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失明

颦儿的石榴籽
2018-04-06 22:11:06

终于读完萨拉马戈的《失明症漫记》,我在寒冷的下午沉沉睡起,又在噩梦中惊醒。彼时已入夜,把最近读过的书大致盘点了一下,忽然感受到整个世界一种无处可逃的失序与不安。

《失明症漫记》的故事始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怪异失明。一个司机在街头驾驶的时候忽然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好像在浓雾里,好像掉进了牛奶海里 ;可是,失明症不是这样的,那个人说,听说失明症看什么都是黑的;可是我看一切都是白的。”而这如坠雾中的失明症像瘟疫一样随着人们目光的接触而飞速传播。除了一位眼科医生的妻子之外,全世界无人幸免。瘟疫最开始的时候,当局试图控制局势,将所有已经失明和已经接触过失明患者的“感染人群”隔离进一处废弃的精神病院。医生的妻子为了和丈夫在一起而假装失明,一起被隔离,却成为盲人世界中唯一能够目睹一切的上帝之手。在精神病院,因为食物的缺乏和生活设施的不便,疾病、斗争、剥削、压迫、强奸、杀人都依次发生,“斗争差不多从来就是失明的一种形式”,被政府抛弃的失明症患者们将精神病院改造成了人间地狱。整个精神病院到处弥漫着死者的血腥气和粪便的腐臭。人性中那些被认为是天生的羞耻、同情、爱甚至嫉妒都统统荡然无存。一

...
显示全文

终于读完萨拉马戈的《失明症漫记》,我在寒冷的下午沉沉睡起,又在噩梦中惊醒。彼时已入夜,把最近读过的书大致盘点了一下,忽然感受到整个世界一种无处可逃的失序与不安。

《失明症漫记》的故事始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怪异失明。一个司机在街头驾驶的时候忽然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好像在浓雾里,好像掉进了牛奶海里 ;可是,失明症不是这样的,那个人说,听说失明症看什么都是黑的;可是我看一切都是白的。”而这如坠雾中的失明症像瘟疫一样随着人们目光的接触而飞速传播。除了一位眼科医生的妻子之外,全世界无人幸免。瘟疫最开始的时候,当局试图控制局势,将所有已经失明和已经接触过失明患者的“感染人群”隔离进一处废弃的精神病院。医生的妻子为了和丈夫在一起而假装失明,一起被隔离,却成为盲人世界中唯一能够目睹一切的上帝之手。在精神病院,因为食物的缺乏和生活设施的不便,疾病、斗争、剥削、压迫、强奸、杀人都依次发生,“斗争差不多从来就是失明的一种形式”,被政府抛弃的失明症患者们将精神病院改造成了人间地狱。整个精神病院到处弥漫着死者的血腥气和粪便的腐臭。人性中那些被认为是天生的羞耻、同情、爱甚至嫉妒都统统荡然无存。一天晚上当医生的妻子目睹自己失明的丈夫鬼使神差地爬到了一位风尘女子的床上时,她的心里只充满了悲哀。为了争抢食物,盲人们互相杀戮、抢劫,拥有枪支的人会到各个房间要求所有女性每晚服淫役以换取食物。当压迫愈演愈烈,被压迫者中上演了令人感动的团结和反抗。老者和女人带着剪刀和死亡的决心冲在前面,以一场大火结束了精神病院的一切。

“在我们被迫生活的这个地狱里,在我们自己把这个地狱变成的地狱中的地狱里,如果说廉耻二字还有一点意义的话,应当感谢那个有胆量进人鬣狗的巢穴杀死鬣狗的人;是这样,但廉耻不能当饭吃;不论你是何人,你说得对,总有人用恬不知耻填饱肚子,但我们呢,我们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这最后一点当之有愧的尊严,至少我们还能为得到属于我们的权利而斗争。”

当幸存的诸人以为地狱生活行将结束,终于逃离精神病院而回归日常生活时,却发现整个世界都已经失明,而外面的世界更加混乱。“但现在,让规矩见鬼去吧,谁也看不见我们。”“什么母子亲情,说说而已。”野狗在街头啃食死人;盲人们在街头游荡,随处栖身;老妇人啖生肉饮污水;所有的房子都被丢弃、被霸占,每个人的家都无处可寻。人们都是由这种混合物造成的,一半是冷漠无情,一半是卑鄙邪恶。医生的妻子仿佛上帝的救赎,她以唯一幸存的眼睛帮助同行其人寻找食物、安排住处。但是她却因为不得不目睹一切惨象而极端痛苦,不止一次希望自己和大家一样失明:“我不是女王,绝对不是,只是个生来注定目睹悲惨场面的人,你们能感到,而我既能感到又能看到。”

爱也没有被完全丢弃。一个失去母亲的男孩儿一直得到医生妻子和风尘女子的照料,大家每次余下食物,都会优先给他吃;美丽的姑娘和行将就木的老人之间产生了爱情;一条会添人眼泪的野狗不知是不是和这一行人在一起久了,也不再啃食人尸——“这条狗的毛病在于和人类过于亲近,最终变得和人类一样懂得喜怒哀乐”。

忽然有一天,第一个失明的人在漫长的亮白色世界里,第一次也是第一个感受到了黑暗,随即他意识到,自己恢复了视力。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油灯昏昏欲灭之际,人们一个个地全部恢复了。小说结尾,城市仍在,但是城市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城市了。

这场眼疾更像是一场灵魂疾病。在这场噩梦里,人们失去了指称,所有的人都没有名字,“医生的妻子”“斜眼的男孩儿”“带墨镜的姑娘”“楼下的老妇人”……也没有名字和样貌,萨拉马戈用连续的、长篇的对话来表现一个只有声音的世界;人们失去了道德,因为所有人都看不见,因此行事开始变得无所顾忌;人们也失去了文明,作家失明后无法写作,汗牛充栋的书籍无人阅读、工厂无人做工,也没有电、没有水、没有生产。世界的一切忽然回到了人类开蒙之前的原始状态,但人们却猛然发现原始的兽性从未离开我们自身。正如一句中国古谚:“饱暖生闲事,饥寒发盗心”,即便是全世界失明,也会上演一场场关于人肉的宴席。当地狱游荡人间的时候,人们绝望的发现,当人已经不再是人,人便能够习惯一切。

医生的妻子在某种意义上仿佛一位世界的见证者与启蒙者。她随丈夫一同经历了不幸,目睹世界种种失序与惨剧,几度崩溃、堕入罪恶,却始终没有放弃爱与希望。她帮助身边的人衣食住行、为了男人和孩子们的一口食物随其他失明的女人去服淫役、亲手把剪刀刺进压迫者的喉咙、又设计与操纵了一场毁灭的大火。鲁迅在《孤独者》中借魏连殳之口说:“我愿意为此求乞,为此冻馁,为此寂寞,为此辛苦。”而《失明症漫记》中的医生的妻子又何尝不是如此。

最终,世界迎来了希望与新生。但是经历过如此浩劫的世界早已是一片狼藉,而这场亮白色的瘟疫也许也不仅仅是一次怪诞的幻想或噩梦。谁又能说拥有正常视力的我们自身,有时不也是能看见的失明症患者呢?

“我们为什么失明了呢;不知道,也许有一天会查明原因;你想听听我的想法吗;说吧;我想我们没有失明,我想我们现在是盲人;能看得见的盲人;能看但又看不见的盲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失明症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明症漫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