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活在哪个版本的故事里?

Beyonder
2018-04-06 16:37:00

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它的非线性循环叙事结构。全书一共有七个部分,每个部分通常都是其中一个主人公对相同的一段经历的不同想法,既串起了前文又预示了后文,且每一部分的结局都能独立地成为这部书的结局。

阅读过程予人一种沿着一束光以及其延展环绕的光前行的感觉,读者就在不同的光之间来回跳跃。

这种非线性的循环叙事有个好处,避免了与该部分情感和氛围基调不同的事出现在叙事中(例如托马斯与特蕾莎的死亡出现在《卡列宁的微笑》之中),但是又不会影响作者完成自己的叙述。

文本讨论了多组"对立":托马斯爱情的偶然与必然的对立,他们爱情中强与弱角色的对立,弗兰兹对伟大进军的忠诚与萨比娜的背叛的对立。藉由这种对立的讨论,延展出了对形而上、媚俗、伊甸与重复的讨论、必然的使命与自由的解脱、性与爱多种命题的讨论。

关于媚俗,它是一种人形成的道德观,大家心照不宣地遵守它却无法对它做出解释,可还是会反对违法这一心照不宣的条例的人。

关于粪便,这是我们不得不接受又试图忽视的丑恶。

关于性与爱,它们的分离的必要性是否柏拉图早在古希腊阐述的爱情观就进行了思考?是否真实的爱情本身和友谊是本质

...
显示全文

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它的非线性循环叙事结构。全书一共有七个部分,每个部分通常都是其中一个主人公对相同的一段经历的不同想法,既串起了前文又预示了后文,且每一部分的结局都能独立地成为这部书的结局。

阅读过程予人一种沿着一束光以及其延展环绕的光前行的感觉,读者就在不同的光之间来回跳跃。

这种非线性的循环叙事有个好处,避免了与该部分情感和氛围基调不同的事出现在叙事中(例如托马斯与特蕾莎的死亡出现在《卡列宁的微笑》之中),但是又不会影响作者完成自己的叙述。

文本讨论了多组"对立":托马斯爱情的偶然与必然的对立,他们爱情中强与弱角色的对立,弗兰兹对伟大进军的忠诚与萨比娜的背叛的对立。藉由这种对立的讨论,延展出了对形而上、媚俗、伊甸与重复的讨论、必然的使命与自由的解脱、性与爱多种命题的讨论。

关于媚俗,它是一种人形成的道德观,大家心照不宣地遵守它却无法对它做出解释,可还是会反对违法这一心照不宣的条例的人。

关于粪便,这是我们不得不接受又试图忽视的丑恶。

关于性与爱,它们的分离的必要性是否柏拉图早在古希腊阐述的爱情观就进行了思考?是否真实的爱情本身和友谊是本质相同的,只是为了注定消亡并产生新的感情(亲情)的一种过度?

关于由轻走向重还是重走向轻,是否人类有种自我施重的倾向让我们能接受事情越变越重而不能接受它们由严肃之重重回玩笑之轻?

关于伊甸,我们是先自愿进行重复了才能进入伊甸之境亦或是我们已经得到了幸福所以才愿意进行重复?

关于必然的使命,与解脱这种富有使命感的必然相比,解脱之轻与使命之重哪个更能让人感到幸福?弗兰兹选择了使命,不情愿地死在了讨厌的人的身边,托马斯逃脱了光荣的使命,却在生命最后的日子感受宁静与难得满足感。

托马斯的爱情究竟是一种始终建立在同情之上的产物还是对特蕾莎真实的情感?而爱情(抛开性的纯粹的爱情)一定要建立在一种实力强弱不平等的同情之上吗?

以上的问题不是让我印象真正深刻的原因。回归本文标题,最让我感触的是全文每个人都对对方有所解读,可是他们的解读永远与对方的自我解读相去甚远。这让我对于周遭与我的相互反馈产生了一定怀疑,我们对他人的理解有多少是建立在只言片语以及自己的价值观补全的形象之上的(如同托马斯的儿子依照自己的想法重塑了托马斯这个人,写上了那句墓志铭)?我们活着尚且如此,死后我们的形象将被(我所理解的)媚俗改造成什么样?我们的个性被大众默许的道德观忽视,改造成了他人觉得我们应该是的样子。

我们对自己的反馈呢?弗兰兹的行为建立在了一定自我错觉之上,我们因为这本书这里其他人的书评产生的与盲目众人的区别感是否也是类似的错觉呢?

没有答案是否只能活在别人版本的故事当中…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