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意志实践规律与绝对命令

问题少年成长记
2018-04-06 14:58:07

此书在1785年出版,康德为了《纯粹理性批判》通俗化,能够适应普通的知性写成了这本小册子。据张汝伦的讲课,部分研究康德哲学的西方学者认为此书的重要性甚于第二批判。

康德对于一切理性知识以二分法分类:质料的知识与形式的知识;将古希腊的哲学分为三门科学:物理学,伦理学和逻辑学。其中,逻辑学是纯然形式地从先天原则出发阐明学说的纯粹哲学,但物理学和伦理学分别包含自然和人类社会的质料、形式知识。形而上学是形式知识的逻辑学被限制在一定的知性对象上。因此产生出一种双重的形而上学,自然形而上学道德形而上学。就伦理学来说,质料知识的部分称之为实用人类学,理性的部分叫做道德学。

因此,道德形而上学中的法则,“连同其原则不仅在本质上有别于其余一切包含着任何经验性的东西的知识,并且在运用于人的时候,它并不从关于人的知识(人类学)借去丝毫东西,而是把人当做理性的存在者,赋予他先天的法则。”(p4)至于分辨道德法则能够在什么场合下使用,则是由经验磨砺的判断力来实施。康德说,他在此书中采用的方法是从普通知识出发到规定知识的最高原则,综合地检验这一原则及其源泉后,再返回到得到应用的普通知识的途径。因此本书分为三个章节:

一、由普通的道德理性知识→哲学的道德理性知识

二、通俗道德哲学→道德形而上学

三、道德形而上学→纯粹实践理性批判

在世界之内,除了一个善的意志外,其余的任何事物都不可能被无条件地视为善。善的意志并不因为它造成或达到的东西而善,仅仅是因为它意欲而善,也就是说,它就自身而言是善的。只有善的意志矫正整个行动原则,人的行为才能称之为善的。一个恶棍的冷静使他更为可憎。而善的意志,在康德看来,如同一颗宝石独自闪耀光芒。人作为善的意志的承担者,不需要被教导,只需要被启蒙。一个人即使出自偏好和自私的意图依照规范行动,即使合乎义务,也不是出自义务。所谓出自义务,就是由于其行为出自善的意志,出自行为所遵循的准则。义务就是出自对法则的敬重的必然性行为。而定言式命令(绝对命令)是义务的表现形式。(p44)最高的善(从第一章看,唯有善的意志才是无条件的,因此也是善的意志)我们无从经验到它,这一概念从理性先天要求道德的完善性而制定的,且与自由意志不可分割的理念之中产生。康德极力反对从人类本性中去寻找人类遵循法则的义务的来源。或者说,道德的本源不在于人类本性的特殊属性。由于善的意志与自由意志不可分割,因此邓晓芒曾将自由意志实践的普遍规律等同于康德的绝对命令。他说,康德关于自由意志有三种不同层面上的表述:

1. 你必须随时遵循一种可由你的意志变为普通的自然律的准则而行动。

2. 你一定要这样做:无论对自己或别人,你始终都要把人看成是目的,而不要把他仅仅作为一种工具或手段。

3. 个个有理性者的意志都是颁定普遍律的意志,你的行为要做到使意志可以自己视自己的行为准则就是普遍的规律。

他认为,康德关于自由意志的第一条表述强调的是,自由意志作为一个具有自然因果性效果的目的行为,其效果是各人根据其利害关系来反应而发现的,这就承认了经验主义伦理学把自由意志等同于主观欲望有其理论上的来由,同时揭露了他们的根本误解和混淆;第二条表述强调的是自由意志的目的性是一种普遍一贯的目的性,是不论对己对人、不论在何种经验世界的处境中始终有效的目的性,从而表达了自律原则的超验性,这就承认了理性主义伦理学将自由意志等同于普遍强制性规律和人对这种规律的认识,同样指出了他们混淆了自律和自然律。“你要如此行动,即无论是你人格中的人性还是其他任何一个人的人格中的人性,你在任何时候都同时当做目的,绝不仅仅当做手段来使用。”(P50)目的既是促成一个行为的原因,同时也是这个行为所要到达的结果,它是一个合目的过程中前后一贯不变的普遍性原则。当目的性成为绝对目的性只能用来实现自身时,它就成为了绝对的自因,发自内部并终结于自身内部,只可能是对自发性的自发性要求,只能是以行动的主体即具有自由意志的人本身为目的。第三条表述意味着,道德律令不是一个人对另一个的要求,而是每个人自发的要求。由于每一个理性存在者都将遵循这样的法则,这法则不是作为他律而逼迫人遵守,而是作为自律人出自义务地实践,各个理性存在者通过共同的客观法则形成一种系统的综合,这就是康德理想的目的的王国。理性存在者就是目的自身,并恰恰因此是目的王国中的立法者。康德在书中举例子,如不能说谎,不能自杀,不能贪图享乐不是康德提出来的绝对命令,而只是实践的准则。绝对命令只是:理性者依照可普遍化的法则来行动,这必然要求将人同时看做手段和目的,因此每个理性者组成目的的王国。

康德在第三章进一步说明自由的概念是意志自律的关键。康德说“自由是因果性能够在不依赖于外来的规定它的原因而起作用时的那种属性。”(p69)作为显象的人,即人的认识能够了解到的部分,人确实遵循自然必然性,如同物体被外来原因影响而产生活动那样,但人同时作为一个物自体,自由必须被预设,人是自己给自己立法来寻求善的义务,因此一个自由的意志和一个服从道德法则的意志是一回事。也就是说,人是自由地服从于道德意志的法则,才有善的可能。

康德之所以强调道德法则并不来源于人性,是因为只有理性才能够先验地普遍适用,人作为有理性者,出于理性的要求,人必须为每一个有理性者立法,寻求普遍的善,人既是立法者,也是义务践行者。可一旦寻求因果性的理性僭妄至解释人的实践,一切都可以用自然界规律的因果性来解释人的行为就没有自由,也就没有了善的意志。因此,理性寻求因果性在解释道德本源时被悬置;但道德法则的普遍性只有在理性者中实现。理性在自然方面会寻求世界第一因的绝对必然性;在自由方面也导向绝对必然性,但仅仅是行为法则能够普遍实施的必然性,而不是发生的必然性,也就是绝对命令的来源。于是理性只能被迫假定自由,却不能理解它,在理性被悬置的空地上,留下自由的信仰。

这本小册子是我第一次完整阅读的康德译著,花了半个月时间啃了两边,于我有特殊的纪念意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道德形而上学的奠基的更多书评

推荐道德形而上学的奠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