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8.1分

为贪念不惜代价

如歌
2018-04-08 07:09:13

故事内容不赘述,掩卷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曲折的情节。最激烈的不过是一次“触摸事件”,现在看,算得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 一代人的青春和悸动,在当时大时代的幕布下,个体的遭遇,或是一个小小文工团的遭遇,简直微不足道毫不起眼。大多数人甚至连想起都不曾想起,或者也不愿回忆起,自己曾在里面充当了什么角色。最多一句身不由己,骂骂那个时代而已。但不想起,或选择性忘记,不代表可以幸免,也不代表心中没有愧意。 我只在书里或是电视里了解过那动荡十年带来的浩劫,不是物质的,而是思想的、观念的、信仰的、美好的,一次彻底的颠覆。 那段狂热喧闹的、肆意而为的、瞠目结舌的过去,搅拌着青年人过剩的荷尔蒙和满腔热血与满腹忠诚,今天看,好像是一出热热闹闹的滑稽戏。年轻人,高喊着忠贞的口号,正义凛然地叫嚣着批判着,其实不过是”大半个世纪到处都在讲人坏话,背地的,公开的,就这样成长和世故起来。” 这本书里, 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曼,她的成长让我心疼。她善良软弱的父亲,即使在选择离世的时候,也是等待她的母亲完全舍了他,心里的苦淡了才离开。母亲带她改嫁,就像“大小一对无壳蜗牛,爬进弄堂,在何厅长坚实的硬壳里寄生。”她本是掌上明珠,短短时间,变成了讨人嫌的拖油瓶,她惊慌失措,在这个家里,冷冰冰的地方,她是唯一一个多余的人,能做的就是懂事或是讨好。她敏感、胆怯、慌张,小小的孩子,越发紧缩成小小的一团,希望不被人看见,也就不被人烦厌。她一年年的长大,每一年都像扒了一层皮,直到长出了一个野草般的自己。 可是人缺少什么,就会越渴求什么。她羡慕生病假装生病,希望体会被人呵护照顾捧在手心里的幸福。她被刘峰挺身而出过,就能识得他的善良,也最珍视他的善良。她的内心曾有很多种颜色与光彩,最后熔化成最丰富最复杂的黑色,黑得彻底,像一个黑洞,把她的骄傲她的眼泪吸食得一干二净。可是这样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自始至终,能懂得刘峰的善良,固守对他的感情。在每个人站起来指责嘲讽的时候,小小的身体里澎激着巨大的能量,执拗的与众人背道而行,她很看不上那些人的虚伪模样吧,连假装都不屑于假装。 刘峰,是作者笔下一个善良得难以置信的人物。合上书,我也在小小质疑着,这样的人是否真的存在。他的出现难道是为了显得其他人的市侩猥琐卑劣?他的出现是否只能在报告文学中才能读到?这样的人,在什么样的时代里,才会在活着的时候就被珍视? 作者笔下那些姑娘们,到了最后,并没有谁真的如意了,都活得暗淡和萎靡,“前头没有值得期盼的好事,身后也没有留下值得自豪的以往,就是无价值的流年,也所剩不多,明明破罐子,也破摔不起,摔了连破的都没了”。所以如果,当年丁丁选择了刘峰,没有喊出那个扭转人生的“救命”,两人是否能活出更好的人生?不,也许不会的。选择看起来是随机的,但实际上,这些早已镌刻在性格中。我想即使再回到当初那个场景,丁丁还是会喊出救命,流年也还会是流年。 我喜欢书里这两段话: “谁不会有自我嫌恶自我憎恨的时候?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因为我们的卑琐自私,都是与生俱来,都被共同的人性弱点框定,我们恨,我们无奈,但我们又不得不跟自己和解,放过自己,我们无法惩罚自己,也没有宗教背景和境界想到“原罪”。而我们的丑恶一旦发生在刘峰身上,啊,他居然也包含着我们的不堪,标兵模范都挡不住他本性中的那个触摸,他也是我们!他是个伪装了的我们!好了,我们所有的自我嫌恶不必再忍受了,刘峰就是我们想臭骂抽打的自我,我们无法打自己,但我们可以打他,打得再痛也没关系。我们曾经一次次放过自己,饶了自己,现在不必了,所有自我饶恕累计、提炼、凝聚,对着刘峰,一个个拿着批判稿站立起来,那个坐在马扎上流泪流汗的矮个军人多么丑陋?我们舍不得惩罚自己,现在通过有严惩刘峰,跟自己摆平。人类就是这样平等的,人就是这样找到平衡的。” “一旦发现英雄也会落井,投石的人格外勇敢,人群会格外拥挤。我们高不了,我们要靠一个一直高的人低下去来拔高,要靠相互借胆来体味我们的高。我们那群可怜虫,十几二十岁,都缺乏做人的看家本领,只有在融为集体,相互借胆迫害一个人的时候,才觉得个人强大一点。” 无论是对于整个社会还是某个小群体,无论是往日还是当下,无论是线下还是网络社会,都能看到这样的现象并未消退或弱化。 特别是网络,连面对面的指责都不需要。那些聚众谩骂暴力攻击的后面,仍是那些缺乏做人看家本领的可怜虫。他们靠着批判让自己显得正义,靠着攻击显得自己强大一点。 可是, 善良的人,不应在死后才被纪念和歌颂。 而一代人,用青春换回来的教训,也应得到我们更多的思考和反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书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