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3分

历久弥新的《1984》

行行重行行
2018-04-08 12:43:39

《1984》是由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于1948年创作完成,作者借该书大肆讽刺极权政治,是一部带有极强政治色彩的小说。《1984》创作于二战结束不久,欧洲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已明争暗斗多年,在此背景下作者想借 “政治幻想”小说,用超现实的夸张手法讽刺极权主义,但没想到的是书中描写的“极端恐怖统治”在小说诞生后的60多年里 “香火旺盛”,至今也不乏拥护者,一本“寓言小说”成为了一本“预言小说”,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不知作者泉下有知会作何感想。

当幻想成为现实时,有些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由于小说《1984》中对于已成事实的“大洋国”的政治解读太过赤裸,统治阶级的思想和手段暴晒于阳光下后让所有人都感到有些刺眼,乔治奥威尔就像大声喊出皇帝没穿衣服的那个孩子一样令人钦佩,而小说《1984》由于太过“光溜溜”,反而不好“下手”,当然对于小说我们也无需抽丝剥茧,毕竟“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此我们不妨从该书最著名的一段话着手做一些适当的解读,摆出冰山一角即可。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在小说中,这段话的含义是什么?我想应该先从无知即力量说起,我把无知即力量的含义分为两个部分:

一、无知即改朝换代的力量

统治阶级对于统治的无知令其对自己及统治力丧失信心;中层阶级的无知体现在其自己被自己所标榜的“自由、正义、人权”所迷惑,与其真实的目的“成为统治阶级”背道而驰,被仅仅为了拉拢底层阶级的口号,影响到自己的行为;底层阶级的无知最为肤浅和明显:“劳苦之余无暇旁顾”,当然也有作者一厢情愿的安置给底层人民的想法“如有目标也可能只是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这三个阶层的无知首尾相接成为一个循环,形成了社会、政权更替的力量。

二、无知既巩固统治的力量

不平等是文明的代价,当所有的政治思潮都成了极权主义的时候,无知即巩固统治的力量。

统治集团只有在四种情况下丧失权利,1、底层阶级起来造反2、强大而不满的中层阶级3、统治阶级丧失统治的信心和意志。4、被外部力量所征服。

对于底层群众的造反,我想是最好抑制的。不给予群众们比较的标准即不会有受到压迫的意识,也就不会奋起反抗。人们的不满情绪会有,但无法明确的表达出来也无法正确的施以积极的措施,因此不会造成致命的影响,可以称为无知其底层阶级。

对于中层阶级即坚持洗脑和控制,要求他们有“正确的信念和态度”、“正确的观点和本能”,并将其对生活所有的不满,有意识的引导到需要他们发泄的地方,用“犯罪停止”扼杀其怀疑或造反的能力;用“改变过去和控制现在”来实现“现实控制”;用“知道全部真实情况却扯一些滴水不漏的谎话,同时持相互抵消的观点,明知它们相互矛盾而仍都相信,用逻辑来反逻辑,一边表示拥护道德一边又否定道德,一边相信民主是办不到的一边又相信民主的捍卫者,忘掉一切必须忘掉的东西而又在需要的时候想起它来,然后又马上忘掉,有意识地进入无意识,而后又并不意识到你刚才完成的催眠”的双重思想,令中层阶级愚蠢并正统,采用“正确的本能”、“现实控制”、“双重思想”的方式来无知其中层阶级。

对于统治阶级丧失信心和意志的问题,解决方式便是:集体主义。将财富和特权归共同所有,则最容易保卫。新主人作为一个集团,而不是一个人,更能长命百岁,因为“世袭的贵族一向短命”,其统治的关键不是父子相传,而是死人加于活人身上的一种世界观,一种生活方式的延续。一个统治集团所需要操心的不是维系血统相传,而是维系集团本身永存,谁掌握权利并不重要,只要等级结构保持不变即可,用集团去淡化个人,而达到巩固统治的目的。

至于外界力量的征服,小说中的世界观为“大洋国”“欧亚国”“东亚国”三国鼎立瓜分世界,三个国家各自强大到无法被征服,三国的统治阶级认为社会就像个总要长毛的绵羊一样需要不断的生产,人们需要不断的劳作,但又不能太过舒适,所以他们希望通过一种方式即保证社会的生产,又能将生产的物质尽快的消耗掉,只留下保证社会基本运作的物质,如同养蜂一样,这便引申出小说中的另一个观点:战争即和平。

三个各自不会被征服的国家,战争的结果已不重要,在文明的中心,战争的意义不过是消耗过盛的产能,即尽量用完产品而不提高一般的生活水平。因为机器的问世,人们不再需要从事辛苦的体力劳动,很大程度上也不再需要人与人之间保持不平等,这对等级社会是一种威胁,从长期来看,等级社会只有在贫困和无知的基础上才能存在,因此战争的基本行为是毁灭,不一定是毁灭人的生命,而是毁灭人类的劳动产品,物质资源会让人们生活的太舒服,长期来说也会使他们太聪明,战争即能消耗掉“过盛”的物资又能因为需要打仗,统治阶级便能顺其自然的集权,当完成必要的摧毁和集权后,保持底层阶级不断工作,维持中层阶级“容易轻信,盲目无知的狂热,恐惧,仇恨,颂赞,欣喜若狂” 的精神状态以便同战争状态相适应。当战争的意义不是为了征服别国领土或保卫本国领土,而成了保持社会结构不受破坏,战争就成了纯粹的内政,和平和战争的目的已然一样,战争即和平。

对于自由即奴役,我们如果从唯心主义的角度来理解或许更容易一些:给人们人身的部分自由,却用“正统”的思想进行奴役,把人们的思想撕的粉碎,然后按照统治阶级选择的样子粘合起来。如果个人摆脱“自我”的存在和利益集团打成一片,做到集团就是自己,自己就是集团,那么自己就是全能的,也可以是自由的,但事实是你已被俘获。控制了思想便能控制物质,控制一切,当统治阶级控制一切时,所谓意志、人性皆可被控制和创造,没有所谓的自由也就没有了所谓的奴役。

相对于小说中所表达的“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的含义,我更喜欢摆脱作者的想法,单从字面上去理解他,这样可以引申出更多不同的含义和哲理,与政治无关,会更轻松和实用。

《1984》因创造了“老大哥”一词并对其进行了批判,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作者是一个反共人士,但从历史上看,乔治奥威尔不仅被苏联政权所仇视,更被英国政府视为共产主义者而遭到秘密监视,真可谓是两头受气,其根本原因是作者并不代表任何政党,也不认同当时的任何主义,他反对极权,在政治上有自己的见解而且站到了无产阶级一边,所以被统治阶级所仇视

奥威尔和他的1948已成为历史,但因为当今世界极权社会生命力顽强,政治恐怖如同顽固的脚气,《1984》便如同珍藏多年红酒一样,散发出更加“香醇”的味道。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