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笔记:第一卷第三章 纯粹实践理性的动机

羽觞
2018-04-06 看过

1只有为了道德律的行为才具有合法性。

有限的理性存在者并非由于其天性就必然符合客观法则。

我们不能赋予上帝的意志以任何动机,如果想要行为具有道德价值时,必须让人的意志的动机只是道德律,必须将行动的主观根据和行为的客观根据(普遍适用于一切存在物)合一。

2缺少道德律的动机会导致:不能持久的十足的伪善。

我们能够探讨的两个问题:1.道德律成为动机将采取何种方式?

2.如果意志被道德律规定的话,那道德律对意志的规定将产生怎样的结果?

道德律如何独自地直接就是意志的规定根据?自由意志如何可能?这两个问题是人类理性无法解决的问题,康德将其推到了信仰领域。

在道德律能否成为意志的规定根据这件事情上,我们没法得到真确的信念。

3意志的本质:单纯地由德性的法则所规定,拒绝一切感性冲动的参与。道德律直接规定意志:此时的意志是作为自由意志而存在的。道德律作为动机的作用是否定的,它通过规定意志而产生出一种动机(敬重的情感),进而来否定感性冲动的情感(只能用一种情感来否定另一种情感),这种情感损害着人类的爱好,必然导致可被称之为痛苦的情感。

一切爱好合起来就构成了自私。自私可分为自矜,即对自己本身超出一切之上地关爱的自私;自大,即对自己本身感到称意。纯粹实践理性对自矜仅仅是中止而已,因为它将自矜限制在与道德法则相一致的条件下,这时被称为有理性的自爱(知道自身的边界,知道如何与道德法则相处);而纯粹实践理性要完全消除自大,这种对自我的尊重只是基于感性之上(与德性法则相协调的尊重才是有意义的)。

道德律是自我肯定的,拥有一种自由的形式,由于它与我们心中的主观爱好相反,因而是值得敬重的对象,是一种在起源上非经验的,是被先天认识的肯定性情感的根据。

对道德律的敬重是通过“智性”起作用的情感,这种情感是能完全先天地认识并看出其必然性的惟一情感。

4康德的道德律:使准则成为普遍的立法原则。纯粹意志的准则是必然能够普遍化的,是能够成为法则的。作为感性存在者的性状,不自主、不适合普遍立法。我们可以把这种按照其意志的主观规定根据而使自己称为一般意志的客观规定根据的偏好称为自爱,这种自爱如果把自己当做立法性的、当做无条件的实践原则,就可以叫作自大。道德律中止了自大,使我们的感性偏好于道德法则相比而感到谦卑,这种谦卑就唤起了敬重(谦卑是敬重的先行情感),而这种谦卑是不可避免地产生的。

5道德律对情感的否定,体现为一种病理学上的对人的直接感性欲望的否定;而在理性判断看来,由于克服了前进中的阻力,对障碍的清除就等于是对这原因性的一种肯定的促进了。这种情感可以被称为对道德律的一种敬重的情感,但由于它将肯定与否定加在一起,则可以被称为道德情感了。

6道德律也是行为的主观的规定根据,即动机。因为它对主体的德性有影响,并产生一种对法则影响意志有促进作用的情感——这本是不可能的,因为一切情感都是感性的,但德性意向的动机却必须是摆脱一切感性条件的。为我们的爱好奠定基础情感的起源不能是病理学的,而必定是在实践(实践理性)上产生出来的。

敬重也表明了以个前提,即人类是作为一个有限的理性存在者的。我们是不能用敬重的情感要求纯粹的理性存在者。

7敬重的情感由理性所引起,只是用作动机,是仅仅服从理性的、也就是实践的纯粹理性的命令。

8-9 敬重只针对人,而不是针对事物(事物只能产生喜爱或恐惧的情感)。

敬重感很难说是一种愉快的情感。敬重给其他情感造成损害性的感觉,给人们造成负担。因而,人们总有一种企图,从道德榜样上找到瑕疵,这样的话就减缓了敬重给自身带来的贬低。

人往往习惯于将爱好本身贬低为道德律的要求,这样也会减缓敬重给自己带来的贬低。

敬重感内含着一种超越自身脆弱天性的可能性,这种敬重是对榜样所摆明的法则表示的敬重。

10当敬重只针对出自这一根据的客体时,道德律作为唯一的又是无可怀疑的道德动机。敬重的情感是可以先天认识到的,通过理性推理就可断定敬重感的必然产生。敬重是本体与现象界相联系的情感,从谦卑到敬重,从否定到肯定,相对来说。

人格:邓解,人格可以跨越现象界与本体界。因为人格的范围比较广,所以需要被限制在对自身纯粹法则的遵守上。

准则只有建立在对遵守法则所怀有的兴趣基础上,它才在道德上是纯正的。动机、兴趣和准则概念,只能被应用于有限的存在者上。

需要有实践理性的客观法则与有限理性存在者的任意性相对抗的而形成的阻碍,才导致了一种道德感。

11思辨理性无法解释敬重感,两个世界。道德的兴趣,仅仅面向实践的兴趣,只是按照法则的形式,指向道德法则。对法则怀有兴趣的能力——道德情感。

12对法则的敬重:意志自由地、却又与某种不可避免的、但只由自己的理性加于一切爱好之上的强制结合着而服从法则的意识。这种服从的情感不是病理学的,而是实践的,通过先行的意志规定,通过理性的立法,出于纯粹实践理性的原因。这种服从也是敬重。

只有道德律才能让意志不直接受爱好的规定。

义务:在客观实践上按照道德的法则排除一切出于爱好的规定根据的行动,义务中一定有强迫性(不情愿)在。

13义务的概念在客观上要求行动与法则相符合意志,但主观上要求行动的准则对法则的敬重,作为由法则规定意志的唯一方式。

14在道德评判中,要注意到一切准则的主观价值,以便把行动的一切道德性建立在其出于义务和出于对法则的敬重的必然性上。对于人和一切被创造的理性存在者来说,道德的必然性都是强迫——责任,而任何建立于其上的行动都必须表现为义务,而不是被表现为主观偏好。

15道德律对于一个最高完善的存在者的意志来说是一条神圣性的法则,但对于每个有限的理性存在者的意志来说则是一条义务的法则(道德强迫的法则),以及出于敬重而规定其行为的法则。

16义务和职责是我们唯一必须给予我们对道德律的关系的称呼。

17不能从病理学的意义上理解对上帝的爱,因为上帝不是感官的对象。

18爱上帝:乐意做上帝所命令的事;爱邻人,乐意履行对邻人的一切义务。

具有这种意向,只能是神圣的存在者。道德法则只能命令人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进一步解释道德法则能够要求的,只是朝这个方向努力,而不是具有这种意向。

命令与爱好是矛盾的,但如果我们并不是心甘情愿、乐意地去做,就违背了这个命令的意向的作用。

引入德性的意向的完善性。当人们是完全乐意地执行一切道德律,这不过是,在他意味着里甚至连诱惑他偏离道德律的欲望的可能性都不存在了——但这种情况是一个不完善的有限理性的被造物永远不能做到的。被造物总要有所依赖,不能完全摆脱欲望和爱好。

恭敬的畏惧就转变成好感,敬重就转变成爱了——这种情况意味着被造物成为神圣存在者,但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实现的。

19上文的目的:要直接地在对人的义务方面精确规定德性意向,并遏制宗教狂热和单纯道德的狂热。

人类有责任地遵守道德律的意向:出于义务。德行使人一向能够处于这种道德状态,也就是在奋斗中的道德意向,而不指向意志的纯洁性和神圣性,德行本身就说明了意志的不纯粹(康德否认人有可能成为圣人)。

如果我们要把行为作为仿效的榜样而介绍给他人,那么绝对必须用对义务的敬重作为唯一真正的道德情感,来当做动机。

20道德狂热:跨越人类实践的纯粹理性所建立的界限。人类的理性通过界限将道德动机建立在法则本身中,建立在对法则的敬重之中。这种命令消除了自负和虚荣爱己的义务观念(表面上合乎义务),而成为人心中一切道德性的至上的生活原则。

21以前的伦理学家总会陷入先验幻象。

23本体界的事物秩序主宰整个现象界的规律。

人格,也就是摆脱了自然机械作用的自由和独立,是人类能给予自身价值的不可缺少的条件。

24道德律是神圣的,个人中的人性对人来说也必然是神圣的。在全部造物中,人们所想要的和能够支配的一切都只是作为手段来运用,只有人及连同人在内所有的有理性的造物才是自在的目的本身。

人格性使人成为道德的主体。有理性的存在者不能只用作手段,而且同时本身也用作目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实践理性批判的更多书评

推荐实践理性批判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