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读或不读,董桥都在这里

TINGJWU
2018-04-06 21:38:05

知道董桥大名,源自前三联总编辑李昕为王鼎钧系列作品预热的那篇《你一定要读王鼎钧》,他为向大陆读者推荐以格局和气象见长的王鼎钧,刻意套用二十年前香港作家柳苏与大陆作家陈子善介绍董桥作品时所取题目——《你一定要读董桥》。李昕说,董桥的作品“小巧而圆通,遣词造句讲究,布局谋篇精致,富于文人雅趣,实属当今少见的美文”。我想,此生是一定要“见识”董桥一番的了。很巧的是,教室书架上刚好收有《这一代的事》,虽不明底细,但管它呢,先“读”再说。

《这一代的事》收录董桥若干短小的文化随笔:说品味,读园林,记薰香,吃下午茶,谈藏书,论花花草草,但又绝不限于此,作者思绪往往就着某人某事倏忽引伸出去,无束发挥,隐秘而大胆。董桥曾说:“散文须学,须识,须情,合之乃得所谓‘深远如哲学之天地,高华如艺术之境界’。年来追求此等造化,明知困难,竟不罢休。”因而,其内容题材看似落英缤纷,却总归能被那清雅可口的遣词造句、情怀思想具在的格调所笼而化之,多有回味。读董桥的文,切忌自身有心事在怀,切忌外在环境聒噪不安,在把玩运作中,细细品评,他的精致圆熟,品评他的婉约多情,方知其要眇。

摘录两则对话,不用多余解读,

...
显示全文

知道董桥大名,源自前三联总编辑李昕为王鼎钧系列作品预热的那篇《你一定要读王鼎钧》,他为向大陆读者推荐以格局和气象见长的王鼎钧,刻意套用二十年前香港作家柳苏与大陆作家陈子善介绍董桥作品时所取题目——《你一定要读董桥》。李昕说,董桥的作品“小巧而圆通,遣词造句讲究,布局谋篇精致,富于文人雅趣,实属当今少见的美文”。我想,此生是一定要“见识”董桥一番的了。很巧的是,教室书架上刚好收有《这一代的事》,虽不明底细,但管它呢,先“读”再说。

《这一代的事》收录董桥若干短小的文化随笔:说品味,读园林,记薰香,吃下午茶,谈藏书,论花花草草,但又绝不限于此,作者思绪往往就着某人某事倏忽引伸出去,无束发挥,隐秘而大胆。董桥曾说:“散文须学,须识,须情,合之乃得所谓‘深远如哲学之天地,高华如艺术之境界’。年来追求此等造化,明知困难,竟不罢休。”因而,其内容题材看似落英缤纷,却总归能被那清雅可口的遣词造句、情怀思想具在的格调所笼而化之,多有回味。读董桥的文,切忌自身有心事在怀,切忌外在环境聒噪不安,在把玩运作中,细细品评,他的精致圆熟,品评他的婉约多情,方知其要眇。

摘录两则对话,不用多余解读,读者自能于文字间见逸致:

父亲啜了一口茶说:“到了台北赶紧先去看宋伯伯,知道吗?”

“知道了。”

“国家多难,生活更应该朴素,专心向学。”

“是。”蛙鸣愈来愈闹,窗外又下起冷雨了。

“这个暑假,我想读唐诗三百首好不好?”

妈妈打着哈欠说:“当然好啊,但是千万别存心读完。”

“哦?”

“因为那样子会把兴致变成了负担。”

柳苏说董桥“别有一野”:“看起来,他是个温文尔雅,有点矜持,不怎么大声言笑的人,写起文章来却自有奔放,自成野趣。”我想,从《“一室皆春气矣!”》开头即可窥见:“现在是不流行写信了,人情不是太浓就是太淡。太浓,是说彼此又打电话又吃饭又喝茶又喝酒,脸上刻了多少皱纹都数得出来,存在心中的悲喜也说完了,不得不透支、预支,硬挖些话题出来损人娱己。友情真成身外之物了;轻易赚来,轻易花掉,毫不珍惜。太淡,是说大家推说各奔前程,只求一身佳耳,圣诞新年签个贺卡,连上款都懒得写就交给女秘书邮寄:收到是扫兴,收不到是活该”。他的志趣之活泛,真叫人忍俊不禁。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爱读董桥作品,远有杨早,近有冯唐。或嫌太甜腻,或嫌求古意流于皮肉。但不管是吹捧“你一定要读”派,还是贬抑“你一定要少读”派,董桥的作品一直都在这里,等你亲自品鉴他于你的价值。

欢迎关注公众号“不辍室”,周六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这一代的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这一代的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