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 宋史 7.7分

《宋史》中的“一人一事”

Ada
2018-04-07 13:08:33

一人,先来说一说陈桥兵变的赵匡胤。

赵匡胤算是官二代,后汉乾祐元年,赵匡胤应募从军,这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步,他的人生由此走上历史舞台。

曾读过知乎上李淼“带你看日本”专栏里的一篇文章《那些家里蹲的年轻人》,这些“家里蹲”当然不是指那些在家SOHO的、经济独立的自由职业者,而是那些“啃老”的死宅的无业游民。他们可能偶尔会出门去超市采购、买些杂志、去公园散散步,更有甚者一星期、一个月都不出家门,丝毫没有工作的意愿。

文章里提到一个匿名在2ch上的网友,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因最初没有收到心仪的offer,选择在家学习考公务员,然而因为在家的可支配时间都是自由的,所以他选择了看电视节目、看录像、上网跟人起口水战……一恍惚,四十年过去了。四十年的时间,他的人生就被简单的概括完了。

日本的“家里蹲”现象,看似与赵匡胤的“应募从军”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在世间万千现象、云泥之别之中,有时候只是一开始“做”与“不做”的区别。

当然了,去做就一定能做得好、建立丰功伟绩吗?未必。

赵匡胤给了我深思的第二个理由。那就是他做事很有计划性。

首先,他要

...
显示全文

一人,先来说一说陈桥兵变的赵匡胤。

赵匡胤算是官二代,后汉乾祐元年,赵匡胤应募从军,这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步,他的人生由此走上历史舞台。

曾读过知乎上李淼“带你看日本”专栏里的一篇文章《那些家里蹲的年轻人》,这些“家里蹲”当然不是指那些在家SOHO的、经济独立的自由职业者,而是那些“啃老”的死宅的无业游民。他们可能偶尔会出门去超市采购、买些杂志、去公园散散步,更有甚者一星期、一个月都不出家门,丝毫没有工作的意愿。

文章里提到一个匿名在2ch上的网友,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因最初没有收到心仪的offer,选择在家学习考公务员,然而因为在家的可支配时间都是自由的,所以他选择了看电视节目、看录像、上网跟人起口水战……一恍惚,四十年过去了。四十年的时间,他的人生就被简单的概括完了。

日本的“家里蹲”现象,看似与赵匡胤的“应募从军”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在世间万千现象、云泥之别之中,有时候只是一开始“做”与“不做”的区别。

当然了,去做就一定能做得好、建立丰功伟绩吗?未必。

赵匡胤给了我深思的第二个理由。那就是他做事很有计划性。

首先,他要集聚人才。有一句俗语:“一个人走得快,但一群人走的更远。”确实,如果你只想独善其身、闷声发点小财,一个人足够。但你若想成立更大的事业、发大财就必须俘获人心,将一群人集聚在自己周围。古往今来,成伟业者,莫不如此。从来不见谁依靠自己的力量就得到天下,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

在成为郭威下属后不久,一批投靠郭威的年轻军官结为“义社兄弟”,这是赵匡胤后来发动兵变代周建宋的基本力量之一。“义社兄弟”让赵匡胤找到了组织,组织的力量当然强于单干,用流行的话,叫做“人脉”。赵匡胤后来组建幕府,赵普、吕余庆、王仁瞻等都相继投入幕府,这些人都成为赵匡胤的心腹,赵普更是兵变建宋的主谋之一。

后来,赵匡胤一步步晋封到开国候,这时小皇帝即位,年仅七岁,“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开始了。此不可不谓是“计划周密”。

一开始赵匡胤谎报军情,称契丹与辽军入侵,内应次相王溥极力撺掇首相范质,派赵匡胤领精兵北上,这时赵匡胤兵权在握;同时将与赵匡胤名位相近而关系较疏的慕容延钊调离北上,并散布流言“将以出军之日策点检为天子”(请求在出军的时候,策划拥护点检[即殿前都点检赵匡胤]为皇帝),此是舆论基础也是陈桥驿兵变的借口。

正月初三,赵匡胤领大军到达陈桥驿,此时慕容延钊已渡过黄河北上,不在兵变现场。而京城里早就布满内应,随时等待兵变之后赵率军归来夺取政权。

次日清晨,将士们将事先准备好的黄袍披在赵匡胤身上,于是历史洪流的变向,滔滔不可阻挡了。

联想到岳飞,他一路北伐抗金,正在节节胜利的时候,宋高宗却下令班师回朝,岳飞遵令,不日回朝,于是功败垂成。不禁气愤痛惜岳飞的忠厚。一开始还在想如果这时候岳飞抗旨继续北伐,而这也正是民心所向,没准也跟赵匡胤一样“黄袍加身”呢,后来才明白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国君还健在,岳飞又刚打完仗,伤亡不少,又是忠厚良臣,没有内应,所以“黄袍加身”,永远只是读者的一厢情愿的幻想,归根结底,“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赵匡胤让我深思的第三点,便是他做事“守规矩”。“规矩”不是“潜规则”,“潜规则”更像是一些黑暗面的东西,而“规矩”则是一些必要的礼貌礼节,与人、成事之道。

赵匡胤控制京城以后,知道至关重要的是取得后周首相范质的支持。因其在从军之初,就看到郭威兵变之后因没有得到首相冯道的支持,没能代汉建周,不得已利用出兵之机发动了二次兵变。因此他在回朝之后就脱下黄袍,面对范质的质问,赵匡胤也只得假装呜咽流涕说,我搞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部下逼迫呀!旁边有军士举刀威胁范质,今天必须要立一个君主。范质不得不从。

于是赵匡胤正式成为宋太祖。这里的“规矩”,就是君臣之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伦理道德,已被刻入人心,贸然违背,在舆论上是立不住脚的,他还怎么得人心?顺理成章的号令天下?言不正则名不顺,不得到全天下的公认,他就还是乱臣贼子。

这让人想到曹操,196年,曹操挟持献帝。208年,任丞相,大权独揽。216年,献帝晋封曹操为魏王,设天子旌旗,出入称警跸(古代帝王出行时,于所经路有侍卫警戒,清道止行)此时就差一个天子称号了。但是曹操就是按兵不动。他知道政治斗争是一种艺术,讲究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不到火候不揭锅。

过早的轻举妄动是一种盲动,引而不发才是高手。“挟天子以令诸侯”是曹操政治上得意的一笔,这个“规矩”,曹操咬得很死。这一点,曹操与赵匡胤不谋而合,只是曹操将这个“规矩”演绎的更为出神入化。

诚然,世界是属于胸有城府的人的,而像我等蚁民,没有政治家的野心,保持真诚就足够了,因为“有些套路可以通往真诚,但真诚本身是通往一切的套路。”

一事,宋与金的交战。

自北宋末年到南宋,与金、元大大小小的战争中,有些统治者消极抗战、偏安一隅。他们本想用自己的委曲求全换来片刻安宁,殊不知政治从来都是血雨腥风、敌强我弱,敌弱我强,“一山不容二虎”,哪里会有真正的“和平”?毛主席在抗战时期提出的十六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驻我扰,敌疲我打”就很好的诠释了敌我双方永远是二元对立的关系。

徽宗、钦宗、高宗……这些皇帝们,丝毫不知想要立足自己的脚跟,靠的是自己的实力,而不是跟别人讨好求情。讨好别人总有讨好不到的时候,欲壑难填,有了一次退让,别人会要求第二次、第三次……直至灭亡方休。

请看:靖康元年正月,金军越城南侵,宋钦宗决意投降求和。这是首次退让求和。同年九月,金军再次南侵,顺利渡河南下,金军提出以黄河为界,钦宗随即同意,派人议和。不久金军再次兵临城下,终于北宋灭亡。

南宋,尤其高宗时期,也是一个敌人不断进攻,宋方不断退让乞和的过程。宋高宗即位之初,便摆出了一副向金摇尾乞怜的猥琐状态,奉表请和。建炎二年,金军南下,此时高宗已逃到扬州,建炎三年,金军继续南下,高宗逃到杭州。高宗一面南逃一面派人向金议和,狼狈姿态可见一斑。

可笑的是,岳飞上书请求抗金,竟然也以小臣越职被夺官放归田里。最让人痛心的便是“十二道诏令”追回岳飞,是时,金将们与岳飞交战后都感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假以时日,岳飞收复失地也是可能的。但是最终岳飞权衡再三,决定班师,收复大业,终于功败垂成。

奸相秦桧在世时,与高宗积极与金议和,秦桧死后,宋高宗仍然采取降金臣附的国策,但是金朝新统治者完颜亮则要消灭南宋,统一天下。“绍兴和议”乞求来的和平,最终被金军南侵的铁蹄所踏破。金的血盆大口终于张开,不知此时宋高宗有没有明白一点?

世间万事莫不如此。如果你想留住自己的尊严、价值、地位、财富、江山乃至友情、爱情,依靠的都是自己的实力,从没见过乞丐有依靠乞讨发家致富的。一味退让,而没有了底线,自己即受了委屈,也让对方看不起。

嘉定六年,金朝兵变,金帝被杀,是时南宋奏请停给金的岁币,当时被蒙古军打的狼狈逃窜的金宣宗,仍不将南宋放在眼里,不愿白白少收岁币。南宋在金的软弱形象,管窥一斑。

一部《宋史》,其他心得还有很多,诚如那句名言“读史使人明智”,所谓“太阳底下无新事”,我们的困惑与忧愁,彷徨与纠缠,其实只是在重复古人的轨迹罢了。

在千万人的故事中,你总会发现一些放之四海的行事、处世智慧,从而变得越来越理性。但是它带来的仅仅如此吗?不尽然。就如我在读到北宋中叶刘太后专政时期,刘氏将宫女李氏所生之子据为己有,想到《少年包青天》中有一节“狸猫换太子”便是据此演绎。

在早已匍匐于成人压力良久时,忽然想到年少时,守在电视机前看《少年包青天》的无忧无虑时光,岁月忽忽淹去,黯然无声,而回忆刹那温暖灼目,而这,都是阅读所赐予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宋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宋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