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琴抄 春琴抄 8.2分

雪中春来黄莺冻,正是双眼泪模糊。

陈茉不能说话
2018-04-07 看过

昨夜气温突降,下班前收到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薄薄的一本,展开来,却是古时大阪城华丽的画卷。盲女春琴貌美如花,性情乖戾,天赋禀异,四岁习舞,却因突发眼疾,转而专攻丝竹,终成一代琴师。而世代为仆的佐助,十三岁起便成为春琴的“牵手”,每日牵着春琴的手引领她前往检校处习琴。佐助对春琴无比倾心,从不敢怠慢,以至于春琴习琴时,佐助在屏风后细细聆听,日久也对音乐产生兴趣,存下钱来买了一部老旧的三味线。然而自己本是家仆,连习琴也只能在夜里躲在壁橱中偷偷进行。

壁橱中的黑暗,让佐助心安,仿佛如同主人春琴一般,看不到这个繁华世界,却能聆听内心的声音。

一想到小姐也是在这样的黑暗中弹着三味线时,便觉得自己也同样置身于黑暗世界是至高的快乐。

终有一日,佐助夜里偷偷习琴的事情败露,本想着会被掌柜训斥,却没想到春琴却说“且让他弹来听听。”自此之后,十一岁的春琴收十五岁的佐助为徒,教授琴艺,两人的因缘自此开始。而春琴的父母正盘算着让佐助入赘为婿,却遭到了春琴的断然拒绝。以至于两人生下一子,却都矢口否认,草草送人了事。春琴始终,都将佐助当作徒弟和仆人来看到,从不曾流露任何的爱意,教授琴艺的过程中更是不乏打骂,而佐助始终战战兢兢,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主人。后来春琴自立门户开班授课,也不在门人面前显露与佐助的爱意,直到春琴容貌被毁。

春琴乖戾的性格和奢侈的生活惹人眼红,身边还不乏有色狼频频骚扰,久而久之树敌颇多。终有一日,有人趁夜深人静,将滚水泼向春琴的脸。从此美貌不再。佐助在春琴被烫伤之后,自责不已,就当她正要拆除脸上的绷带之时,佐助自刺双眼,让自己成为盲人。他摸索着来到春琴床前,道“师父,我从今往后再也看不到你的脸了。”春琴答“你说的是真的吗?”疑问中透漏着喜悦。在春琴心中,自己的盲目和佐助的健全,是最大的隔阂,而如今佐助为了留住心中春琴昔日的容颜,不看到如今毁容的她,将自己的双眼刺瞎。两人终于在此刻进入了共同的世界,这个黑暗的世界,却有着彼此共同的光芒。

谷崎润一郎写到

过去虽然有由肉体交涉,心与心却被师徒关系的差别所隔开,这时才第一次感受到两人的心互相紧紧拥抱,彼此交流合而为一。

佐助现在才知道,失去了外界的眼力,取而代之竟打开了内界的眼力。

自此之后,春琴开始将技艺转化为创作,而佐助则接替春琴开始教学,最后荣升检校。春琴抱病期间,师徒二人常常互相牵着手,仰头望向天空,仔细聆听春莺和云雀的吟唱。春琴死后,佐助的琴艺日益精进,在演奏春琴创作的《春莺啭》时,仿佛四方百鸟来朝,春意盎然,爱人在花丛中欢笑。失去视觉的他,却拥有更加丰富的感知,人只要没有失去记忆,就能够梦见故人。就在这样温暖的梦里,佐助终身未娶,独自感知着春琴的存在,她的美貌和才艺,她的骄傲和野蛮,通通留存于他的心中。

看到佐助自刺双眼的那一刻,这部以旁人视角展开论述的小说达到了高潮。纵观全文,没有一句提到“我爱你”,却处处能见到佐助对春琴深刻的爱意,他是她于健全人世界的桥梁,却也因为这一隔阂,春琴始终不愿意下嫁,直到佐助也成为了盲人,春琴才改变她对佐助的态度。大抵盲人的世界,他们羞于谈爱,正如前些年看毕飞宇的《推拿》,写盲人之间的爱情,他们的爱激烈、绝望,情欲无处安放,却始终难以表达,只能够在同样盲目的对方身上,共处一样的世界,才能获得共情。正如佐助刺瞎双眼后,并没有感到痛苦,甚至感受到了幸福,“这个世界仿佛变成极乐净土了,好像只有我和师傅两个人一面活着一面住在莲台之上。”

作为健全人的我们,却常常被这声色犬马的世界所蒙蔽。纵是最亲近的人,也时常不能倾听对方的内心,不愿意倾听就算了,时不时还要加上污蔑和曲解。在这一点上,我们还远不如盲人。

想起一句歌词“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会在第一天就闭上眼,然后什么也看不见。”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春琴抄的更多书评

推荐春琴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