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堵塞 情感堵塞 8.4分

心灵的岛屿,自由与灵魂同在

离尘逸士
2018-04-06 14:26:37

回溯过往,在这absurd國度,往往是不堪回首、创痛尤深的心理历程... 谎言永远会自我伪装成真相,而真相则暗含在谎言并不通畅的“逻辑”之中...最近阅读汉斯·约阿希姆·马茨的《情感堵塞:民主德国的心理转型》一书,颇有感悟!也许,这正是由于极权主义的威权、强制性秩序导致人们情感堵塞(emotional occlusion)、淤积,以致于人们不再懂得真正的爱、自由与信任...

约阿希姆·马茨认为,在异化的环境中,持续不断的情感淤积,人们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精神疾病。“在一个病态环境中却并不‘显眼’...”这种精神的紊乱,通过扭曲的行为表现出心理上的异常,马茨觉得,也许可以命名为“无症状的神经官能症”(Symptomlose Neurose)。正是这种集体无意识(collective unconscious)导致了人们情感的疏离、情绪暴力的加剧及丧失公民勇气(citizen's courage)。极权社会中没有所谓“公民勇气”,也没有普遍的、客观中立之道德准则(moral rules),因为在极权社会中只有献媚、妥协与服从,这正是平庸之恶(banality of evil)最令人欷歔和无语凝噎之处!

极权主义国家通过强调服从、纪律和强制性秩序,压制人们的正常心理需求,以及剥夺人们个体自由和追寻自由的勇气... 马茨在书中写道:“被异化的人大多只有在异化的境况中才会感到舒适。”持续不断的谎言、各种粉饰太平的数据(digital)、专制极权的压抑,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们缺乏爱与爱的传承,如果不能“融入”其中,孤独感、疏离感和自我意识的丧失,都会使个体陷入绝望的深渊...

约阿希姆·马茨以其心理治疗的身处困境中的个体样本,以及自身的东德生活境况的体验,深刻而精辟地分析,将专制极权国度的人们区分为当权者、野心家、追随者、反对派、出走者、空想家。在自己的国度的“精神出走”,这是很多有良知之人的愿景、共情。我感觉自己就是反对派、空想家,在扭曲的社会情境中,幻想出走,而现实感(sense of reality)却讓人無处遁逃...

约阿希姆·马茨精准而又直率的文字,将社会角色的代偿性表达得淋漓尽致。“这个专制社会中的人们不能被简单地划分为受害者和施害者... 人们都被畸形社会的‘病毒’感染了,每个岗位都同时兼具受害者和施害者的双重身份。”长期压抑、郁闷的后果是,消费、财产和权力成为专制极权社会的代偿性功能,而这些通常是要放弃灵魂、良知和自我意识,通过献媚、妥协和适应来取悦当权者,以获取不等的残羹剩炙... 人选择何种社会角色,符合国家、社会、家庭的期待,这在我们的对极权社会的自我认知中很重要。

在东德的所谓“心理转型”中,约阿希姆·马茨强调人们对情感的处理态度是压抑还是释放,这取决于个体是否想彻底“治愈”自己的心理疾病。通常的方法,还是“揭开伤疤”,以展露自己的痛楚,包含着人们各种情感能力(emotional ability)的感觉过程:“恐惧、愤怒、痛苦和悲伤”,只有具有所有良性的情感能力,正常的情感泄洪渠道的建立和通畅,人们才算是有正常的情感与良好的情绪空间。回溯过去的事体,坦诚而充溢感情地面对自己的内心,才是迈向心理健康的启端。

约阿希姆·马茨认为医学不应侧重于生理医学、心理医学的区分,而应是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相结合的整体医学。而整体医学,则将人定义为“body-spirit-society-mind”的统一体。只有生活在相对正常的环境中,没有情感阻滞、淤积和压抑,人才会身心健康。

马茨在反思东德极权主义带来的灾难性悲剧的同时,对大多受过东德史塔西、柏林墙阴影的人们报有真切的同情心(sympathy),并施以援手... 1989年10月,柏林墙的倒塌,东、西德合二为一的历史进程(historical process),使约阿希姆·马茨及其同事的工作得以加速... 这本书就是最好的证据,一部东德心灵悲剧史,从文字中油然而出的对极权的倦怠与憎恶,都是那么真切感人!令人感佩的是,马茨在教会救济会“心灵的岛屿”上认识自己,作为隐遁、出走者的马茨才会不断地从心理治疗的过程中,汲取养分,写出这部令人潸然泪下、令人感同身受的心灵史,以及心理认知的杰出著作。

言尽于此,应该永远记住的一点是:遵從自己的良心(conscience),不要盲目追随权威(authority)的错誤之“强制性秩序”... 真正的正义准则(justice rules)是根植于内心的自然法则(natural law),而不是任何色厉内荏的表象...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感堵塞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感堵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