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的变与不变

大象
2018-04-07 23:53:58

投资是认知的红利,看待世界的方式决定了投资风格的差异,你很难对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下注。

看看巴菲特和索罗斯这两位投资大师的经历和风格的差异,就非常有趣。一位赌不变,在波诡云谲的世界,稳如磐石;一位赌变化,痴迷于“混乱”,喜欢在盛衰序列中发掘机会。这两种风格的背后,是两位投资大师对世界的看法的不同,巴菲特相信自省审慎的力量终将战胜市场的无常;索罗斯则认为人类的认知是有缺陷的,理性并不可靠。

巴菲特的投资则是保守的、耐心的,为一个心仪的投资标的,甚至可以等上十几年,就为了市场先生犯错的那一刻;他谨守原则,从不逾越能力圈。1998年股东年会上,巴菲特被问及是否考虑过在未来某个时候投资于科技公司时回答:“这也许很不幸,但答案是不。我很崇拜安迪格鲁夫和比尔盖茨,我也希望能通过投资于他们将这种崇拜转化为行动。但到涉及微软和英特尔股票,我不知道10年后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要是知道我会死在哪里就好啦,那我将永远不去那个地方。”这句经常被芒格用来念叨的谚语,几乎就涵盖了巴菲特投资思想的精华。因为认知是有缺陷的,理性是有限的,而人性的弱点是虚幻的东西更能带来幸福感,所以,审慎就是一种

...
显示全文

投资是认知的红利,看待世界的方式决定了投资风格的差异,你很难对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下注。

看看巴菲特和索罗斯这两位投资大师的经历和风格的差异,就非常有趣。一位赌不变,在波诡云谲的世界,稳如磐石;一位赌变化,痴迷于“混乱”,喜欢在盛衰序列中发掘机会。这两种风格的背后,是两位投资大师对世界的看法的不同,巴菲特相信自省审慎的力量终将战胜市场的无常;索罗斯则认为人类的认知是有缺陷的,理性并不可靠。

巴菲特的投资则是保守的、耐心的,为一个心仪的投资标的,甚至可以等上十几年,就为了市场先生犯错的那一刻;他谨守原则,从不逾越能力圈。1998年股东年会上,巴菲特被问及是否考虑过在未来某个时候投资于科技公司时回答:“这也许很不幸,但答案是不。我很崇拜安迪格鲁夫和比尔盖茨,我也希望能通过投资于他们将这种崇拜转化为行动。但到涉及微软和英特尔股票,我不知道10年后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要是知道我会死在哪里就好啦,那我将永远不去那个地方。”这句经常被芒格用来念叨的谚语,几乎就涵盖了巴菲特投资思想的精华。因为认知是有缺陷的,理性是有限的,而人性的弱点是虚幻的东西更能带来幸福感,所以,审慎就是一种美德,就是一种智慧。也只有从这个角度,才能理解”成功投资是小心谋划、专注行事的副产品“这句话的含义。

索罗斯的投资是进攻性的,有宏大的构思,有步步为营的策略。同样对人性缺陷有清晰的洞察,但索罗斯采取的是利用这种缺陷,打击它,操纵它,并获得收益。他的这种看起来缺少悲悯心的手法,也让他常常陷入毁誉参半的境地。但这个世界固然需要巴菲特这样的隐修的智者,也需要索罗斯这样霹雳手段的批判者。

1、出身:巴菲特出身于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一个中西部城市,人口不到40万。巴菲特的家庭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中西部殷实之家,爷爷开杂货铺,父亲是律师,后来做了国会议员。巴菲特从小木讷不善言辞,还专门上过演讲培训班,但在投资商天赋异禀,11岁就购买了股票。从宾夕法尼亚大学退学后,转读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本杰明格雷厄姆,成为格雷厄姆最得意的门生。巴菲特1956年以10.5万美元起步,到2008年以620亿元个人资产成为世界首富。

索罗斯也同样出生于1930年,家乡是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1944年匈牙利遭受纳粹统治,作为犹太人的索罗斯一家颠沛流离,为躲避种族清洗,最多时曾有11个藏身之处,通常好几个星期躲在朋友家的阁楼或地下室里,父亲达瓦提还买通非犹太裔的政府官员收养索罗斯为继子,并改名雅诺什基斯。1947年索罗斯离开匈牙利辗转来到英国,就读于伦敦政经学院,师从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开放社会理论的创立者。其时,伦敦政经学院是保守主义思想的大本营,奥派经济学大师哈耶克也任教于此。波普尔的开放社会理论和哈耶克的主观主义经济学对索罗斯影响巨大。虽然索罗斯一直以卡尔波普尔的学生自居,但波普尔本人对他印象不深。

2、性格:不同的出身背景,导致两人性格迥异。巴菲特保守、木讷,即使在投资上获得巨大成功以后,也被人称为奥马哈的乡巴佬,只是到后期,特别是在妻子苏珊和《华盛顿邮报》创始人凯瑟琳格雷厄姆的帮助之下才越来越风趣和自信。

索罗斯是个冒险家,这种性格显然和他早年的经历有很大关系,甚至也是遗传自他的父亲达瓦提。在匈牙利内战期间,为躲避战乱达瓦提逃亡到俄罗斯,在西伯利亚度过三年,并顺利归来,而纳粹大屠杀期间的惊险经历更加强了他的这种性格,后来在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索罗斯甚至认为“躲避纳粹是我一生中最激动人心的事情,就好像在完警察与小偷的游戏,非常刺激。”很显然,相对于巴菲特的中西部人性格,索罗斯更加激进,更喜爱和擅长在风险中把握机会,事实上他也做到了。从1969年创立双鹰基金开始,到2000年,基金的年化收益率达到惊人的32%,总获利3365%。

3、投资哲学:

巴菲特自称他的投资思想是85%的本格雷厄姆+15%的费雪。本格雷厄姆被称为价值投资之父,他认为企业的内在价值是投资的前提,投资是要在市场上发现被人们低估的股票,购买股票就是购买企业的一部分,股票的价格受喜怒无常的市场先生的摆布,短期来看股票是一张晴雨表,长期来看是一部称重机。格雷厄姆既是一位伟大的学者,也是一位投资高手,用自己的拣烟蒂理论投资股票市场,并获益颇丰,格雷厄姆认为那些被市场低估的股票就像被人们扔掉的尚未燃烧殆尽的烟蒂一样,聪明的投资者善于发现它们,并捡起来来美美的吸上一口。

在认识另一位同样来自奥马哈的投资家芒格之后,巴菲特从芒格身上吸收了费雪的投资思想,开始关注企业的成长性,关注企业家的价值,投资盖可保险和运通公司是这种转变的开始,巴菲特自己也承认,“如果没有芒格,我会比现在穷很多。”

索罗斯的投资思想受卡尔波普尔和奥地利学派主观主义经济学的影响。卡尔波普尔是欧洲实证主义和历史主义思想坚定的批判者,他认为理性的批判是科学的标准,也是社会进步的尺度,所谓理性的批判,首先是证伪、试错,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假设与猜测。波普尔的批判理性主义是不完全的理性主义,他不认为理性能够解释包括理论自身在内的一切现象。这一观点和奥地利学派对古典经济学的批判遥相呼应,尤其是对完全市场假说和市场均衡的理论。索罗斯关于市场非均衡性的看法就源自与此。“我认为理解事情的主要观点就是明白不完全理解在塑造事件本身时的作用。传统经济学是基于均衡理论的,供求相等。但是,一旦你意识到不完全理解的重要性,你会发现实际上我们面对的是不均衡。”关于人的理性的缺陷,他认为“未来的发展是由现在的期望所形成的。参与者的认知有其内在的缺陷,而有缺陷的认知和事情的实际进展是有双向联系的,这就导致了两者之间缺乏一致性。我称这个双向关系为“反身性”。“当事情包含思考的参与者时,主题就不再仅限于事实了,主题也包括了参与者的认知。因果链不是直接从事实到事实,而是从事实到认知,再到事实。”

同时,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也是奥地利学派的人的行动理论在金融市场的反映,这也索罗斯始终无法得到主流学术界认可的原因,就像他自嘲的,“我是一个失败的哲学家”,因为米塞斯和哈耶克已经把人的行为导致的市场不确定性阐述得无比充分:每一个行动个体本身就是市场的一部分,而每个人的欲望和资源又大相径庭,没有人可以完全掌握市场的信息,这就像量子力学中粒子的位子和速度不能同时确定一样的道理。市场就像一个充满空气的气球,在空气释放的过程中,会在空中乱飞,但是它究竟会飞向何处,即以什么样的运动轨迹飞行,却是我们不能掌握的。因为我们不知道气球中每一个分子的确切位置,我们只知道它的形状、体积、压力、温度,却不知道它内部分子的分布情况。

索罗斯的牛逼之处在于,他善于捕捉非均衡状况下稍纵即逝的机会,他最感兴趣的是极速变化的市场环境中,一旦参与者的认知跟不上事态的发展,他就可以通过提前预判进行正反向的操作,1992年对英镑的成功阻击是他最得意的杰作。他把这种认知和现实之间差距巨大、市场失控的状态,称为金融市场中盛衰序列,他的信条是:洞悉混乱,你就可能变得富有。

4、影响:

巴菲特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投资者,不仅在于他60多年来稳定的投资业绩和积累的巨大财富,更重要的是向这个社会传递了一种朴素恒久的价值观的力量。如果说索罗斯让人们看到了这个世界变化中的机会,看到理性的缺陷所带来的机会,那么,巴菲特让我们明白理性、审慎和道德的力量,某种程度上是更加持久和巨大的力量。

这么说并不意味着索罗斯是不道德的,就像给他自己说的:“我依旧承认自己是一个自私、贪婪的人。我没有要故作圣人。我有非常好的胃口,我把自己放第一位。”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人性。重要的是他在投资事业上的成就以及对慈善的贡献。而巴菲特,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一个圣人,是人类正向价直观的守护者。

2008年之前的索罗斯是他成就和名望的巅峰,这之后,他的主要精力花在旨在帮助东欧和欧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中,每年都会拿出他当年收益的一半做慈善,这个金额达到每年3-5亿美元,虽然,仍然被外界所关注,江湖也一直有关于他的传说,但其影响力显然大不如前了。

索罗斯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自小,他就有救世主的幻想,希望自己是某种神灵,或者是一个像凯恩斯那样的经济改革家,甚至是像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就算在金融市场获得巨大成功以后,他仍然希望人们把他看做是哲学家、人道主义者,至少是一个慈善家。虽然一生致力于追求财富,在他的办公室的墙上贴着一条醒目的标语:“我生来一贫如洗,但绝不能死时仍旧贫困潦倒”,但他更感兴趣的是如何花钱。

喜欢他的人对他崇拜至极,厌恶他的人则把他视为金融市场邪恶的炼金术士,一个冷酷的投机者。但是,即便在英国,这个曾经因为索罗斯的阻击而让人均损失25美元的国家,人们对他的态度仍然是友善的,因为是他让人们看到了市场和政府的愚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索罗斯传(白金珍藏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索罗斯传(白金珍藏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