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与刀 菊与刀 8.2分

矛盾的国度

空灵的然然
2018-04-07 15:46:00

日本的国土面积只有37.79万平方公里,比云南省还要小,但是在二战中,这个小国却给亚洲各国带来了沉重的灾难。不曾有哪个国家能够带给我们如此复杂的情绪。走进日本,一面是以古都京都为代表的传统文化。京都纵横交错的斑驳小路上,每个石块仿佛都在讲述着古老的故事,具有年代感的百年老店隐藏在一条条古旧的小路边,这些店铺具有上百年历史的也不再少数。

另一面就是东京为代表的现代工业。东京是日本的经济中心,拥有闻名的京滨叶工业区,主要工业有钢铁、化工、精密仪器、电子产品等。在“东京心脏”之称的银座地区,更是购物天堂。日本是亚洲最发达的国家,却也是传统文化保留最好的国家。日本人一方面礼仪著称,另一方面,却在二战中犯下了滔天罪行。这样一个古老而又现代的国家,为什么会给我们带来如此矛盾的观念呢?也许下面的这本书会带给我们一个答案。

《菊与刀》是美国著名的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在1944受美国政府之托,写就的一本经典巨著。这本书对日本人进行了深刻而又细微的分析,而且指导了美国战后对日本的管理和改造。即使过去了70多年,经典的意义就在于这本书在今天依然能够带给我们了解日本的方法与思考。

鲁思·本尼迪克特是著名的人类学家,她的研究以开放的思想为基础,又能够在细节之处发现问题的所在,《菊与刀》这本书仅仅通过作者与日本人交流、查资料、观看影像资料而完成, 由此可见作者深厚的学术功底和严谨的思维方法。

《菊与刀》这本书围绕着日本社会的社会结构和伦理准则,深刻而详细的叙述了日本社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我们看来如此矛盾之处。

一、日本社会的等级制

1、日本从有历史以来就维持着等级制。

2、在等级制下保持着各个阶层的“各安其分”。

3、即使是在“明治维新”这一重大的历史改革浪潮中,等级制的观念也丝毫没有被动摇。

4、各个阶层维持着“各安其分”,但是也允许反抗非法侵犯。各个阶层维持了各自的生活与尊严,所以人们也就顺从于等级制。

二、日本社会的伦理原则

1、日本是建立在“耻文化”基础上的。按照作者鲁思·本尼迪克特关于“耻文化”与“罪文化”的不同,日本人在生活更多的是“受到社会外部力量的强力制约”。如果认为遭受耻辱,必须洗刷污名,必要时会报复对方,或者自己自杀,也许这就是日本始终存在着高自杀率的原因。

2、日本人不轻易“承恩”。“恩”在日语中就是承受的重担、债务和重负。所以,贸然帮助别人不仅不会带来感谢,反而会带来反感。

3、义理这个词是日本独有的关于道德体系的重要内容,且“难以承受”。义理分为两类。一类作者称之为“欠社会的义理”,字面翻译就是“报答义理”,即向周围人报恩的义务;另一类称之为“欠名誉的义理”,大体上类似于德国人的“荣誉”,即保持名誉不受任何玷污的责任。

义理必须回报,如果逾期,还会像利息一样增长,义理这个概念,可以参考西方人对于借债还账的概念。日本人的终极目标是博取普遍尊敬的名誉。在实现这个目标的前提下,可以适当的改变方法,如果失败,则转变态度,开始新的尝试。

4、日本对于道德和自我约束要求极其严格,但是却不禁私欲。称这些私欲为人之常情。

三、特殊的养成方式

基于耻文化为基调,同时耻辱感也是日本人生活中的重要方面,在自我修养方面,主要来自与两个方面:一类是培养能力,另一类是作者称之为的“圆熟”。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人对于孩子的特殊教育。婴孩时期受到的嘲弄,是很多日本成年人害怕受到嘲笑和轻蔑的根源。而且在童年时期必须养成一种习惯,即获得同伴们的认同,也就是得到外面世界的认同。

日本是我们的邻国,可是日本人确实如此的陌生,如此的矛盾。借用作者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观点:“日本人好斗而温和,自尊自傲而又彬彬有礼,勇敢而又怯懦,保守而又欢迎革新。他们十分介意别人对自己行为的看法,但当别人对其劣迹毫无所知时,又怡然自得。”战后的日本创造了经济上的辉煌,却始终无法摆脱二战时的罪孽,直到今天,参拜着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的问题,依然引起了邻国的愤怒,日本人对于战争的反思远远没有达到像德国一样的程度。也许只有当他们真正感觉到只有对战争有了最深刻的忏悔,才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菊与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菊与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