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中再无强中手,千山不及此山高

玄刻入夜
2018-04-06 20:58:26

乔靖夫在十年前说他要写新武侠。于是2008年武道狂之诗在香港出版,新武侠的世界拉开了序幕。 现在提起武侠,人们就会想起金古等上世纪的大师,新时代以来,不是没有好的武侠小说,而是由于缺乏上世纪的环境,受众群的减少使武侠小说显得日渐凋零,人们最多关注下在电视上被魔改的金古小说,武侠小说好像只是言情剧外皮的一张壳,内里的侠义在当今社会中找不到共鸣,人们喜欢的是更爽快的剧情而非一个看似伟光正的大侠在荧幕上说三道四。 武道狂之诗并不是重振武侠小说的中兴作品,它的关注度和当代的热门流行作品的销量相比,差距巨大,它没能挽救武侠小说的颓势,它所能做的就是担当起它的作者在写书时的一句豪言,这是本新武侠,“如果超不过前人,我就不会去写了。” 武道狂之诗可能没有达到金古温梁小说的高度。但绝对不失为新世纪的最值得读的武侠小说,乔靖夫用了十多年慢慢打磨这一长篇系列,历史文献的参考,中国传统武术门派,招式的查询,一招一式都有记可查,不可谓不用心。更不必提书中那一个个鲜活的,充满个性的人物,放浪不羁的荆裂,不断成长的燕横,敢爱敢恨的虎铃兰,天赋异禀的董静,老而弥坚的练飞虹,疯魔僧人圆性,破门六剑给人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显示全文

乔靖夫在十年前说他要写新武侠。于是2008年武道狂之诗在香港出版,新武侠的世界拉开了序幕。 现在提起武侠,人们就会想起金古等上世纪的大师,新时代以来,不是没有好的武侠小说,而是由于缺乏上世纪的环境,受众群的减少使武侠小说显得日渐凋零,人们最多关注下在电视上被魔改的金古小说,武侠小说好像只是言情剧外皮的一张壳,内里的侠义在当今社会中找不到共鸣,人们喜欢的是更爽快的剧情而非一个看似伟光正的大侠在荧幕上说三道四。 武道狂之诗并不是重振武侠小说的中兴作品,它的关注度和当代的热门流行作品的销量相比,差距巨大,它没能挽救武侠小说的颓势,它所能做的就是担当起它的作者在写书时的一句豪言,这是本新武侠,“如果超不过前人,我就不会去写了。” 武道狂之诗可能没有达到金古温梁小说的高度。但绝对不失为新世纪的最值得读的武侠小说,乔靖夫用了十多年慢慢打磨这一长篇系列,历史文献的参考,中国传统武术门派,招式的查询,一招一式都有记可查,不可谓不用心。更不必提书中那一个个鲜活的,充满个性的人物,放浪不羁的荆裂,不断成长的燕横,敢爱敢恨的虎铃兰,天赋异禀的董静,老而弥坚的练飞虹,疯魔僧人圆性,破门六剑给人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即便是反派,像姚莲舟,叶辰渊,雷九谛他们都嗜武成痴,让人喜欢。

作为新武侠,武道狂之诗更注重“武”,这是乔靖夫所擅长的,除了贴近实际和资料的招式,书中人物对武道的狂热追求也是对书名最好的诠释。全系列写了十多年,终于在今年完结,结尾处牵扯到了历史变故,后期剧情的展开不如前期那样吸引人,不可一世的武者在国家机器前面的无能为力让后期的故事和前期完全显现两个样子。

即便如此,武道狂之诗也还是全满的完结了。这本我追看了八年的小说,以一记无可比拟的剑招画下了句号。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武道狂之詩 卷二十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