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话抒真情,便是最好的文艺

塑塑orz
2018-04-07 看过

与嬉笑怒骂的哥哥鲁迅先生不同,周作人似乎一直以“冲淡平和”、“与世无争”的形象在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而《自己的园地》却让我见识了一个与以往刻板形象不同的,作为文艺批评家的凌厉的周作人。尽管作者本人极力隐藏自己批评家的棱角,但旧序中“批评是主观的欣赏不是客观的检察,是抒情的散文不是盛气的指摘”一句,已将其写作的目的暴露无遗。

“自己的园地”指“文艺”,无论是种果蔬,种药材,抑或是蔷薇地丁,在周作人看来,“只要本了他个人的自觉,在他认定的不论大小的地面上,用了力量去耕种,便都是尽了他的天职了”。周作人认为,“有益社会并非著者的义务,只因他是这样想,要这样说,这才是一切文艺存在的根据”,故文艺创作者无需将“载道”作为己任。在当时充分强调文艺创作的社会功能的时代背景下,周作人却充分尊重文艺创作者的个性表达。无论是否感染大多数人,无论是否符合社会发展的主旋律,只要是真实纯粹的作品,便是具有文艺价值的。

《自己的园地》中对于文艺创作者情感的抒发有着明确的界定。《诗的效用》中指出,诗的创作是近似于性欲一般生理上的需要的一种非意识的冲动,”个人将所感受的表现出来,即是达到了目的,有了他的效用”,这种情感的抒发带有某种不受控制的本能性。以这一观点为基础,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周作人文艺思想当中对于各色文艺创作的包容与豁达。首先是宽容“文艺上的异物”,指出文艺作品应当用科学和艺术两种截然不同的眼光分别看待;接下来鼓励情诗的创作,支持在情的分限之内一切情感的表达;同时对强权之于文艺的粗暴干涉予以斥责,“倘若用了什么名义,强迫人牺牲了个性去侍奉白痴的社会,——美其名曰迎合社会心理,——那简直与借了伦常之名强人忠君,借了国家之名强人战争一样的不合理了”。

周作人的观点在当时收到了很多批评家的诟病,但其对于现代文学框架的奠定所做出的贡献却影响至深。时至今日,先生已经离开我们半个世纪,而我们却始终未能解开文艺创作上的桎梏。一味迎合大众心理的作品频频跻身书店的畅销榜,港台的文艺作品屡屡遭到封杀……或许,要做到真正的宽容,还需要一种植根于心底的文化自信。这种文化自信包括尊重个性的综合的国民性,而又不至于让这份尊重变为一种多事的帮助;包括容纳文艺的外缘,同时坚定地守住本性,而不至于一碰到外来文化便生发出一种本能的不安全感。文艺好比一颗稻或麦的种子,应当让其在自然的养护下生根发芽,任其自由生长,开花结果,创造出属于它自己的园地。

2018年4月1日

t.onSubmit(e.to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自己的园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己的园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