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重读完第二卷

z
2018-04-08 00:50:23

在我也略略因普鲁斯特关于那群少女的论述而感到有些怀疑自己将对他这种抽丝剥茧般的描述(其实这也只是一种表象)发生审美疲劳的时候,终于在大段大段的描述之后,迎来了呼应性/总结性的小包袱。是的,从那一句“自从这些少女的话语在某种程度上向我指明了观察她们的脸的方式以来,......”开始,我知道,普鲁斯特的阶段性渔猎开始收网了,之前对那些[表面的漫长]的怀疑(虽然漫长,但是也还是精彩不息)全部烟消云散,原来它们仍然可以据有“完善充盈精致(有的十分有趣)的论据”这样的身份。

鉴于附录提供的这一内容:【1916年,普鲁斯特在写给他的出版商加斯东·伽利玛的一封信中,对《去斯万家那边》之后各卷作品的主要内容进行了这样的描述:“题目(《在少女花影下》)是临时的。我不太喜欢。但是如果后面有太多的所多玛与蛾摩拉,那么在开始时,在底部安置这块布满鲜花的基座,以使上面有些骇人的两层楼坐落在正常的东西上,并冠之以完全是纯洁的和哲学的最后一卷(《寻回的时光》),应该不错。”】我可以继续幸福地期待了。

阅读之时,不时必需感叹这份人心/思想之幽深多么瑰丽,却又使我们如此孤独而相互隔离。对于这部较为幽深细致的作品,我想其

...
显示全文

在我也略略因普鲁斯特关于那群少女的论述而感到有些怀疑自己将对他这种抽丝剥茧般的描述(其实这也只是一种表象)发生审美疲劳的时候,终于在大段大段的描述之后,迎来了呼应性/总结性的小包袱。是的,从那一句“自从这些少女的话语在某种程度上向我指明了观察她们的脸的方式以来,......”开始,我知道,普鲁斯特的阶段性渔猎开始收网了,之前对那些[表面的漫长]的怀疑(虽然漫长,但是也还是精彩不息)全部烟消云散,原来它们仍然可以据有“完善充盈精致(有的十分有趣)的论据”这样的身份。

鉴于附录提供的这一内容:【1916年,普鲁斯特在写给他的出版商加斯东·伽利玛的一封信中,对《去斯万家那边》之后各卷作品的主要内容进行了这样的描述:“题目(《在少女花影下》)是临时的。我不太喜欢。但是如果后面有太多的所多玛与蛾摩拉,那么在开始时,在底部安置这块布满鲜花的基座,以使上面有些骇人的两层楼坐落在正常的东西上,并冠之以完全是纯洁的和哲学的最后一卷(《寻回的时光》),应该不错。”】我可以继续幸福地期待了。

阅读之时,不时必需感叹这份人心/思想之幽深多么瑰丽,却又使我们如此孤独而相互隔离。对于这部较为幽深细致的作品,我想其实只是稍微认真用心一点点的阅读才不致让我们对它产生自大的误解和误判。

另外一个小碎片:

其实感觉不论是第一卷还是第二卷,普鲁斯特对布洛克同学的讽刺性描述都承包了作品的主要笑点。反思过如果自己在生活中遇见布洛克这样的家伙,那一定是觉得讨厌而要避而远之的。但普鲁斯特就能把他刻画得如此真实,却同时只是有趣逗笑,而消解了我本来会有的厌恶。普鲁斯特的讽刺里因为加入了小小几乎可爱但实在坦诚确实的戏谑而也就同时包含了谅解,我想这大概才是最棒的讽刺,因为很多时候讽刺者所站立的那个制高点可能是不存在的,而普鲁斯特可能不仅想到了,也可能确实是谦逊善良地这么认为吧。关于这一块碎片,留待自己更了解普鲁斯特本身之后再确认或修正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少女花影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少女花影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