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山河 旧山河 8.1分

暂时无标题

长绿毛的水怪
2018-04-07 看过

例行摘记

一个人从很年轻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这种能力很是让我嫉妒。

唐,张干,左臂刺的是“生不怕京兆尹”,右臂刺的是“死不畏阎罗王”

腹诽 唐甄 李贽

又想起李贽的一段话——与本文主旨无关,却既然想起,便舍不得不引用一下。他说从前自己的脑子省着不用,“所谓矮子观场,随人说妍,和声而已。是余五十以前真一犬也,因前犬吠影,亦随而吠之,若问以吠声之故,正好哑然自笑也已”。这话可以拿来自诫至老。

许多文人,没了正统的出身之路,颇有牢骚,但和清代的同行相比,这些人可谓身在福中不知福。读书无用,难道不强过读书有罪?

别忘了,孟子书中的民,只能集体地做两件事,一个是等“若大旱之望云霓”;一个是列队欢迎,“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屈原倒是秉道直行,行到了汨罗江里。

个人一旦以制度为对手,从事功上说,是一定失败的。

社会的任何进步,都是由不求成功的人推动的。

蜂堆蚊聚

士风之变,两汉昂扬,魏晋消沉。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与其责人,不如责己。

(嵇康之死)这是一种人格对另一种人格的怨恨。还是宁可相濡以沫,怕就怕别人游于江湖,把他剩在涸泽里。

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不是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能力。

最近经常下笔一千六百言,离题三万二千里,这是要向读者道歉的。

朱燮(xie)元

风俗依旧,人伦依旧,豆腐也还是原来的味道。

武人出门带枪,文人上街带刀(我以为是带笔),家家门前,都恨不得挖个壕沟;上有横行之势,下有横眉之人,公战和私斗,全不可分,打人必打脸,骂人必揭短,随便找出四五个陌生人,至少有两个,彼此不共戴天,话要说死,事要做彻,君子无量,丈夫有毒。一言不合,咬牙瞪眼;一事不合,磨刀擦剑;一人犯错,万人喊杀;你视我如无物,我视你如寇仇。(没错,是有点鲁迅的口气了,哈哈,过瘾)

人的一般立场,或容易被知识改变,最核心的那部分,却很难触动。

坑儒易,埋葬思想难。压迫本身便是一种记录,证明曾有异端。正如孟子力拒许行,许行的观点竟赖《孟子》以传。

如击壤老人所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怪不得朱天心少年写《击壤歌》,典故在此)

葛洪没有推演,直接跳到君权上,缺少逻辑力量。这是中国古典思想家的特点。

生无栋宇,死无殡葬,川无舟缉,陆无车马

(嵇康)不是愤世嫉俗,是本来不在意世俗,不是狂者,是狷者。

人们甘为天平犬,用王夫之的话说,只知“求食,求匹偶,求安居”

别有怀抱 敞裘风雨,疲马关山

当年一通起誓的书生,有多少翩翩刷羽,徒巢新树,剩下几个冥顽的人,也只有骂的力气了,故国衣冠,过去耸动群情,现在只惹人笑,以为小丑;使酒骂座,过去无人敢忤,现在连请也不请你了。回眼一看,当年灯下,几人还在,果然事异人非,身心俱枯槁亦。

往来凭吊的,把江岸踏平,特别是未仕的士子,去官的官员,羁旅的旅人,胸怀大志的志士,不杀伯仁的仁人,或失意而后,或得意之前,国而将去不去,家之半出半入。于是一临清江,浪浪沾襟,乃知与屈老先生志同道合,命兼运齐,纵非灵均转世,也是三闾托身,免不了要作两首哀远的诗,赋一篇伤近的文,方才转悲为喜,怀金而去。

李斯是被归于法家的,其实他也何尝不是一位图穷匕见的儒者。

这些不同体系里的巨人,在古史的迷雾中露出头颅,各有各的笑容。我猜想,先民最重要的事情,一个是打猎,一个是生小先民,再一个就是讲故事了。

黄帝的子孙,只好再一次卧薪尝胆,啃噬手指,等待复兴的机会。

(司马迁)一肚皮的不合时宜。

清人涨潮说,胸中小不平,可以酒消之,世间大不平,非剑不能消之。《知其不可而想之》

至于魏忠贤,便没有他,东林也会找出另一个来,以自圆其说,以自济其乏,以自解其无聊。

出东门,不顾归。来入门,怅欲悲。盎中无斗米 储,还视架上无悬衣。拔剑东门去

铸不必欧冶干将,饰不必玉环金错,利不必断犀截鸿。

多半他喜欢堕落的生活,甚至觉得物质的堕落,是对精神桎梏的一种反抗呢。

老人家也重丧葬,也谈一点鬼神,那只是对习俗的让步,而非哲学立场。孔子对死亡的哲学立场,隐藏的如此之深,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怀疑,他究竟有没有这样一种立场。幽冥永隔,死生在孔子那里是悬而未决的,而他的后学如此之懒,这个问题就一直那么悬着。

儒家对于生死的讨论,止于死前的瞬间,无论是成仁还是取义,都把死亡当作价值问题来处理。他们喜欢谈论的是不朽,这不朽并不涉及灵魂,只是声名的不朽。

我会想,诸葛亮不计成败地北伐,一大原因,是要回避皇帝刘禅。

建兴五年三月,诸葛亮进驻汉中。从此,到七年后病逝五丈原,他再也没有回过成都。

刘邦去咸阳公干,看始皇的排场,说:“大丈夫当如此也。”项羽看到始皇南巡的威风,对他的叔叔项梁说:“彼可取而代也。”陈胜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实在是帝制时代的最强音。

自古以来,无论是制度还是人性,我们并不缺少恶,缺的只是实现。

没有原则的人群最容易驱使为恶,用利益,用危险,用激情,用随便什么东西。

足够让人既悲且笑了。 貌勇实怯

因为南宋,虽然颟顸,毕竟高明于后来的一些朝代。

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铤而走险者,也不都有什么异谋。绝望已经是足够的力量。

弦诵之声洋溢江浦,十分动人。

法和儒,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如何管理民众,使之为国家所用,一个要临之以威,一个要贿之以仁。

都说山涛识量高迈,洒脱旷远。外不殊俗而内不失正。浑金璞玉。

拥挤于道路两旁,骂声如沸,无从强压。

不是不能够举出些好宦官的例子,但有一个这样的例子,就有一百个反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旧山河的更多书评

推荐旧山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