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由普通的道德理性知识到哲学的道德理性知识的过渡(课程笔记)

羽觞
2018-04-06 13:27:41

393.5-394.13 善良意志具有无条件的价值

393.5 第一段

善的意志good will without limitation/ein guter Wille——设定善的意志为最高的价值标准。

精神的才能 talents of the mind /die Talente des Geistes;气质的属性 qualities of temperament /Eigenschaften des Temperaments——此二者在许多都方面是善的和值得期望的。

temperament与character的区别:

气质:生理学,身体的体质(体格)和禀性(体液);心理学:作为灵魂的气质(情感和欲求能力)。

性格:个性;思维方式;性情。主体按照它将自己束缚到某些实践原则之上,而这些原则是主体通过自己的理性不变地为自己规定的。

总之,二者的区别可以理解为:气质是大自然造就的,人是被动地接受;性格是人自己造就的。see Anthropology in a Pragmatic Respect, Ak 7:286–95; see also Ak 4:398–99 below.

Power, wealth, and honor are for Kant the three objects of the principal social passions.幸福是人们在俗世中要追求的东西。幸福具有偶然性(gifts of fortune)。

配享幸福(the worthiness to be happy)需要善良意志的矫正作用。善良意志与幸福没有直接的关系,善的意志会使人必然地导向善。这样看起来善的意志就构成了配享幸福的不可或缺的条件。康德关心人们应该怎样才能配享幸福。思考康德是如何看待幸福的概念?幸福的地位?

意志:让人行动起来的能力,狭义上的实践理性。

393.25 第二段

只有善良意志具有内在的无条件的价值,其他的属性以善的意志为前提条件。

善良意志限制者人们通常对气质的属性(qualities;Eigenschaften)怀有的尊崇。气质的属性是先天的禀赋,康德在这里是否将节制、冷静的思虑等看作是先天的、人们被动接受的禀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康德看来,人们应该如何或改变、可以训练的?

对古人来说,勇气和自制是两种主要的道德美德,还有智慧、正义,有时还有虔诚。

再次强调善的意志的重要性。其他的德性因善良意志而为善的。

394.13 第三段

善的意志不是后果论,不是目的论。而是因意欲(through its willing/durch das Wollen)而善 。何谓因willing/Wollen(让人行动起来的能力)而善?因意欲而善如何与就自身而言是善的联系在一起?

善的意志仅仅因意欲而善因自身而善,自己是自己的原因。善的意志不仅仅是纯然的愿望,不是唯动机论者,还要用尽全力,然后才能被称为是一个善良意志。善的意志在质上高于任何偏好;在数量上高于所有偏好的总和。即使在偶然性、自然禀赋、能力等条件都不利的条件下,作为因自身、具有内在价值的善的意志,不会因为功效而导致其价值有所损益。

有用性只是点缀,人们可以通过有用性更好地践行善良意志,或者吸引旁人一起来运用。不够行家的人错以为善良意志的善在于有用性。不能将善良意志降低为工具性的好的价值,善良意志的价值不是有用性所规定的。强调善的意志因自身而是善。

394.32-396.14 道德上的善良意志,而不是幸福,是理性的自然目的

394.32-395.14 第四段-第五段

理念针对的是无限的、无条件的概念。自然赋予人类理性,以保证人的意志不受欲望的驱使。

第四段结尾:检验它是否为好高骛远的幻想?如果不是,那它的作用是什么?

合目的性是有机体与无机体的区别。合目的性:ZweckmaBigkeit/purposiveness;自然禀赋:natural predispositions。有机体内的任何一个部分都是最适合它的目的的,它每一部分的每一器官都是有助于它整个的生存目的。

Kant’s reasons for accepting this proposition as an a priori maxim of reflective judgment are presented in the Critique of the Power of Judgment (1790), § 66, Ak 5:376–77.

用被造者的理性来实现幸福,这一目的会是自然做出极坏的安排,不如依靠本能(instinct)。但自然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故而自然的真正目的不是人类的幸福。Kant rejects the proposition that human happiness is an end of nature in his writings on history and in his review of the chief work of his former student J.G.Herder(1762–1802). See Idea toward a Universal History with a Cosmopolitan Aim (1784), Ak8:19–20; Reviews of Herder’s Ideas for the Philosophy of History of Humanity (1785–1786), Ak 8:64–65; Conjectural Beginning of Human History (1786), Ak 8:114–18. See also Critique of the Power of Judgment, Ak 5:429–31.

第一个层次:如果仅仅是为了人类的幸福,那么仅凭借本能就够了(继承卢梭的观点)。

第二个层次:自然赋予人类理性是为了让受造物对自然本性中的幸运禀赋做出思考。

幸运禀赋happy predisposition 指的是什么?

理性的能力也可以表现为一种欲求的能力——指向自由和道德。

为什么理性进入实践的应用后就会产生微弱的见识——理性因其缺少经验性的成分,难以投入实践的应用。那么理性的权威何在? 对权威的理解,是能解决所有的事情?还是能解决最重要的事情。或者说,只是因为人类被赋予的有限的理性不足以洞悉自然的安排,因此自然预先将达成幸福的方案托付给本能。

395.28-396.14 第六段-第七段

对理性的憎恨:发现运用理性实现幸福的过程中,事实上招致的麻烦要甚于幸福上的获益。因此人们就会羡慕跟从本能的引导去实现幸福的人。

理性不适宜在以下两方面引导意志:意志的对象和人类的一切需要的满足,而人类的自然本能更加适宜做这项工作。因此康德转而探讨理性的真正使命:产生一个并非在其他意图中作为手段,而是就自身而言就是善的意志。

意欲:简单地想要怎么做。意志:比意欲狭义,有理性的成分在其中。意志的对象:指不纯粹的人的意志。

完全的善:包含幸福和德性的善——是真正应当追求的目标。善良意志是最高的善 das höchste Gut,但不完全,缺少了幸福。实践理性批判辩证论有德福一致的争论。追寻善良意志的过程中可能会损害到人的幸福。

397-401 用三个命题阐释义务概念

a.必须通过分析义务的概念,进而使善良意志的一般概念更加明确。

397.1 第八段

善良意志不需要被教导,只需要被启蒙。通过“义务” Pflicht让大家理解善良意志的概念,义务的概念中包含一个善的意志的概念,也存在某些主观的限制和障碍(体现为人的主观偏好)。

接下来要区别经验性的动机(合乎义务)和理性的动机(出于义务)。

b.命题一:必须是出自义务而不是偏好的行为才是道德的。

Proposition 1: An action that coincides with duty has moral worth if and only if its maxim produces it by necessity, even without or contrary to inclination. 397.11-399.27

397.11 第九段

忽略违反义务的意图:既然这些行为是违背义务的,那么它们根本不会有是否出自义务(from duty/aus Pflicht)的问题。排除了违反义务的行为,以及因间接偏好(inclination)而合乎义务(be in conformity with duty)的行为——这两种可以轻易地区分行为是出自义务,还是出自自私的意图。

如何理解直接的偏好于间接的偏好之间的区别?

Case1一shopkeeper:既不是出自义务,也不是出自直接的偏好,而是因间接的偏好(仅仅是自私的意图)而合乎义务的行为。

要考察主体的行为合乎义务,但却对其有直接的偏好,这种情况。

397.33 第十段

Case2保存生命是义务,但人们对保存生命是有直接的偏好的——这是难以判断的情况。

人出自本能(没有强制性的条件下)而保存生命——这种行为虽然是合乎义务的,但并非出自义务,没有道德价值。当人不是出自偏好或者恐惧,而是出自义务保存生命的时候,他的准则就具有一种道德的内容。

398.8 第十一段

Case3富有同情心的人:这种人的行善不具有道德价值,而是与偏好同属一类。出自偏好的准则是缺乏道德内容的,这种行为可以受到称赞和鼓励(从好的后果来看),而不值得尊重。

按照康德的理论,要排除同情的因素,因为我们在经验范围内无法判断人的行为是否出于义务。思考康德主张在道德评价时的意义——反思批判,而不是直接的应用。

将人类的同情心去掉后,人类是否还有道德价值? 康德缺乏论证地承认有道德价值,一个冷漠的人仍然出于义务施惠——证明自然赋予人类善的意志(义务)。

十段和十一段中体现出“对自己的义务”与“对他人的义务”的排序,对自己的义务优先于对他人的义务。

399.3 第十二段

Case4保证幸福,而不仅仅是追求幸福,是义务(至少是间接的义务)。因为如果我们不能保证幸福的话,就会受到其他的诱惑去违背其他的义务。

偏好是感性的、生物性的,幸福是理念,是人的理性加在各种偏好上,使它们构成一个总体。

问题:此处的理念与前文德英语一致,是否针对幸福的说法是否会前后矛盾?

幸福是有机的统合(理念),幸福的规范就会对现实的偏好有所损害。一个具体的偏好要胜过游移不定的幸福的理念,人们会为了满足具体的偏好而放弃对幸福的理念的追求。

以上三个(十段-十二段)自然段针对“主体有直接的偏好而合乎义务”的情况。

以上(九段-十二段)关于义务的四个例子:不骗人;

将生命看作义务,不自杀;

从义务出发关心别人幸福;

将保证自己的幸福当作义务。

399.27 第十三段

上段例子的延伸:爱自己的邻人,甚至爱仇敌——为何这会成为一种命令呢?人不会出于本能的去爱仇敌,因此不可以仅仅从本能上去解释爱,而是需要从义务上去区分出病理学的爱和实践的爱(practical and not pathological love/praktische und nicht pathologische Liebe)。

实践的爱:与自由意志有关,理性的爱(出自义务本身aus Pflicht selbst去行善);病态的爱:病理学、感性的爱(可以从本能、生理等去分析)。

实践的爱在意志之中,而不是在感觉的倾向之中;在行动的原理之中,而不是温存的同情之中。

c.命题二:出自义务的行为的道德价值在于意欲的原则。

Proposition 2: The moral worth of an action does not lie in the effect intended but rather in its maxim [to be judged by the standard of a formal principle]. 399.35

399.55 第十四段

我们的意图直接指向的是行为所导致的结果,行为对象的现实性也指向的是行为所导致的结果。行为中的动机(incentive/Triebfeder),其实也指向意志最后要达到的结果,也就是意志的对象。我们通过上文便已经知道,我们在行动时可能又的意图以及作为意志的目的和动机的行为结果,都不能给予行为以无条件的和道德的价值。

意欲的原则the principle of the volition/Princip des Wollens——准则。

意志的原则the principle of the will/Princip des Willens——准则,意欲的原则。

意志处在其形式的先天原则和其质料的后天动机的中间。意志选择被形式的先天原则所规定,就具有道德价值;反之,就不具有道德价值。出自义务而发生的行为,被剥夺了一切质料的内容——必须被一般意欲的形式的先天原则所规定,才具有道德价值。

d. 命题三:义务就是出自对法则的敬重的一个行为的必然性。

Proposition 3: Duty is the necessity of an action from reverence for the law./Pflicht ist die Nothwendigkeit einer Handlung aus Achtung fürs Gesetz.

400.17-401.3

400.17 第十五段

由命题一、二得出命题三:义务就是出自对法则的敬重的一个行为的必然性。 (看邓对第三个命题的论文)。

引入敬重Achtung,进一步解释“出于义务”的概念。

意志的能动性Thätigkeit,被先天的形式原则所规定的,意志的能动性的核心是理性,是自我规定。敬重的对象不是行为的后果,而是意志的能动性。我们顶多会认可(approve)或喜欢某些偏好(其原因在于人的有限性),但这些偏好同样不是值得敬重的对象。敬重感否定其他的偏好,只尊重纯然的法则本身。

注释:准则是意欲的主观原则;客观原则是实践的法则。(联系前言第7段的对准则和法则的划分)。客观法则可以理解为:当理性对欲求能力有完全的支配力的时候,也会在主观上充当一切理性存在者的实践原则的东西。

至此,“哲学的道德理性知识”的三条原理叙述完毕。

401.3 第十六段

行为的道德价值不在于结果,取消了行为的动机和与行为结果的相关的动因的道德性,否定了个人的行为原则。否定的原因在于,结果的实现可以依赖很多因素(如情感、非理性、恶),并不一定完全依靠理性存在者的意志,也就是不一定能保证最高的和无条件的善。只有发生在理性存在者内部的法则的表象自身,才构成了我们在道德上所说的如此优越的善。理性存在者的实践能力按照法则的表象来运作,法则表象作为目的实现出来的状态,是我们行动的一个一贯目标。

注释:为什么在第三个命题中加入了敬重?

敬重是通过一个理性概念而自己造就的情感,不是像偏好或恐惧那种外因性的情感。意志直接为法则所规定,以及主体对这件事情的意识——就是意识的能动性,就叫做敬重。敬重是一种意识,不是出于本能,会造成痛苦,会贬损自爱。敬重是法则造成的,而不是法则的原因,而只是一个要由真正的原因来启动的发条(Feder)。敬重与恐惧相类似,它不征求自爱的意见,必然会发生;敬重与偏好相类似,它是意志的一个结果,不是强制的。

对人格的敬重,是对人格中所提供的范例(Beispiel/example)的敬重,而不是现象界的具体的人。敬重不涉及个人的感性特质,而只涉及普遍适用的法则。所以,只是由于他把发挥自己的才能当作自己的一种道德义务,服从了这种道德命令,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才对这个人产生了敬重,他在此被设想为“一个法则的榜样”。有的人天生就是能干,不费什么力气就能达到别人花大力气都达不到的水平;但是正因为如此,这一点并不构成我们对他敬重的原因。我们对他敬重的原因恰好是由于这个人把发挥自己的天赋才能当作一种义务来刻苦训练,这个是我们可以学他的,所以这就构成了我们对他敬重的根据。

实践理性批判:第一卷第三章 纯粹实践理性的动机

康德《实践理性批判(Kritik der Praktischen Vernunft, 1788)》摘要——江绪林

402.1-403.18 义务的法则,一般地符合法则,是意志本身良好的条件。

402.1 第十七段

法则的表象(一般行为的普遍法则)必须规定意志,以便意志能够绝对地和没有限制地叫做善的。

从意志中去除了后天的质料性的动机,剩下来的就是一般行为的普遍合法则性the universal lawfulness of the action in general。

定言命令:我决不应当以别的方法行事,除非我也能够希望我的准则应当成为一个普遍的法则(解释合法则性)I ought never to conduct myself except so that I could also will that my maxim become a universal law.义务建立在合法则性上才是道德的。

402.16 第十八段

行为的准则可能并非出自道德的法则,可能是在计算后果之后的明智下,而做出符合道德法则的行为。

此段推理是否从后果的角度说明了“说谎不能成为普遍的法则”?在康德看来,真正可以使“说谎不能成为准则”成为普遍原则的原因在于,行为的概念本身就包含着一个法则。如果虚假承诺成为普遍法则后,承诺本身就不存在了。

403.18 第十九段

即使缺乏洞察力以及经验,定言命令也会有助于人们做出正确的选择。错误的原则被抛弃是因为它不能作为普遍立法的原则。

义务:对实践法则的纯粹敬重的行为的必要性。义务是一种就自身而言是善的,其价值超乎一切东西的意志的条件。 这里可以考虑“义务”与“善良意志”的关系。

403.34-405.20 Concluding remarks: common and philosophic moral cognition of reason.

403.34 第二十段

普遍的人类理性尽管不能够抽象出道德的至上原则(上文论述可以从普通的道德知识中找到了),但还是可以区分善恶,明白合乎义务与违背义务的行为。

在普通的人类知性中,实践的判断能力超过理论的判断能力。因为,在理论中,如果普遍理性敢于脱离经验的法则和感官的知觉,就会陷入到先验幻象中;但在实践的判断能力中,只有在普遍知性把一切感性的机制从实践法则中排除掉的情况下,判断力才开始表现得十分卓越。实践的判断能力需要摆脱经验——论证建立纯粹道德形而上学的合理性。

普遍的理性判断能够应对日常的道德生活,哲学对于道德事业的功用:①哲学在道德事务上是为了更加完备地、更易理解地展现道德的体系,不是为了在实践方面让普遍人类知性脱离其幸运的淳朴;②带到一条研究和教导的新路,道德形而上学?——过渡到第二章

404.37 第廿一段

淳朴的人性容易受到诱惑。wisdom needs science,要为自己的规范带来承认和持久性(entry and durability/Eingang und Dauerhaftigkeit)人在自身中所感受到的强大的抵制力量:需要和偏好,被归摄到幸福名下。自然的辩证法natural dialectic——幸福与道德之间的二律背反。反思康德为何要将道德的标准定得很高。

405.20 第廿二段

本能的欲望发出的还是理性发出的?二者如果一直处于混杂的状况的话,就会陷入困境,可能将本能的偏好的要求视为法则的要求,这可能成为实批中提到的自大(联系纯粹理性限度内的宗教中的三种心理状态)。

普遍的人类理性本身由实践的理由所推动,立足于“应当做什么”。引出从健全理性跨入实践哲学的必要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道德形而上学的奠基的更多书评

推荐道德形而上学的奠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