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匙 木之匙 7.6分

《木之匙》:做生活的美学家

兆北
2018-04-06 看过

1

前段时间,妞妞来我家玩耍,我注意到她口袋里鼓鼓的,她一蹦一跳的时候,能清楚的听到石头与石头之间撞击的叮铃声。妞妞故作神秘地跟我说,她捡到了大宝贝。看着妞妞扳着脸,装作神秘地可爱姿态,我的心软成一片。我配合道:“那是什么呀。”妞妞很得意地拿出一块黑色的鹅卵石,为了逗妞妞开心,我又故作惊喜:“真是太漂亮了啊。”听了我的话,妞妞笑得眼睛弯弯的。她嘟着嘴抱怨道:“妈妈说它是破石头,才不是呢。”实际上,我瞧着这石头,也不过是路旁的随便一物。听到妞妞的回答,我的心里真的生出了几分好奇,我问:“为什么呀。”

“它会发光的啊。”妞妞举着石头对着阳光,石头在阳光的覆盖下,生出一种柔和而温润的光晕。在那一刻,这块普通的石头,确实有着令人无法移目的魅力。看着妞妞的天真赤诚,我不由得有几分艳羡,真好哇,能看到这个世界不一样的模样。

日本木艺人三谷龙二在他的《木之匙》里写到,他常常会在拾得石子和落叶放在他自己漆成的白色木架上欣赏。注视着它们与森林中初见时截然不同的形象。“用心凝视——仅是这样,就能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只要仔细观察,连一片叶子的存在也会让我有切身感受”

这让我想起了蒋勋先生的一本书,名为《天地有大美》,书名取自《庄子》的句子:“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天地之间,物有万千,如果跳出平日里惯常的印象,你是否能发现一个平时不曾注意到的崭新世界?

2

三谷龙二《木之匙》

《木之匙》是日本木艺大师三谷龙二的第一本散文集,也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在这本散文集当中,三谷龙二讲述了木器与人的关系。他强调用心观察身边事物、用心体会生活当中被忽略的寻常之事的重要性。在与木头这种原始、自然的材质的相处当中,作者越发体会到身边寻常之物的不寻常之处。木勺、黄油盒、透进房间的光、山棱线上吹来的风等等,都在以其存在的方式,给人以无限的力量。

他在书中说过:“以单纯的形式呈现最重要的事物”,三谷老师的制作的木器,造型后直接涂上植物油,并没使用任何化学颜料。简单质朴却不凡,透过木器流畅的线条和极具艺术感的木纹看去,你能品味出大片空白之下的美感与意境。就像诗歌里的白描手法,用寥寥几笔朴素之语,勾勒出了一个穷而无极的意蕴世界。

三谷先生说:“由生活角度出发的器具可能才是我们想要的。我相信喜爱我的作品的人,同样亦是追求生活质素的人。”生活工艺与鉴赏工艺相对,木艺人将视角从“如何制造”转向为“如何使用”。木艺回归生活,在生活中平衡自然与城市之间微妙而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接触木器,亲身去感受树木所拥有的,那些远超人类刻量尺度的“时间”,跟随木器的呼吸,回到森林,和树木一起站在迎面吹拂的风中。

《木之匙》里展示的日常器皿,最让我心动的是黄油盒,三谷先生创作它的初衷是:“我想制作如家具一般在日常生活中致用而又优美的用具” 他认为只有既实用又兼具美感的木器,才能为生活注入养分。

黄油盒

我不由得想起了三谷先生最初选择做木匠的原因,大抵上离不开生活二字。 “来到松本,先要解决生活问题。眼前有2条路,第一,就是做Graphic, 因为喜欢画画。第二,工艺行业,凭著一门手艺,至少可以维持生计。松本有好几间专门负责训练工匠的学校,我就是这样开始。”三谷先生因为生活选择木艺,却更因木艺学会了生活。

“我创作的方法是触摸,不是用大脑去想,而是亲自去感受,一边生活,一边触及不同表情,不同生命的物件,如早上的被褥的柔软手感,铁栏杆的冰冷感,快崩落的土壁的粗糙表面,从不同的手感记忆中摸索出材质的情绪。”

如果一件生活工艺让人感动,那么它一定也是来自于生活,正因为对生活有着超出常人的敏感,才会发现生活中那些隐藏在角落里,不被人所称道的美,这种对美的感受,直接反映到作品中,才能让使用者对生活之美更加感同身受吧。

木器需要时间的打磨,才能带给人日久弥新惊喜。三谷先生通过木器去触及自己内心深处的某种感受的变化,在“造物”的过程中,探寻自己生命形态的过程。

3

三谷先生带给我的感动,不仅是工艺上的精美,更是创作者本人对生活的审视。他给我带来了一种让人心动的生活方式——回到自然

文学大师田山头火曾写过:“我的竹斗笠之上,扑通,一朵山茶的飘落,在现在紧绷忙乱的生活中,几乎变成生活琐事,不曾被人们拾起的一景,统统被敏锐的诗人捕捉。三谷龙二拥有诗人的眼光,精细地表现在诞生于他手中的生活器皿上,然后,在用餐的过程,奇妙地感染了使用的人。”

日本人一直以来的生活习惯,就是对万物的尊敬和对自然事物的善感。他们在生活细微之处透着文化和美学,呈现简约又极致的生活方式。

某一天,我与一个朋友谈起人生理想,她说她要寻一处安静的山,建一座古朴的屋子,每天按时看日出日落,无人交流,与世隔绝也没关系,无聊的时候就去山的深处,看植物的生长。她说,那是她最接近生活的时候。

三谷先生的舒适之所在他所钟爱的森林里,他在他的小屋里住了十年有余,对三谷先生而言,小屋如同穿惯的衣服般亲切。小屋的木门十分厚重,每次关门都难免发出沉重的“嘎吱”声,在那里,三谷先生可以踏着枕木,登上栈板露台,在栈台的木椅上享受日暮时光,也可以在小屋后方的葡萄架下与友人共度下午时光。三谷先生在八月看莲池的盛放的荷花,冬天,就踏入森林,窥探到大自然不同以往的表情。或是哪都不去,呆在屋子里,感受向阳的房间带给他肉体上的蓬松感,而在阴翳深邃的房间里无限延长思考的深度与广度。

生活在这样的小屋里,久而久之,人在都市生活的戾气会被自然慢慢净化吧。

最近网络上大火的李子柒,她把日子过成了一个梦,令众多生活在钢筋牢笼中的人向往,食材自己种,好酒自己酿,在自然里返璞归真。

人舒适自在的状态是没有规矩可循的,我们最终只能倾听自己身体的声音,自由地探索适合自己的方式,无论是返璞归真还是追寻物质,最重要的是要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没有哪一种生活方式是错的,只有哪一种生活方式是值得自己去追求的。

4

冈鹿之助在《以纯粹造型的语言》一书中说:“令人不可思议(或许也是理所当然)的是,对我有强烈吸引的东西——比如建筑物等——终有一天会成为自己内心某一处风景的主角,会不断酝酿发酵,构成心底的幻想”

这让我想起了村上春树的“小确幸”,三谷先生在《木之匙》中也有这类的话语:“在政治、经济体系庞大的社会里,类似于个人微小的喜悦往往会在不经意间就被忽视了。但我感觉,如果我们一直不去珍视它们,最终也就意味着我们没有好好珍爱自己,所以我想过好平凡的每一天”

不要轻易的忽略掉自己内心的那点小欢喜,可能就是这些一闪而过的小欢喜,构成了有趣生命里的特殊风景。我认为每个人对美的感受是很私人的,喜欢就是喜欢。正因为有无数的喜欢,才能一点点的构造出一个生活里的你。

你或是喜欢功成名就,或是喜欢快意江湖。你或是追求家庭美满,或是偏爱独身一人。我们有无数种生活态度,可我们却只有一个生活, 在这个世界生存很容易,生活却太难。

到底自己过怎样的生活,才叫美到极致?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长,需要你花一生的时间去慢慢探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木之匙的更多书评

推荐木之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