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理想所需的笔记

Jencese
2018-04-07 23:25:18

原文:人类骨子里具备编织神话的才能。这种才能让人们贪婪地在那些出类拔萃的人物的生涯中捕捉各种让人惊讶或者令人迷惑的事件,杜撰出传奇,随后发疯般地深信不疑。 原文:空有义愤填膺的道德感,却没有力量严惩罪犯,总是令人非常压抑的事情 原文:我要是十八岁,会学得更快一些。 原文:完成这一使命需要女人的脾气,能同一件事情唠叨三遍,而且热情不 原文:人对同胞认可的渴望是如此强烈,害怕同胞们的舆论过于猛烈,结果反把敌人引入了自家的大门。它于是不停地监视着,格外警惕地维护它主人的利益,人群里谁胆敢有一点溜走的念头,都会立即被消灭干净。它会迫使个人把社会的利益放在前面。它是把个人拴在全体上的一根扯不断的链条。一个人一味说服自己种种利益要比自身更重大,为这些利益肝脑涂地,甘心让自己做奴隶主的奴隶,让奴隶主坐上荣誉的宝座。最终,如同一个廷臣讨好那根搁在他肩上的御杖一样,他对自己良心的这种及时反应深以为傲。随后,他对那些不承认御杖威风凛凛的人,便会用再恶毒不过的言辞进行攻击。 原文:心是一个人的卫士,人类社会制定出来的各种准则都要由它亲自来监督执行。它是我们心中的警察,随时在监视我们,让我们不要触犯

...
显示全文

原文:人类骨子里具备编织神话的才能。这种才能让人们贪婪地在那些出类拔萃的人物的生涯中捕捉各种让人惊讶或者令人迷惑的事件,杜撰出传奇,随后发疯般地深信不疑。 原文:空有义愤填膺的道德感,却没有力量严惩罪犯,总是令人非常压抑的事情 原文:我要是十八岁,会学得更快一些。 原文:完成这一使命需要女人的脾气,能同一件事情唠叨三遍,而且热情不 原文:人对同胞认可的渴望是如此强烈,害怕同胞们的舆论过于猛烈,结果反把敌人引入了自家的大门。它于是不停地监视着,格外警惕地维护它主人的利益,人群里谁胆敢有一点溜走的念头,都会立即被消灭干净。它会迫使个人把社会的利益放在前面。它是把个人拴在全体上的一根扯不断的链条。一个人一味说服自己种种利益要比自身更重大,为这些利益肝脑涂地,甘心让自己做奴隶主的奴隶,让奴隶主坐上荣誉的宝座。最终,如同一个廷臣讨好那根搁在他肩上的御杖一样,他对自己良心的这种及时反应深以为傲。随后,他对那些不承认御杖威风凛凛的人,便会用再恶毒不过的言辞进行攻击。 原文:心是一个人的卫士,人类社会制定出来的各种准则都要由它亲自来监督执行。它是我们心中的警察,随时在监视我们,让我们不要触犯法律 原文:我过去认为她爱丈夫,只不过是女人对关爱和舒适做出的反应,多数女人都把这种反应当作爱情了 原文:女人对爱她而她不再爱的男人异常残酷,世上没有比这更狠的残酷 原文:德克·斯特罗伊夫内心具有罗密欧的激情,却生就一副托比·培尔契的貌相;他具备仁慈和宽厚的本质,却总是把事情搞砸;他能真正领略到美的东西,但这种本领一旦付诸实践却只能创造出平庸的物件;他有特别细腻的感情,外表却粗俗不堪;他处理别人的事情头头是道,轮到自己的事情则一塌糊涂。造化在创造这种人时,把那么多矛盾的元素都捏在了一起,却让他直面这大千世界令人迷惑的冷酷无情,这是开了一个多么残忍的玩笑啊。 原文:只要我经常能够让你有机会开开心,你是永远不会真的不喜欢我的。” 原文:他所说的话,确有一种令人讨厌的真实性,而我性格上的另一个毛病是我喜欢有人作陪,不管他们多么缺德,只要能和我旗鼓相当地较劲就行 原文:我不需要爱情,我没有时间谈情说爱,那是软弱的表现。我是个男人,有时候我需要女人。当满足了情欲时,我就准备干别的事情了。我无法克服我的欲望,但是我憎恨欲望。欲望把我的灵魂囚禁起来。我期盼着有一天我可以摆脱掉所有欲望,让自己毫无羁绊地创作。因为女人除了谈情说爱,什么事情都干不成,所以她们把爱情看得无比重要,简直到了可笑的地步 原文:一个女人一旦爱上你,除非她掌控了你的灵魂,否则她 就不会满足。因为她是弱者,她便有强烈的统治欲,只有统治了你,她才会感到满意。她脑力很有限,对她无法掌握的抽象东西深为恼火。她满脑子都是物质的东西,对理想只有妒忌。男人的灵魂漫游于宇宙最遥远的地域,女人却热衷于把男人的灵魂囚禁在家庭收支账簿的小圈子里 原文:也许,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因为人们尊重我们的意见,倍加重视我们对他们的影响力,我们不喜欢那些我们无法施加影响的人。我认为这才是人类自尊溃烂得最厉害的伤口 原文:一个人的作品最能反映他是什么样的人。在人与人的交往中,他只给你看他希望这个世界接受的表面印象,你只有通过参考细节和那些他不自知的在脸上稍纵即逝的表情才能真正了解他,因为那些小动作是无意识的。有时候,人们把面具佩戴得天衣无缝,连他们自己都以为成了和面具一样的人了。但是,在他的书里或者画里,那个真实的人把自己毫无防范地交了出来。他做张做智只能暴露他的空虚。板条涂了油漆充作铁器,刮掉漆皮还只是板条。装出来的特殊个性难以隐藏平庸的头脑。在眼光锐利的观察者眼里,没有谁能生产一件最无心而为的作品,他的灵魂必定会随之暴露最隐蔽的秘密。 原文:我们可怜地想把心里的珍宝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能力接受。于是我们只好孤独地前行,肩并着肩,却不能在一起。我们无法了解我们的同胞,同胞也无法了解我们。 原文:我觉得你像那种永不停歇的香客,走向一座也许根本不存在的神坛。我不知道你瞄准的是什么样莫测高深的涅槃。你自己知道吗?你寻求的也许是真理和自由,你一时间以为你可以摆脱爱情。我想你疲惫的灵魂也许想在女人的酥胸里寻求休憩,而当你找不到休憩时你就憎恨她了。你对她毫无怜悯之情,因为你也不怜悯自己。你因恐惧而杀了她,因为你在勉强摆脱了的危险面前瑟瑟发抖。 原文:布兰奇看出来斯特里克兰德除了偶尔瞬间爆发的激情,他一直保持高高在上的态度,这时候,她心头一定充满了惊愕,而且就是在那些激情的时刻,我估计布兰奇也意识到她不是一个具体的人,只是他获得快感的工具。斯特里克兰德依然是一个陌生人,她使出一切 原文:怜的手段,试图把他牢牢地捆绑在自己身上。她努力用舒适网罗他,却发现舒适对斯特里克兰德来说什么都不是。她不辞辛苦为他买来他喜欢吃的东西,他却吃不出来嘴里是什么食物。她害怕让他一个人待着。她用心良苦地劝说他,在他的激情处于蛰伏状态时,她想方设法去逗弄它,这样至少能幻想把他紧紧搂在怀里 原文:只有一小部分男人把爱情看作世上最重要的东西,而且他们都是些非常不招人待见的人,即便是能把爱情看作天大地大事情的女人,也对这些男人看不上眼。她们会被这样的男人奉承,被撩拨得春心萌动,但还是会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他们是一些可怜的东西 原文:作为情人,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是,女人一天到晚都能谈情说爱,而男人只在某些时刻应付一下。 原文:对斯特里克兰德来说,性欲只占很小的位置,并不重要,还会让他厌恶。他的灵魂瞄准了别的东西。他有强烈的激情,偶尔性欲会抓住他的肉体,逼迫他纵欲一场,不过他憎恨这种掠夺了他镇定的本能。 原文:他对那些让多数人的生活高雅和美丽的东西毫不在乎,对金钱漠然视之。他对成名毫不关心。我们大多数人都经不住诱惑,为了和这个世界和睦相处而做出让步,你却不能因为他抗拒这种诱惑而赞扬他,对他而言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诱惑,他脑子里压根没想过去妥协。他生活在巴黎,却比底比斯沙漠里的隐士还孤独。他对同胞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他们别打扰他。他追求目的一心一意,为了达到目的他不只愿意牺牲自己——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一点——而且不惜牺牲别人。他属于自己的幻境。 原文:我忘了谁建议过,为了让灵魂受益,每天应该做两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说这话的是一个富有智慧的人,我把这句格言谨记在心,遵照行事,因此每天我醒来起床,每天上床睡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