧。古老的木造别墅在火灾中,一栋又一栋的消失。奥斯曼文化在快速西化的生活中,终于成为了废墟,人们也终于切断与过去所有的联系。

帕慕克在《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中,以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悟,感受着这座城市的忧伤和美丽,迷茫和彷徨。过去已经成为过去,将来却不知所往。帕慕克在寻找另外一个自己,也在寻找另外一个伊斯坦布尔。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艾青的这句诗同样适合帕慕克,对于伊斯坦布尔,帕慕克爱的如此忧伤,因为这里是他的故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伊斯坦布尔的更多书评

推荐伊斯坦布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