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0分

后局外人

多伦多假人
2018-04-06 23:24:24

高中读《局外人》,感觉加缪在写我。后来读加缪,读哲学,好像陷入一个软绵绵的深洞。一度向往车祸死。 2017年4月22日,作完如下总结(自我处刑),被人问道“我也是你小跟班之一吗”时又退缩了,我当然离不开爱,即使爱在我这儿会变得畸形。我害怕被离开,所以首先我要离开别人。为了把握主动权,我告诉他“从我身上剥离出来再融入其他人的东西可不是我啊”,那应该是我撒过最碧池的谎了,比故意说错性别或容器,还要过分。 ————————————————————— 二十年来我坚持不懈地吸引着我的小跟班。 一方一厢情愿,一方来者不拒——小跟班通常就是这样粘到我身边的。他们有些会不知疲倦地掏心掏肺,有些则是利益互补,这么称呼他们是因为我没有朋友的概念,而称其为空气或者研究对象又显得太敷衍了。 和最后的小跟班碰面时,他念着生活的琐碎、无聊的梦想,他的普通一股脑冲满了他的形象——以前不曾发现的,现在忽然明晰了——我虽然随性至极,但也是有讨厌的东西的:再没有什么能比普通更让人反感了。 他说:“你知道南康白起吗,那个“我等你到三十五岁”的故事……”他奕奕地重述了一遍别人告诉他的故事,夸赞忠诚的自杀者。最后他总结:“所以啊,痴

...
显示全文

高中读《局外人》,感觉加缪在写我。后来读加缪,读哲学,好像陷入一个软绵绵的深洞。一度向往车祸死。 2017年4月22日,作完如下总结(自我处刑),被人问道“我也是你小跟班之一吗”时又退缩了,我当然离不开爱,即使爱在我这儿会变得畸形。我害怕被离开,所以首先我要离开别人。为了把握主动权,我告诉他“从我身上剥离出来再融入其他人的东西可不是我啊”,那应该是我撒过最碧池的谎了,比故意说错性别或容器,还要过分。 ————————————————————— 二十年来我坚持不懈地吸引着我的小跟班。 一方一厢情愿,一方来者不拒——小跟班通常就是这样粘到我身边的。他们有些会不知疲倦地掏心掏肺,有些则是利益互补,这么称呼他们是因为我没有朋友的概念,而称其为空气或者研究对象又显得太敷衍了。 和最后的小跟班碰面时,他念着生活的琐碎、无聊的梦想,他的普通一股脑冲满了他的形象——以前不曾发现的,现在忽然明晰了——我虽然随性至极,但也是有讨厌的东西的:再没有什么能比普通更让人反感了。 他说:“你知道南康白起吗,那个“我等你到三十五岁”的故事……”他奕奕地重述了一遍别人告诉他的故事,夸赞忠诚的自杀者。最后他总结:“所以啊,痴情是会死的。” 不如直接说,爱是多余的,理解是以遗憾收尾的。这么说一定会很伤感情,因为他是在暗示我与他,主动对被动的折磨。要是我兴致勃勃说不定还会大肆嘲讽婚姻制度的美妙。为了避免尴尬,我装作听不懂,扭头望周围的建筑。大片大片的沉默和昏黄灯光融为一体,其实这样也很尴尬。 要是不再说点什么,我们的关系可能就到此为止了,于是我突然很想说话。但是又很口渴,口水在喉咙里转了一圈,想起他已留给我指纹,突然又没什么好说的了。 街道上一条又一条的影子交错,桥上恋人的木牌乒乒乓乓地闪动着。羞耻的茧慢慢被剥开了。 我甚至未曾向他展示我的指纹——也就是我的秘密,这并非我的不信任,而是我的无所谓。 所以再见,再见了。无声道别是最佳方式:不说话,不联系,时间就能变淡了。 我的小跟班们像上面这个小跟班一样陆续被我的讽刺和冷漠赶出了我的山洞,我变得虚弱,始终伴随我的是一本书——我叫它《小跟班指纹学》,我记录了二十年,每年添加新的指纹,但时至今日我也不敢保证我已据此透彻人类的本质。我记录了二十年这本书,各种手指摁下的黏腻纹路可以建造一座苦闷的迷宫:我所接触的仅是一隅,个体的指纹只是各自的存在本身。 二十年来我与世界的每个部分一一达成和谐,所谓和谐就是对立臻于完美,为了这样一个好笑的理由,我和我的隐忍努力维持悬空的自我平衡,已然精疲力竭。 可是我才二十岁,二十岁就空荡荡的,好像太早了一些。为了补充生命的意义,我决定暂时在山洞里生火,于是新的小跟班们举起他们充满热情的手指,温柔地进入。 —————————————————————

现在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相信并且期待。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