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生还 无人生还 8.6分

正义的前提是给生命一个救赎的机会

咳咳
2018-04-06 23:18:25

由故事结局所想到的

其实不是我想象中的侦探小说,环环相扣的推理被缜密铺设的悬疑替代了,读的时候更多的是感受气氛而非深陷逻辑,即便在有阳光的午后,也觉得后背发凉。

很佩服阿婆说故事的能力,没有刻意地去制造惊悚,大篇幅地进行心理及对话描写,平铺直叙的语言有时候就是最好的润色剂。

然而还是想说,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一本合格的推理小说。最后的解释多少是有些蹩脚的,更像是一种刻意的自圆其说。阿婆试着将那首童谣作为行文线索,然而除了制造恐怖外,感觉可能更更多是一个败笔。太明显的线索有时候会让读者不知所措。就像是进入了一个预设的圈套,在明知道结局的情况下只会努力把现实与预设做细致的比对,不可预知的意料之外削弱了,稍有出入便觉得这个圈套太过生硬。

先前有人将其划为社会派推理,从人性刻画的角度讲,确实如此。在压抑恐惧的孤岛上,人人视彼此为仇雠,互相猜忌甚至最后相互残杀,却又出于活命的本能矛盾地紧紧相依。然而从主题的角度讲,但凡这本书对社会正义有一丝一缕的牵涉,我都不愿意将本书归入社会派。原因很简单,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价值观。此前也曾义愤填膺,认为杀人偿

...
显示全文

由故事结局所想到的

其实不是我想象中的侦探小说,环环相扣的推理被缜密铺设的悬疑替代了,读的时候更多的是感受气氛而非深陷逻辑,即便在有阳光的午后,也觉得后背发凉。

很佩服阿婆说故事的能力,没有刻意地去制造惊悚,大篇幅地进行心理及对话描写,平铺直叙的语言有时候就是最好的润色剂。

然而还是想说,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一本合格的推理小说。最后的解释多少是有些蹩脚的,更像是一种刻意的自圆其说。阿婆试着将那首童谣作为行文线索,然而除了制造恐怖外,感觉可能更更多是一个败笔。太明显的线索有时候会让读者不知所措。就像是进入了一个预设的圈套,在明知道结局的情况下只会努力把现实与预设做细致的比对,不可预知的意料之外削弱了,稍有出入便觉得这个圈套太过生硬。

先前有人将其划为社会派推理,从人性刻画的角度讲,确实如此。在压抑恐惧的孤岛上,人人视彼此为仇雠,互相猜忌甚至最后相互残杀,却又出于活命的本能矛盾地紧紧相依。然而从主题的角度讲,但凡这本书对社会正义有一丝一缕的牵涉,我都不愿意将本书归入社会派。原因很简单,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价值观。此前也曾义愤填膺,认为杀人偿命罪有应得天经地义,将正义粗暴地解释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直至读到《看见》。有一章是“采访是病友间的相互探问”,以药家鑫案开篇。起初就觉得判处死刑情理之中意料之内,可是读到柴静讲药家鑫真正执行死刑时她自己心里的空落,我知道我错了。正义的前提是尊重每一条生命,不论过往,不计曾经。剥夺生命的意义可能大多数人都没有想清楚,就是一切都结束了,一切的发展,一切的可能,全都断了。可是如果只是死,结束有什么意义?暂不论罪大恶极不可饶恕,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对士兵岛上客人们的审判,涉及到法律的灰色地带。灰色地带的不明确很多时候是一种人性,世界上没有非黑即白的事物,不存在绝对的善恶。如果说法律能做些什么的话,也只是平衡规劝,越界的权力是对生命的漠视。

最后,我想借《看见》里的一段文字作结:“上世纪三十年代,吴经熊曾是上海特区法院的脘长,签署过不少死刑判决。他在自传中写道:‘我当法官时,常认真地履行我的职责,实际上我也是如此做的。但在我内心深处,潜伏着这么一种意识:我只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一个法官的角色。每当我判一个人死刑,都秘密地向他的灵魂祈求,要他原谅我这么做,我判他的刑只因为这是我的角色,而非因为这是我的意愿。我觉得像彼拉多一样,并且希望洗干净我的手,免得沾上人的血,尽管他也许有罪。唯有完人才够资格向罪人扔石头,但是,完人是没有的。’ 在这段话边上,学生时代的何帆给的批注是:‘伪善’。 如今,他拿出笔,划去那两个字,在旁边写上:‘人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人生还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人生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