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清泉自在怀——读《我活得任性,所以我也喜欢你任性》

望月听雪
2018-04-07 13:34:06

文/望月听雪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空山新雨,明月皎皎,泉流涧石,竹林喧响,莲叶轻摇,渔舟唱晚,“皎皎明月从松隙间洒下清光,清清泉水在山石上淙淙淌流。”

因自小熟读王维的这首《山居秋暝》,为其中唯美的意境所打动,长大后始终执着亲历此间风物的贾平凹,将一腔“明月清泉自在怀”的情绪抒发得辗转深情,落笔那一卷散文,文采斐然,情怀深邃高远。“真正进入了人生的生存程序,才知道青年时代‘明月松间照’式的超脱,只不过是少年时代‘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浮雕和顺延。”

“王维的人生态度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放弃,也便才有他‘息阴无恶木,饮水必清源’的高洁情怀,也便有了他哲悟金铂般的千古名篇!”“明月松间照,照一片娴静淡泊寄寓我无所栖息的灵魂;清泉石上流,流一江春水细流淘洗我劳累庸碌之身躯。”

苏豆芽文艺范儿气息浓郁的笔墨之间,博览群书的踪迹随处可寻,这篇贾平凹的小文精髓亦在生活琐碎的浅谈之中隐隐泛出其灼灼光华,所谓“得也罢,失也罢,要紧的是心间那一泓清潭里不能没有月辉。”

生于东北的豆芽儿,大学时代横跨了一整个中华南北大地,来到了风光旖旎的春城昆明,数万里之遥的求学之路,“支离东北风尘际,漂泊西南天地间。三峡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春城并未留住不安分的豆芽,大学毕业后不久绝然抛却旧识,只身来到了帝都北京,成为了北漂一族,离乡背井,人地生疏。然而却在这里收获了人生挚爱,在无数次分分合合之间终于领悟到了柴米油盐的淡泊人生。“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矢志不渝地要过一种看书写字的清贫生活。

字里行间看不到亘古不变的炎黄子孙那荣归故里、衣锦还乡的思乡情节,一颗拳拳游子之心,带着华夏之地何处不是故土的执着,以及由骨子里往外透出的对千古帝都的向往,油然而发,安之若素,守在这个喧嚣而有着千年历史沉淀的城市的某条胡同里,“风轻云淡,岁月安好。”

“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年轻时候从来没觉得这会有多难,后来才知道,人生在这十年里,是极速被压缩的自我,又重新找回来。这很艰难,那些用轻松语调说出的故事,故意逗你发笑,可你看了哭了别怪我就好。”苏豆芽来到北京,投递简历,茫茫人海中开始了自己在帝都的生活,当走进电话中苏先生所说的安定门花园胡同,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工作氛围使其安定了下来。自然而然,他们成为同事,写字楼的方寸之地,日复一日的异乡工作生活,竟然成为了他们感情的基石。曾经有过的分歧,无数次的争吵离合,成为平淡生活中的添加剂,终于在历经十年的漫长岁月里修成正果,携手未来。两人亦在爱情和婚姻中逐渐成长起来,成为适合对方的那一个人,成为相依相偎共度余生的神仙眷侣。十年犹待,人生只如初见,“世间最美,莫过爱情。”“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李叔同

在不时的忍俊不禁之中读完全卷,想起一首小诗,“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百花凋零,独有梅花独自迎风傲然盛开,明媚艳丽的景色占尽小园的风光。稀疏的影儿,横斜在清浅的水中,清幽的芬芳浮动在黄昏的月光之下。寒雀想飞落下来时,先羞涩地偷看梅花一眼;蝴蝶如果知道梅花的妍美,定会消魂失魄。清幽香逸的风姿,高洁幽香的品性,文人的笔墨间仿佛有挥之不去的灵动,幽香致远,宁静致远,心若止水,心灵放飞于水墨间,惬意悠闲,确实,终是得到了她想要的那份安然。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点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张晓风《一一风荷举》

静静新浪博客同文链接

金色琴弦微信公众号同文链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活得任性,所以我也喜欢你任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活得任性,所以我也喜欢你任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