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9分

呼兰县,我童年的记忆

傃 吢
2018-04-07 18:01:47

我自幼由爷爷奶奶带大,奶奶老家是呼兰河县的。记得奶奶是年纪小的时候不甘心在家种地,割麦子,怕虫子,随同村来城里的马车,跑到城里自己独立,找工作,学习,后来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同样优秀的爷爷,成家立业,有后来还不错的生活。我刚有记忆的时候随奶奶回呼兰县,探望太姥太姥爷,那里也有我生活的影子,泥瓦房,墙上胡满报纸,前后院,跑上一段距离,就到了另一个亲戚家里。土路面,好坎坷,灰尘又大,个人家的猪狗都是自己在路上溜达的,见到猪,当时是怕的,感觉又丑又吓人,撒腿就跑,见到的狗都是不能用“萌”来形容的,而且你怕又不能跑,它会追你,只能一旁祈祷着,它看不到你。家家的伙食基本上是大碴粥,小米饭,烀土豆沾大酱,只有我在那里挑食,小米饭是一口都吃不下去,只能跑到条件好一点的舅爷家里,央求着,蒸一锅白米饭,最好的伙食就是舅奶用大铁锅烙的糖饼,糖又多,围着锅边,趁热啃着,特别香甜,冬天的时候全家人动手,包出几麻袋的豆包,蒸熟冻在外面,每次饿的叫,姨奶就叫我出去掏个豆包啃,说实话,不好吃,只能啃个窟窿,把豆馅掏吃了,豆包皮偷偷扔掉。但我一点也不排斥留在那里,家家人都是很质朴,热情,孩子多我的玩伴多,那里并没

...
显示全文

我自幼由爷爷奶奶带大,奶奶老家是呼兰河县的。记得奶奶是年纪小的时候不甘心在家种地,割麦子,怕虫子,随同村来城里的马车,跑到城里自己独立,找工作,学习,后来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同样优秀的爷爷,成家立业,有后来还不错的生活。我刚有记忆的时候随奶奶回呼兰县,探望太姥太姥爷,那里也有我生活的影子,泥瓦房,墙上胡满报纸,前后院,跑上一段距离,就到了另一个亲戚家里。土路面,好坎坷,灰尘又大,个人家的猪狗都是自己在路上溜达的,见到猪,当时是怕的,感觉又丑又吓人,撒腿就跑,见到的狗都是不能用“萌”来形容的,而且你怕又不能跑,它会追你,只能一旁祈祷着,它看不到你。家家的伙食基本上是大碴粥,小米饭,烀土豆沾大酱,只有我在那里挑食,小米饭是一口都吃不下去,只能跑到条件好一点的舅爷家里,央求着,蒸一锅白米饭,最好的伙食就是舅奶用大铁锅烙的糖饼,糖又多,围着锅边,趁热啃着,特别香甜,冬天的时候全家人动手,包出几麻袋的豆包,蒸熟冻在外面,每次饿的叫,姨奶就叫我出去掏个豆包啃,说实话,不好吃,只能啃个窟窿,把豆馅掏吃了,豆包皮偷偷扔掉。但我一点也不排斥留在那里,家家人都是很质朴,热情,孩子多我的玩伴多,那里并没有玩具,但他们都有动手制作的能力,玉米秸秆能插出手枪,小狗,草绳编的蚂蚱。每天满大街东跑西跑的,还挺开心的,还可以坐马车。大人们没事也会唠家常,也会迷信,哪家孩子有癫痫,不请大夫,各种偏方的往小孩子身上用,神叨的。小孩子没有零食和糖吃,奶奶每次领我回去都是大包小包吃的穿的往回带,家里的亲戚见我们特别开心,嫁到屯子外的小姑们,那都是必须回来看奶奶的。等离开的时候,又万般不舍,把舍不得吃攒下来的鸡蛋都要煮好给奶奶带上,自己家做的粉条,挑好的也给带上。往返几年我长大了,奶奶也变老了,太姥太姥爷不在很多年了,农村的生活也大不一样了,交通便利了,通讯也方便,可奶奶身体也不好了,再也没有力气回去了,却掂心着,失落着,过去盼着奶奶回去的姨妈舅爷家的姑姑们,叔叔们没有了往日的热情,少了许多慰问,也再没有千里迢迢赶来看望奶奶的。从前在我记忆中好大好大的家族,如今都想不起来谁是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