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白发苍苍时,依然不舍天真

盛夏光年
2018-04-07 22:13:40

最近很喜欢看奇葩大会,把最新的看完,又去翻完第一季,其中很吸引我的一点,就是看那些“不普通”的人分享他们的人生经历。他们既让我看到比剧本都还紧张刺激的世界,也让我意识到——哦,原来他们也是普通人。

每天在手术台上“穿针引线”的医生是普通人,在非洲草原上与猎豹惺惺相惜的动物保护者是普通人,拍纪录片的导演是普通人,获得世界冠军的顶尖运动员也是普通人……而回到这本书上,作家,好作家,大作家,老作家,也是普通人。

这些曾经踏入另一个我们所向往的领域的人,在面对他们的日常生活时所表现出的与常人相同的地方,恰恰是最动人的地方。

印象深刻的是,张先生讲他年轻时,每次完成一个作品,就会特别激动地穿过沙丘穿过坟地,在月光下赶路,怀揣着刚写成的稿子,奔向那个住在河对岸的文学伙伴。那种少年对文学对自己笔下诞生的作品所怀揣的巨大热情,透过平淡无奇的描述扑面而来。

一直以来,我总觉得“作家”,尤其是有一大堆奖项头衔的大作家,就像小时候故事里的“先驱者”,每天坐在一张大桌子前,握着笔奋笔疾书,书稿就像流水一样,唰唰唰地被产生出来。

实际上,我们一次次

...
显示全文

最近很喜欢看奇葩大会,把最新的看完,又去翻完第一季,其中很吸引我的一点,就是看那些“不普通”的人分享他们的人生经历。他们既让我看到比剧本都还紧张刺激的世界,也让我意识到——哦,原来他们也是普通人。

每天在手术台上“穿针引线”的医生是普通人,在非洲草原上与猎豹惺惺相惜的动物保护者是普通人,拍纪录片的导演是普通人,获得世界冠军的顶尖运动员也是普通人……而回到这本书上,作家,好作家,大作家,老作家,也是普通人。

这些曾经踏入另一个我们所向往的领域的人,在面对他们的日常生活时所表现出的与常人相同的地方,恰恰是最动人的地方。

印象深刻的是,张先生讲他年轻时,每次完成一个作品,就会特别激动地穿过沙丘穿过坟地,在月光下赶路,怀揣着刚写成的稿子,奔向那个住在河对岸的文学伙伴。那种少年对文学对自己笔下诞生的作品所怀揣的巨大热情,透过平淡无奇的描述扑面而来。

一直以来,我总觉得“作家”,尤其是有一大堆奖项头衔的大作家,就像小时候故事里的“先驱者”,每天坐在一张大桌子前,握着笔奋笔疾书,书稿就像流水一样,唰唰唰地被产生出来。

实际上,我们一次次地被几百页的轻薄纸张欺骗,很容易忘记我们用短暂时间读过的一本小书或者一个故事,背后可能是一位作家十年来不断的打磨、润色。就像张先生说他开始写《你在高原》的时候,还很年轻,最后写了二十二年。二十二年是什么概念呢?如果他动笔的时候有个孩子刚刚诞生,那么作品完成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经历过婴儿、童年、少年,成为一个结束大学学业,离开象牙塔跃跃欲试的青年。

当然了,除了一字一句的艰辛,一位作家能数十年笔耕不辍,必然还会有一种支持他不断创作的精神内核。这个内核,可能是养育他成长的故土,可能是对理想的向往,可能是他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张先生说,杰出的写作者都希望自己一生都是一个诗人,到了八十岁的时候,依然还要保持天真烂漫的天性。这也许正好也能解释为什么他一直都没有离开儿童文学的世界,因为那里正好需要不舍天真的大人。这也恰好是宫崎骏的动画为什么总是让不动声色的大人悄悄地变得热泪盈眶。

一个作家的世界很大,住着文学,住着语言,住着自己,住着相遇的人们,住着世界。当一个作家谈论他作品的时候,他其实就是在像人们解读着他对文学、语言、自己、遇见的人、看到的世界对这一切的看法和观点。

就算没有读过他的作品,仍然能在这些包罗万象的文字中,找到星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边兔子有所思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边兔子有所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