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pher Cypher 评价人数不足

前言[译文]

小水
2018-04-06 16:55:00

文/Jeff Chang

译/小水

如果黑怕和朋克提醒了我们任何一点,那一定是这个:每个人都有要讲述的故事。这就是为什么黑怕有所谓的“Cypher”——“围圈”。在百分之五国度的至上数学中[1],零即Cypher,这个数字象征着众神建立、毁灭、又重建的圆圈与源泉。在Breaking的Cypher中——元老们通常蔑视“breakdancing”一词,认为它仅仅是媒体所创造的词语产物——当b-boy和b-girl们与对手对峙时,他们正撼动着自己的故事。最糟糕的永不重述。最好与祖先相连。一切都合乎情理。

每当一位b-boy或b-girl踏入cypher之时,便是轮到他们书写自己为战而生的时代性纪述之时。一切动作都在这个故事之中——从像一个骚动的匪帮成员一样举手刺杀,到像用拳王阿里的倚绳战术般左右移动双脚,像James Brown那样下拉身体到Spy的旋风般波多黎各式步法,最终爆发出一个祖鲁的定格,再把旋转的身体抛向空中,画龙点睛般给这一切加上一个李小龙式微笑或嘲弄的毛利式吐舌——一个黑怕之身的全部历史,战士般醒目的展现。

这种独有的cypher要追溯到1970年的纽约。从最早的舞者,如The Twins,到Trac-II和Robbie Rob这样的风格大师,b-boy和b-girl的舞蹈就是孩子们在布朗克

...
显示全文

文/Jeff Chang

译/小水

如果黑怕和朋克提醒了我们任何一点,那一定是这个:每个人都有要讲述的故事。这就是为什么黑怕有所谓的“Cypher”——“围圈”。在百分之五国度的至上数学中[1],零即Cypher,这个数字象征着众神建立、毁灭、又重建的圆圈与源泉。在Breaking的Cypher中——元老们通常蔑视“breakdancing”一词,认为它仅仅是媒体所创造的词语产物——当b-boy和b-girl们与对手对峙时,他们正撼动着自己的故事。最糟糕的永不重述。最好与祖先相连。一切都合乎情理。

每当一位b-boy或b-girl踏入cypher之时,便是轮到他们书写自己为战而生的时代性纪述之时。一切动作都在这个故事之中——从像一个骚动的匪帮成员一样举手刺杀,到像用拳王阿里的倚绳战术般左右移动双脚,像James Brown那样下拉身体到Spy的旋风般波多黎各式步法,最终爆发出一个祖鲁的定格,再把旋转的身体抛向空中,画龙点睛般给这一切加上一个李小龙式微笑或嘲弄的毛利式吐舌——一个黑怕之身的全部历史,战士般醒目的展现。

这种独有的cypher要追溯到1970年的纽约。从最早的舞者,如The Twins,到Trac-II和Robbie Rob这样的风格大师,b-boy和b-girl的舞蹈就是孩子们在布朗克思舞动的样子。这是一种青年风俗,孩子们以同样的方式uprock于布鲁克林,strutin于菲尔莫尔,G-Q于费城。没有一个浪费的动作。每一拍都珍贵无比。一个过渡仪式,一个战斗号令。战场是身体超越局限之处:向上跌跤,半空中定格,大跨步。Cypher时没有时间给不完整的思索、犹豫与缺憾。你必须全须全尾并准确无误的从火中脱险,把它升高360度。

这场革命转动并返回。它触及新奥尔良狂欢节的印第安帮派[2]与哈莱姆区最原始的Lindy Hop之灵魂。它于80年代夺回街头,受用于来自Rock Steady,New York City Breakers,Dynamic Rockers等团队中青年偶像的照顾与鼓舞。动作,一如催化着它们的律动,诞生于集体无意识——诞生于非洲,经历运送百万黑奴横渡大西洋中央航线的残酷之旅,到达波多黎各,巴西,古巴,以及散落天涯的移民群体的街头狂欢——最终进入后民权意识之中。

现在他们参与到了武术,体操,与从科索沃到加拉加斯,从巴黎到金边的贫困无权者之舞之列。在像Alien Ness,KwikStep和Rokafella这些守护者,还有Gamblerz(韩国),Supernaturalz(加拿大),Vagabonds(法国)这些团队的眼中,还有数以千计者在21世纪推动着这个霹雳。Cypher是一张热火相连的网,一个生龙活虎、无中心的病毒式传播过程,永无止境。

B-boys和b-girls才不管你懂不懂。他们为自己而做。他们的训练不仅是对重力与物理的挑衅,更是对权威的蔑视。那是一根竖在天降横祸这一文化面前的中指——反抗从高处强加的镇压,反抗专为收容我们而降的紫金红葫芦。权利强制着一种故事的发生——那种把我们固定在国民同一性、依附在最低等的欲望中、反锁在生活之外、压榨着我们灵魂的故事。但breaking逃脱了这只魔爪,并应运而生自己的力量。

带着他笨重的中画幅相机——一款用以捕捉古老形式的复古设备——Charles Peterson站在火焰旁边。当它噼啪一声爆裂并燃烧起来时,他让停止的时间去纪录姿势、步伐、瞬间、动作。他把这些故事展现给我们,揭示了这种数学,关闭了这个Cypher.

它归零,邀请下一个大胆而洒脱的人进入,允许所有渴望被讲述的故事得以讲述出来。Cypher是一个由肾上腺素所驱动的经济体,由态度而提升,由尊重得以保障——它便是财富。Cypher可以永恒延展扩散——它便是民主。它展示了我们可能到达之所。

Cypher是历史塑造之时,未来开始之际。

[1] “百分之五国度”是1964年哈莱姆区前黑人穆斯林运动参与者Clarence 13X提出的概念。指全世界100%的人口中,85%的人盲眼于上帝的真理,剩下的10%,如政府官员和金融大亨,知道真理却教唆谎言。于是最后的5%成为了贫穷而正义的老师,传递上帝是黑人以及黑人至上的真理。

[2] 新奥尔良狂欢节指当地黑人穿着印第安人服饰,在“忏悔星期二”举行各种庆典的节日。历史缘由1740-50年逃往路易斯安那河湾的黑奴在此地遇到了印第安人,并与其结盟、共同保卫家园、成为著名的“Buffalo Soldiers”的故事。1885年,50-60个平原印第安人穿着自己的民族服装上街游行,次年的“忏悔星期二”,印第安帮派形成。日后,这个节日成为祭奠黑人与印第安人产生共鸣并联盟的庆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Cypher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