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岁的諦観

Maat
2018-04-07 看过

再读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諦観”是日语词汇,出自《挪威的森林》(下简称《挪》)日文版最终章。《漢字源》对“諦観”的一项解释是:“【佛语】悟到了真理”。这个词强调的是“感悟”的过程。而《挪》正是主人公亦或是作者参悟的过程。

上海译文出版社2007版译序部分,其中几段明确讲到作者的创作意图,大意是说想抓住青春的尾巴,为青春留下点什么。同版后记里村上提到,这本书有“极重的个人性质”,要把它“献给留在人世的几位朋友和离开人世的几位朋友”。作者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正好37岁,和小说开篇主人公渡边的年龄重合。这本书可以理解为村上对一去不复返的个人青春岁月的追忆和纪念。

村上37岁回首青春,他感悟到的青春是一场受难。并如实的写下了自己的真实体会,小说最大的成功正在于此——写实手法。全书围绕“我”身边的许多人都死了,他们在死亡中得到解脱,但“我”不是,比起死亡,“我”选择了生存,不管生存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选择承受。主人公始终是以casualty的姿态存在的,牛津字典对casualty的定义是:a person that suffers or a thing that is destroyed when sth else takes place(受伤的人或被摧毁的物,当一件事发生时),我们可以把这个词理解为“受难者”。作者在访谈中答读者问,为什么有这么多死亡?他解释这不是他选择的,成书使然。没有刻意回避,亦没有刻意安排。小说具有的现实意义是,让读者读出主人公活着的厚重感,活着的种种情绪一吐无遗,快乐的、难受的、伤感的、痛苦的,随着这些情绪的波动,读者感受到活生生的渡边,最后从渡边的情绪中“移情”到自己逝去的青春岁月,一千个读者有一千种共鸣,千千万万的感同身受成就了《挪》。如果说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主题是人生的虚无是无法承受的轻,那么《挪》恰恰从另一个视角写出了人生的减损和消耗是无法承受的重。米兰昆德拉是理性的、超脱的,村上是感性的、世俗的。

看一部作品,不光看它写出了什么,还要看它没写出什么。生存的厚重感,这是作者写出的。小说的结局,“我”在茫茫人海中迷失了自己的位置。如果青春是一场受难,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青春是否只是人生的缩影?“我”该何去何从?这是没写出的,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地方。

村上一直不被主流文学看好,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总是在为小我写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缺少对现世的悲悯,但我喜欢他这股子二流气。

摘抄一段最终章“我”在救赎之旅中的感悟,可以说是成书精髓

「どのような真理をもってして愛するものを亡くした哀しみを癒すことはできないのだった。どのような真理も、どのような誠実さも、どのような強さも、どのような優しさも、その哀しみを癒すことはできないのだ。我々はその哀しみを哀しみ抜いて、そこから何かを学び取ることしかできないし、そしてその学びとった何かも、次にやってくる予期せぬ哀しみに対しては何の役にも立たないのだ。」

“失去心爱之物的伤痛是所有真理都无法治愈的。所有的真理、所有的诚实、所有的坚强、所有的柔情都无法治愈。我们只能跨过伤痛,从中学到一些事,而这学来之事,面对不期而遇的下一次伤痛,毫无用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