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问人为什么爱猫

猫大婶
2018-04-07 15:22:35

这是一本企图严肃正经、却始终没能遮住星星眼的书。所有爱猫的人都能从中获得大量信息、释放数不尽的脑洞,不爱猫的那些……恐怕只会一脸懵圈地问“真的吗可能吗至于吗”——话又说回来,世上真有不爱猫的吗?

记得有人说过,“人之所以撸猫,是为了享受爱抚狮子的乐趣”,大概是这样的吧,《人类吸猫小史》开篇就讲了人和猫科动物的渊源:在遥远的原始人时期,我们便为大型猫科动物,如剑齿虎等提供食物(即人类本身),而它们则向我们敞开了一扇饕餮之门,据说最早的人类是不会吃肉的(我们是从果树上下来的么),恰是由于剑齿虎剩下了部分猎物、让我们的祖先尝了鲜,这才开启了我们的欲望之路——要吃肉就要打猎,要打猎就要有工具,比如延长手臂的“投石器”,而制造工具是人类进化的最重要前提——于是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猫科动物帮忙打开了人类的智慧天窗,它们不仅是我们的饮食导师、也是我们的智慧之神(雅典娜静静地听我扯淡)。

印象里,猫被当作宠物、伙伴甚至神,是从古埃及文明开始的。以前一直以为,那是由于尼罗河起落规律、人们生活安逸,有闲情逸致来观察和宠爱这种神秘狡猾的动物,可看了《人类吸猫小史》才知道,原来早在两河文明时期,那

...
显示全文

这是一本企图严肃正经、却始终没能遮住星星眼的书。所有爱猫的人都能从中获得大量信息、释放数不尽的脑洞,不爱猫的那些……恐怕只会一脸懵圈地问“真的吗可能吗至于吗”——话又说回来,世上真有不爱猫的吗?

记得有人说过,“人之所以撸猫,是为了享受爱抚狮子的乐趣”,大概是这样的吧,《人类吸猫小史》开篇就讲了人和猫科动物的渊源:在遥远的原始人时期,我们便为大型猫科动物,如剑齿虎等提供食物(即人类本身),而它们则向我们敞开了一扇饕餮之门,据说最早的人类是不会吃肉的(我们是从果树上下来的么),恰是由于剑齿虎剩下了部分猎物、让我们的祖先尝了鲜,这才开启了我们的欲望之路——要吃肉就要打猎,要打猎就要有工具,比如延长手臂的“投石器”,而制造工具是人类进化的最重要前提——于是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猫科动物帮忙打开了人类的智慧天窗,它们不仅是我们的饮食导师、也是我们的智慧之神(雅典娜静静地听我扯淡)。

印象里,猫被当作宠物、伙伴甚至神,是从古埃及文明开始的。以前一直以为,那是由于尼罗河起落规律、人们生活安逸,有闲情逸致来观察和宠爱这种神秘狡猾的动物,可看了《人类吸猫小史》才知道,原来早在两河文明时期,那个人们经常遭受自然不测、战乱打击又率先进入文明的两河流域,那些被历史学家推测多半属于悲观、深沉、需要秩序的当地人,已经抢先一步开始与猫共处,只不过那时猫和现在住在城郊的野生小动物,如浣熊、狐狸等差不多,都是偷偷潜入群落附近,打扫一些剩下的残羹冷炙——看到这里,爱猫的人就难免会大开脑洞,既然都是一样的偷吃,为什么只有猫后来成了我们“强制宠爱”的动物,而浣熊和狐狸等却被丢置一旁了呢?

毕竟,按照作者的逻辑,猫这种生物从没给人类带来过什么显性的好处,和狗比起来,猫始终不受控制、不服管教、对人爱理不理,从基因带来的能力么,捕鼠算一个,但因为鼠的繁殖能力、猫在这项工作上的成绩并不怎么突出,同时猫一边做人类的宠物,一边又要捕鼠,很多时候它竟成了鼠疫等疾病的重要传播途径之一,而那只能在猫体内繁衍后代的弓形虫就更可怕了:作者举出了许多例子,一步步将我们往一个令人发指的结论上引,那就是弓形虫不仅很难消灭,能够致死婴,入侵人类各大器官,毁坏人的免疫系统,侵蚀人的大脑,还有可能导致诸如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

不仅如此,作者还自带BGM地说:有证据表明,弓形虫会将猩猩变得不怕狮子,将它顺利地送到狮子嘴里。他甚至怀疑自己那么爱猫、不怕各种猫科动物,是不是因为已经染了弓形虫病!

哈,这个作者啊!总爱找各种理由来逃避人迷恋猫的情感,因为他是科学家,相信的是数据、证据和客观事实,同时又拗不过“就是爱猫”的心,怎么办呢?就不停找辙:先是用外形来解释人类为何迷恋猫,说猫有一张人类婴儿般的脸,这会导致“怜幼触发特质”,这种说法倒是可以说明为什么我们的祖先不那么喜欢浣熊和狐狸,大概是看不上长着尖嘴的脸,但又如何解释某些压根讨厌婴孩的人类也迷恋猫呢?他想不出来,就掏出了“弓形虫”这个可怕的例子。

不过,作为一个喜欢较劲的读者,我很想反驳这一说法,而且是用他给出的证据来反驳:

首先,他说弓形虫会入侵大脑,携带弓形虫的人多数会丧失恐惧感,变得大胆好斗,又说科学家考察木乃伊发现,古埃及就有人携带弓形虫,而弓形虫可以靠水传播,古埃及人基本上共用一条母亲河,所以……按这种说法,古埃及人应该是古代文明中最骁勇善战的,最难抵御和攻克的,事实上他们之所以保留了很长时间的文明,多是由于地理位置因素,而且中王国后便不停遭遇入侵,喜克索斯人、赫梯人、亚述人、波斯人(自此古埃及文明终结)到后面的亚历山大、凯撒,古埃及的短暂外拓和长久抵抗,基本次次都以失败告终,倒是爱狗的罗马人,战斗力和战斗理念都像吃了灵丹妙药一样,不知他们体内有没有更多的弓形虫呢,哈;

另外,古埃及人的记史能力很强,但在其历史中,记录先王事迹和祭祀问题的多,记录战士勇敢程度的少(到底有没有??),所以弓形虫能诱导人类“无畏”,我并不十分相信;

最后,作者说有证据表明弓形虫能损害人类大脑,众所周知,精神分裂等精神类疾病的问题也出在人的大脑,我想现今人类对脑的认识和理解尚处在基础阶段,只清楚一些大的功能分区和反应,是不是从容易致病的位置上,来解释弓形虫病与精神类疾病的病情表现一致性,更合适一些呢?如果一个区域是最为敏感和薄弱的,那么外界诱因和刺激都容易从这开始腐蚀,这所产生的效果相似,也很正常不是?

所以,人类爱猫是人类自己的事,十之八九跟上述理由不搭边,而且作者也承认,猫始终没有那么在意过人,它们生存能力极强,又有强悍的繁殖能力,对环境的适应性好,处于食物链顶端……这些藏在远古基因里的密码始终保留在它们体内,多年以来人类在驯化和饲养动物方面成绩卓越,很多生物,比如猪牛羊马甚至是狗,都在性状上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更加适应人类社会,而到了猫这里,除了“跟随”人类到了世界各地、在各经纬度生根发芽外,它们无论从外表还是习性,基本都没有太大变化,据说是脑变小了,而宠物的脑都会变小——这里,我也忽然有一个脑洞:不知这种变小是因为长久不必自主捕猎、不需要那么多脑细胞,还是为了忍受人类,最好还是“傻”点好?

在漫长岁月里,猫主动为人类做出的改变少之又少,非要强制它们改变,只能适得其反:作者举了个例子,就是工业革命后的城市进程时期,有大量的猫跟随主人搬进了楼房,然后它们就患上了“潘多拉综合征”,后来经过很多研究才发现,这是因为它们无法飞快适应巴掌大小的屋子,没有自我空间,拥挤嘈杂、没有自尊,从这个角度看,猫确实有令人拍手称快的优点,那就是“诚实”——猫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都是诚实的,而人类与其相比,则适应性有点太强了。

这大概也是人类永远无法理解猫、一厢情愿地爱着猫,猫也总是对人若即若离的原因吧。

想来我也遇到过一只患有“潘多拉综合征”的猫,当时太小,并不知道。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姥姥陆续养过不少猫,有些死了、有些送人了,这只患有“潘多拉综合征”的猫就是在来家里不久便送人了的。

它是只母猫,和另一只同样黑底白花的公猫是亲兄妹,俩人被送到姥姥身边后,整天醒了就吃、吃完就跳上窗台互撕,咬得胡子都掉了,母猫基本打不过公猫,姥姥说公猫灵巧聪明,会用猫砂,可母猫无论怎么打骂,都到处拉尿,最后迫不得已,把它送给了乡下亲戚。

听说它一到乡下就什么毛病都没了,成了周围最受欢迎的小猫。我当时以为是那里天地广阔、不必非得在家尿尿,今天看了这书才明白:尿与不尿,并不单纯是生理问题,更重要的是那母猫心里,有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说起来,我最初并不十分喜欢猫,在我一两岁、不会说话的时候,看见猫,心里怕得很,大人留我在屋子里,猫稍一动弹、有走过来的意思,我就嗷嗷直叫,后来又长了两岁,才观察着、慢慢喜欢上了猫。

我为什么会变呢?大概是因为,猫让我像个人,而非一个主人——

我想爱猫的人,或许大多如此吧:也不用非得问为什么,就连这《人类吸猫小史》的作者自己也说,对于人心来讲,很多事并不总是那么有逻辑的。

14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人类“吸猫”小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吸猫”小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