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0分

加缪《局外人》中的默尔索,到底是不是佛系男?

V-南无朔
2018-04-06 看过

最近翻看加缪的《局外人》,总有种蜜汁亲切。因为主角默尔索这个人,简直比我本人还“佛系”。

那他到底是不是佛系男呢?

在这一点上,和教授产生了一些分歧。又把小说重看了之后,我坚定地认为:默尔索不但是佛系,还是那种铁血真佛系。

▲01. 默尔索具备佛系青年的行为方式▲

佛系是一种生活态度和方式,是一种有目的的主动放下,是一种怎么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活法。

在被机械高度异化的《局外人》里,事业、友谊、爱情对于佛系男默尔索来说,恰恰属于无关紧要又可主动放下的部分。“都行、可以、没关系”是他对话的惯用语,疏离更是他的社交常态。为不与人冲突而迎合,却绝不轻易让原则有所妥协。

老板要为默尔索升职,他嘴上说“好”,实际上心里觉得“怎样都行”;老板想听听他表决心的面子话,他就直言“生活是无法改变的,什么样的生活都一样”。

邻居要与默尔索交好,他心想“做不做他(雷蒙)的朋友,怎么都行”。

情人要和默尔索结婚,“怎么都行”,当情人追问是否爱她时,他又觉得“这种话毫无意义,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大概是不爱她”,但是“如果她想,我们可以结婚”。

在我们的世界里,人们信仰着必须信仰的上帝,遵守着必须遵守的规则,恋人相爱要说“我爱你”,好像不说就显得不够爱;见到别人要问好,好像不问就是对他不够尊重。人们设置许许多多的“必须”完成,以此达到某个虚无缥缈的共同心理期待。

佛系男默尔索,恰恰是对这些“必须”的彻底躺倒,没错,我知道你说的都对,而我看心情选择不去遵守。加缪把《局外人》的主题概括为一句话:“在我们的社会里,任何在母亲下葬时不哭的人都有被判死刑的危险。 ”这就意味着:任何一个违反社会约定俗成、违反社会“必须”的人,都必将受到唾弃。

一直以来,青年的人设大多是:奋发有为,上进,热血澎湃,青春洋溢。“佛系青年”就是对以上所有形容词的反叛,“佛系青年”就是这类会被唾弃的人。

故而,我也有些理解,为什么提到“佛系”一词,70后的教导主任总会蹙着眉头皱起鼻子,咬牙切齿。为什么刘同在某高校演讲时直言“我看到佛系就烦”了。社会管理者对这些“不听话的”个别,总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图自电影《1984》

▲02. 默尔索符合佛系青年的心理结构▲

自体心理学认为:一个健康的心灵,能够具有现实的抱负,持续追求这些抱负的动力及发展出的稳定的自尊。

对此,心理咨询专家罗文娟指出,发展出以上这些能力,至少满足两个需要,一是镜映自体客体需要,二是理想化自体客体需要。翻译成人话:一是对自己存在基本接纳,二是对自己的存在有着较明确的目标、价值和力量。

显然,对于佛系青年而言,做到第一点不是难事,谁还不是个独生子女了?谁还不是被惯着长大的?因而,佛系青年的优点是,他们对自己存在基本很接纳,对自己的体验、情感都能够接触。

默尔索也是如此,从小是家中独子,虽已经成年,但仍以孩子纯真的口吻称呼母亲为“妈妈”,在妈妈灵前抽烟喝牛奶咖啡,只是因为自己想。遇见有好感的女孩无所顾忌扭捏,直接下手为强。趴在窗户上,也会细腻的观察楼下的人来人往。

但在第二点上,以默尔索为代表的佛系青年都栽了。佛系青年对自己的界限划分的分明,对目标的塌陷太快。

大一的时候,周围很流行一句话:十年寒窗苦读,终于从城市考到乡村,进城高铁要坐半小时。一些同学不认为自己过去的付出特别值得。在当时,我的同桌是个很温婉的女生,她和我讲的最多的词却是“没意思”与“无望”,第二年,她便退学去生了宝宝。

而默尔索也曾经是个对生活充满兴趣的青年,“我上大学的时候,有过不少这一类的雄心壮志”,但是当现实让他不得不辍学时,他说“我很快就明白了,这一切实际上并不重要”。

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孤独的,有一种界限分明,以此来划分自己能与不能、想与不想。“佛系”就是“局外人”,就是确定自己的界限的清醒的理性。真佛系确定界限是以真实为标准,而假佛系则是以自己能否获利为标准。因而,我身边的大多数包括我在内的佛系青年,都是假佛系。达到理性这一步,只有真佛系才能做到

图自电影《1984》

▲03. 退出生活,默尔索是主动?还是被动?▲

“我要向你们要这个人的脑袋!”检察官在法庭上呐喊,诚然,默尔索的脑袋是被检察官要去了,法律判处他死刑,社会将他抛弃。看似所有外界因素都在逼迫他这个异数退出。

但实际上,面对这些逼迫,默尔索是有选择的

他明知道说假话可以免于一死,但他仍然坚决的拒绝律师的建议。“不能,因为这是假话”。

在生命最后时刻,神甫教他皈依上帝时,他宁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不和他们一起做戏,“无论如何,对于什么是我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我可能不是确有把握,但对于什么是我不感兴趣的事情,我是确有把握的。”

所有人都要他去死,他却庄重宣誓:“过去我曾经是幸福的,现在我仍然是幸福的,为了把一切都做得完善,为了是我感到不那么孤独,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天有很多人来观看,希望他们对我报以仇恨的呐喊。”

这时,难道不是他先一步主动抛弃了社会、抛弃了生活吗?他意识到真实的重要,他开始从普通的佛系群体中觉醒,成为一位殉道者。

你们愿意怎么样都行吧,这是他选的路,他会自己真实地走完。就算你们让他继续活着又能怎么样呢?未来的生活也并不会比他以往的生活更真实,就这样吧不陪你们玩了。

不再接受困扰,真实活着或死去,恕我直言,这才是真佛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